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015(缺爱的药方——补爱...)
    夏冉进校了。

    夏颜并没有马上离开。

    她坐在车里,注视着学校正门。

    六点半没到,其他行业的职工可能还在睡觉,学生、教师们已经陆续抵达校园了。

    这所高校是江城的重点高中之一,无论秦扬还是夏冉,当年能考进来,都属于初中学校的学霸了,只是两人进了高中后,成绩另有分层,秦扬一直都没有跌出过前三,夏冉比较飘忽,好的时候能进全校前五十,差的时候跌到两三百,幸好夏冉心态够好,不然真有可能焦虑到斑秃。

    秦扬……

    夏颜想,秦扬的学霸基因肯定是来自母方,秦盛做生意还行,计算方面经常拿着计算器戳戳戳,还有一个不太充分的证据,夏颜读书时也不是学霸!

    总而言之,夏颜希望秦扬只是继承了秦盛的高颜值,秦盛渣的方面最好一点都没遗传过去。

    据夏冉提供的消息,秦扬是走读生。

    夏颜像只守株待人的兔子,目光在前后抵达的学生们身上逡巡。

    一道黑色身影逆流走出校园,正是让夏冉花痴的孟老师的霸总儿子,夏颜多看了两眼,不得不承认,这人从颜值到气质确实很霸总,电视剧中的那种霸总,而夏颜在工作中遇见的一些有钱高管,很少有长成这样的。

    霸总上了车,是辆竞争品牌的豪车,价格在两百万左右。

    一辆豪车刚刚开走,又一辆豪车开了过来,靠近校园时提前降下车速,好巧不巧的,对方停在了夏颜的前面。夏颜看着这车的车屁.股,另一家竞品豪车,价位三百多万,车型低调中透露着一丝奢华。

    车门打开,走出来一个穿蓝白色校服的男生。

    男生下了车,手里提着书包甩到肩上,做这个动作时,他随意地朝后瞥来,目光穿过车前玻璃,与夏颜相对。

    夏颜愣住,对方也愣住了。

    几秒之后,夏颜笑了笑,朝男生挥挥手。

    秦扬便走了过来。

    夏颜下车,姐弟俩站到了路旁一棵香樟树下。

    “好久没见,都长这么高了。”夏颜无奈又羡慕地看向秦扬的头顶,三年前在李阿姨的葬礼上,秦扬还只是与她齐平,现在看起来都有一米八了,只是身形瘦削,脸庞充满了青春气息,有别于徐砚清那种成熟男人。

    秦扬似乎也不太习惯俯视自己的姐姐。

    曾经常见面的时候,他是个小孩子,姐姐比他高,气势比他强,眼里只有爸爸,并不怎么看他。

    隔了很久的上一次见面,他个头追上了姐姐,姐姐看他的眼神也变了,有一种柔和的安慰。

    如今再见,姐姐虽然穿着套装,像个职业女强人,却比他矮了那么多,看起来更像妹妹。

    “你怎么在这里?”秦扬问。

    夏颜看向校园:“送冉冉上学。”

    她收回视线去看秦扬,秦扬迅速回避。

    夏颜笑了笑:“会不会吃醋?”

    秦扬白皙微冷的脸有那么一瞬的不自然,平静道:“我有司机。”

    夏颜点头:“嗯,车也比我的好。”

    她只是在调侃,秦扬看着她的车,忽然想起父亲不久前在饭桌上的吐槽,说她竟然跑去4s店卖车,说他们姐弟俩都不听话,不肯接受他的安排去管理秦家的连锁餐厅。

    看起来仍然年富力强的父亲,其实已经老了。

    面对秦盛的吐槽,秦扬只回了一句:“餐厅卖饭,4s店卖车,本质上没有区别。”

    话虽如此,管理一家成熟的餐饮企业,肯定比一个人在4s店打拼升职轻松,至少起步直接就是高层。

    可秦扬也明白,姐姐怨父亲,怨父亲破坏了当年那个幸福的小家,绝不会轻易原谅父亲,不像他,从懂事起就知道父亲不爱母亲,母亲嫁给父亲也只是为了钱,属于他的一家三口,从来没有过什么合家欢。

    “我该进去了。”

    是亲人,却不熟悉,不知道说什么,秦扬选择主动结束这场意外的见面。

    “加个微信吧。”夏颜笑着说,“明年考得好,我给你发个大红包。”

    秦扬一时不知要不要加,加了,好像他馋她的大红包。

    可手已经将口袋里的手机拿了出来。

    夏颜扫了他的码,然后就叫他快进去,她去车上操作。

    好友申请发出,夏颜抬头,就见前面路上,秦扬正边走边看手机。

    果然,申请迅速通过。

    夏颜发了第一条消息过去:专心走路,不许玩手机。

    远处的高三学霸看完页面,将手机放回口袋,进了学校。

    夏颜这才发了第二条:我记得你是七月生日吧,也就是说,从现在到明年七月,你仍然属于未成年,如果期间遇到什么麻烦,或者考前压力太大需要对人倾诉,可以找我聊哈,[知心姐姐].jpg。

    消息发出去,夏颜准备发动车子时,收到了秦扬的回复:专心开车,别玩手机。

    夏颜笑了。

    高中校园。

    秦扬与夏冉是邻班,上午课间操的时候,两班挨着。

    做完操,夏冉与两个同学一起往教室走。

    “夏冉。”

    有人叫她,夏冉回头,看到了秦扬。大家都是穿校服的,偏秦扬个子高长得好,将校服穿出了令人嫉妒的帅气。

    在夏冉好奇秦扬为什么叫她时,秦扬开口了:“你早上几点到的学校?”

    他一副班主任提问的语气,夏冉下意识地回忆几秒,乖乖回答:“六点二十吧。”

    秦扬回了个“嗯”,若无其事地走开,背影挺拔,自带避人光环,仿佛与世隔绝。

    夏冉都傻了,旁边的女同学追问她秦扬问这个做什么,她又哪里知道?

    不过,期中考试马上来临,夏冉一心备考,很快就将这个小插曲抛到了脑后。

    成绩下来,夏冉这次数学发挥很好,一百五十满分试卷,她考了一百三十六,与顶尖学霸没法比,她自己非常满意。

    夏颜的舅妈李玉兰也非常满意,她想了又想,觉得女儿是因为连累孟老师骨折心存愧疚,越愧疚就越对孟老师教的数学课上心,由内而外的刺激促使女儿得到了质的飞升。

    休假回国的第一个周末,李玉兰提前在微信上联系孟老师,希望可以去徐家探望。

    孟老师一直在等着她呢,换成别的家长,她作为班主任私底下肯定要保持距离,可李玉兰是她联系夏颜的唯一途径,孟老师欣然与李玉兰约好了时间。

    李玉兰带上夏冉以及女儿的期中考试试卷,再提上她从国外买回来的礼物,如约而至。

    母女俩乘电梯上了楼,按响门铃。

    开门的是徐砚清。

    孟老师腿上的石膏已经拆了,但预估还要一个月才能正常走路,这段期间兄弟俩继续照顾母亲。

    李玉兰朝徐砚清笑笑,纯粹把徐砚清当晚辈,夏冉偷偷地打量徐砚清,眼里一堆小星星。

    孟老师有两个儿子,一个高冷如冰,一个清隽温雅,唯一的相似点是他们的高颜值。

    以前班里的女生们不认得这兄弟俩,最近兄弟俩轮流送孟老师去学校,女生们早眼熟他们了,并且自发站队,分别成了两人的粉丝。

    夏冉是徐砚清的粉。

    徐墨沉太冷了,孟老师的腿又是她连累的,每次看到徐墨沉的脸,夏冉都不禁怀疑这位霸总可能正在暗暗地记恨她。徐砚清就不一样了,夏冉第一次见徐砚清是在医院孟老师的病房,那时孟老师疼得最厉害,徐砚清对她都和和气气的,消解了她的紧张。

    当然,欣赏归欣赏,夏冉对徐家兄弟俩可没有其他的心思——年龄比她大好多!

    孟老师坐在沙发上招待母女俩,徐砚清去厨房洗了水果,切成块儿,备好竹签,端到茶几上。

    “阿姨你们吃,我去写论文。”

    尽了地主之谊,徐砚清笑着走开了。

    李玉兰看着他的背影,朝孟老师夸道:“徐医生可真贴心,会照顾人。”

    孟老师心里笑,面上谦虚起来。

    老师与家长坐到一起,话题很快就转移到了夏冉的数学学习上。

    孟老师笑着拍拍夏冉的肩膀:“我跟你妈妈谈,你去书房玩会儿电脑吧。”

    说完,孟老师喊次卧里的徐砚清,让他带夏冉去书房。

    徐砚清马上出来了,招呼夏冉。

    夏冉频频朝亲妈使眼色,怕亲妈啰嗦太多,给孟老师添麻烦。

    然而人都走了,夏冉只能乖乖呆在书房看徐砚清给她找的英语电影,左右不了客厅的谈话。

    孟老师对夏冉的进步表达了充分的肯定,让李玉兰放心之后,她不着痕迹地将话题转移到对两个儿子婚事的忧虑上。

    李玉兰:“您的大儿子我没见过,徐医生那么优秀,谈恋爱还用您操心?”

    孟老师吐槽了一堆,最后期待地看向李玉兰:“我刚住院那天,看冉冉的姐姐很投缘,不知道她交了男朋友没?”

    李玉兰心中一动,跟着叹了口气:“没有,我们家颜颜太招人疼了,才五岁爸爸妈妈就离婚了,虽说两边家长都有钱,大把大把地给她零花,可她一个孩子,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心里多孤单啊,那孩子,小时候可怜,长大了就不相信爱情了,一心耗在工作上,好像也没有谈过恋爱。”

    孟老师第一次听说夏颜的身世,没想到夏颜看起来阳光爱笑,家里竟然是那种情况。

    不过,夏颜缺爱,小儿子足够温柔,简直就是缺什么补什么,天生一对儿!作者有话要说:贤夫:嘿嘿。

    p.s.:明天要入v啦,我争取三更!预计全文二十万字左右,清新甜蜜小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正版,爱你们!

    .

    感谢在2021-06-0416:49:19~2021-06-0515:58: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糖不贰、忘忧2个;戚兮、哎呦喂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豆鱼20瓶;哈哈哈6瓶;馨馨向荣5瓶;大大今天日更万字了吗2瓶;狗蛋公主、千薰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