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领证(2)(是他愿意拿任何去换取的无...)
    第九十一章

    结婚?

    邬乔愣住, 但是问出口的话,却是:“什么时候?”

    “明天。”

    程令时笑着看着她,“明天是周五, 民政局还是会开门的,就明天咱们去领证好不好?”

    这…这也太冲动了吧。

    连邬乔都一脸茫然的说道:“会不会太快了?”

    在她的未来里,自己一定会跟程令时结婚,但是她实在是没想到, 她的未来居然就是明天?

    果然程令时的脸垮了下来,他微眯了眯望着自己:“难道我不值得你,立即下定决心?”

    邬乔也发现这位哥的显著特征, 那就是偶尔跟她茶起来,她作为女人都招架不住,他也不是哭惨,就是那种微微的幽怨仿佛在说, 是我哪里做的不好, 你说。

    一般来说,他祭出这招, 邬乔是真的招架不住。

    但她还是诚心诚意的问道:“可是我听说你们有钱人结婚都很麻烦的。”

    什么婚前协议,财产明确,虽然她觉得自己刚才晋升成为小小、小小富婆,但是跟程令时比起来, 大概真的就是九牛一毛吧。

    邬乔知道自己跟程令时结婚,怎么都是她占了便宜,他吃了亏。

    所以哪怕他真的想要签什么婚前协议,她也会坦然接受。

    毕竟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下来的, 程令时创办时恒的辛苦,都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 总不至于她单单靠着结婚,靠着他爱自己,就要占用他一半的心血。

    邬乔觉得自己都不好意思这么厚脸皮。

    “要是签婚前协议,你让律师,我随时都可以。”

    她挺直腰板,很认真说道。

    程令时盯着她直勾勾的看着,浅褐色眼眸里这正蕴着一场狂风暴雨般,但是没想到他反而先笑了起来,点头:“不错,连婚前协议都替我想到,邬早早,你还真是够贴心的。”

    这话里讥讽的意思太明显。

    他脸色也明显沉了下来。

    邬乔深吸了一口气,小声说:“我是怕你不好意思提。”

    见程令时眼角再次一跳。

    她赶紧说:“而且你不要觉得签了婚前协议就是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就……”

    这次程令时是真忍不住了,他直接过来,伸手在她脸颊拉了拉,虽然心底跟火烧似得,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一点儿都不重。

    只是象征性的处罚。

    “我说小姑娘,你能不能总是这么替我着想,还有我们家没有这种签什么婚前协议的传统。”

    程令时松开手之后,正色道:“我也真不是哄你,程望之的媳妇,也就是我嫂子,你之前不是也见过了。她也家境普通,但是也没签什么婚前协议。”

    “我跟你结婚,我就是有信心奔着一辈子去。”

    程令时微微弯腰,眼眸正视着她,低声说:“不管是我的一生一世,还是你的一生一世。”

    其实他真没夸张,程家还真没这种传统。

    虽然他父母最后闹得如此,几乎到了不得善终的地步,但是当初程孝何为了娶霍唯茵,宁愿跟家族决裂,甚至直接放弃回新加坡,跟着霍唯茵来了上海定居。

    当年爱的时候是真的爱。

    后来程孝何继承整个沣盈集团,也并未让霍唯茵补签财产问题,程孝何在感情上亏欠了霍唯茵,却在金钱上给了她最充足的待遇。

    但是偏偏霍唯茵不爱钱。

    有时候程令时倒是宁愿他妈妈爱钱多一点,这样就不用为了感情绝望,哪怕失去了那个男人的爱,也可以享受着金钱带给他的快乐。

    “如果,我是说如果,”程令时低头看着她,轻声说:“哪天我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最起码我名下的财产可以保证你一世的安稳。”

    邬乔没想到他会说到这个,当即有些乱了心绪,低声说:“你不许说这种话。”

    “那你以后,也不许再提什么婚前协议这种鬼话,”程令时捏了捏她的耳垂,邬乔的耳垂长得肉乎乎,摸在手里,软软的,别提多舒服。

    “我绝对会,”程令时故意停顿了下,低声说:“给你好看。”

    邬乔简直要双手举投降,她干脆道:“对不起,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一件事,只是看来明天我们两个之间领不了证了。”

    邬乔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事,等想要问的时候,他直接闭嘴不回答。

    至于榫卯玩具这件事,推进的异常迅速。

    在她签订合同之后,按照合同规定,甲方需要在七个工作日内,将版权费打过来。

    到了周三的时候,邬乔就接到财务的通知,他们收到了甲方玩具公司打来的版权费,下午会将这笔钱,直接转到她工资卡里。

    整个中午邬乔都处于一种亢奋,又有点儿心神不宁的状况。

    连顾青瓷都看出来她不对劲,还问了好几句。

    直到下午三点,随着叮的一声轻响,邬乔的手机震动了下。

    她立即将手机拿到手里,看见屏幕上显示的一条银行的短信提醒,是一条支付收入的短信,然后她就看见一连串零。

    邬乔这一辈子,银行卡上都没出现过这么多钱。

    虽然之前她明确拒绝了好几个电视节目邀请,损失了一大笔可见的收入,但是那时候她一丁点都不心疼。但是这一刻,当她真的收到这笔钱,突然手掌和身体都在微颤。

    虽然说离实现财富自由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可是最起码这笔钱让她不用再心有忐忑。

    好像从此有了一份小小的不知名的底气。

    下班的时候,邬乔将整组人叫住,说道:“晚上出去吃饭吧,我要请客。”

    众人一瞧她的模样,心底各有猜测,但是很痛快的全员集合。

    几人去了一家日料放题店,人均还不低的那种。

    顾青瓷一听去这里,当即低声惊呼:“乔妹,你这是发财了?”

    “嗯,我暴富了。”邬乔点头。

    众人一怔,高岭当即拍桌子:“你是不是偷偷买彩票中奖了,我跟你说,你可别学那些中了彩票的,一中奖立马辞职跑没影了。我们不会跟你借钱的。”

    顾青瓷实在憋不住了,拿还没拆开的筷子套装,直接在他脑袋上来一下,“你可醒醒吧,乔妹能跑去哪儿,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老大在这儿,她哪儿也跑不了。”

    “老大来吗?”对面的燕千帆问道。

    邬乔点头:“待会他跟杨枝还有容总都会一起过来的。”

    她在公司里,除了自己组里的人,也就和他们熟悉了,所以干脆一块把人叫了过来。因为他们三人要开另外一个项目组的会议,会迟来一点。

    他们要的是最大的一个包厢,能坐下十几个人的那种。

    因为是点单式的,人又多,来来往往都是服务员。

    直到他们三人迟迟赶来,一打开包厢,看着里面长条桌上,堆着的满满食物,杨枝眨了眨眼睛:“你们谁发财了?”

    “乔妹。”顾青瓷立即举手回答。

    三人过来坐下,高岭很有眼色的将邬乔旁边的位置让了出来。

    一坐下,程令时看见邬乔面前的清酒,侧身过来,低声问道:“你喝酒了?”

    “喝了一点点,”邬乔比了比手势。

    程令时看了一眼,居然直接伸手,将她面前的杯子端了起来,里面的清酒还有大半杯,他仰头一饮而尽。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小,却没逃过在座之人的眼睛。

    因为邬乔不是那种腻歪的人,而且他们之间在公司相处都很平淡正常,所以众人很少见到他们这样相处。

    特别是程令时这个有点儿洁癖的人,居然毫不犹豫喝了邬乔杯子里的酒。

    对面的容恒差点儿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你喝酒了?”杨枝侧身子靠近身侧的顾青瓷,眼神迷离而深邃。

    顾青瓷抬起手比了比手势:“喝了一点点。”

    杨枝看了一眼,直接伸手将她面前的杯子举了起来,将里面的橙汁一饮而尽。

    这两人完全就是原景再现了,程令时和邬乔刚才的一番对话。

    旁边的几个男人,死命憋住,可是这两女人居然不打算放过他们,一副要死大家一起死的模样,杨枝直接将顾青瓷搂在怀里:“以后少喝点,我心疼。”

    邬乔伸手扶了下额头,实在是哭笑不得。

    这场景确实是太过好笑了,但是被笑话的又是她自己,她又有点儿笑不出来。

    倒是程令时一脸坦然的望着她们,“怎么,找死是吧?”

    “对不起,程工。”

    “对不起,老大。”

    但是两人说完这句话,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瞬间,像是点燃了整个包厢,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就连容恒都有种大仇得报的快乐,看着对面的程令时,轻哼:“你也有今天。”

    之后邬乔告诉大家,她是因为自己的设计被玩具公司签了下来,才会请大家吃饭。众人一阵惊叹,但是大家很默契的没问她,究竟卖了多少钱。

    这毕竟是她的隐私,也是商业机密了。

    *

    又过了一个星期,邬乔被程令时带到一个地方,是最近新开盘的一个小区,都是150平以上的那种大户型。

    所以来的人,都算小有资产。

    邬乔一开始是以为,他跟这边有合作关系,才会过来。

    直到程令时说:“我跟这家公司的老板确实认识,之前我帮他们公司做设计,他说过未来我要是想买房,就会给我一个内部价格。”

    邬乔点了点头,就跟着他进了里面的贵宾室。

    当里面的接待问道:“程先生,还是像之前说过的那样,全款,只写邬小姐一个人的名字吗?”

    “是,”程令时点头。

    接待说:“好,我这就去拿合同。”

    邬乔被这几句话震惊,许久,她低声问道:“什么意思?”

    程令时看着她:“这就是我想在结婚之前做的事情,不是都说女孩有房子,就有底气了。哪怕结婚后,跟老公吵架,也有可以安静的地方。”

    “当然我也不是希望我们结婚后吵架,我就是觉得别人有的,我们早早好像也不能少。”

    别的女孩子有婚前房,有对婚姻的资本。

    他的早早也该有。

    而不是生怕占了他的便宜,要签什么鬼婚前协议。

    “不行。”邬乔摇头,这份心意太贵重了,哪怕她没看过这边的具体房价,但也知道这不是她能负担的。

    程令时低声说:“我可是推了结婚登记的时间,你现在跟我说不行?”

    “邬乔,不要觉得你不值得。”

    他眼睛直直的望着她,一如既往的那样深情动人,“你在我心底,是比所有一切都要珍贵的。”

    是他愿意拿任何去换取的无价之宝。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