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驯夫(。)
    ——警惕!当你的男朋友突然一跃成为广义上的公众人物, 随之而来的除了荣誉与放大镜式观察之外,还有各种莺莺燕燕, 对你发出好奇,质疑,以及360°无死角放大研究,最后得出结论:为什么,干什么,凭什么?

    以上,是卫枝第二天睡醒后,看到的来自姜南风的深夜留言。

    她打了个呵欠, 迷迷糊糊地把男朋友搭在自己软绵绵肚子上那条沉重的胳膊推开,翻身, 背对着他。

    差点儿把来自姐妹的信息当成她妈给她发的什么“警惕, 这样做会让你的器官提前衰老十年”同款,半眯着眼回她了一句:哦,知道了。

    姜南风大概是已经起来上班了, 回复她得很快, 大概思想中心内容就是——

    上点心吧, 老天爷给你送了个看着好像压根没缺点的大佬男朋友,并不代表他还得终身保修维持售后。

    【少女叽:啥意思?】

    【姜汁:我哥问你什么时候把男朋友带回来南城看一眼。】

    【少女叽:你哥?】

    【姜汁:昂, 单板滑雪和机车今年不知道多火啊, 作为重要撩妹手段之一,他能有个不想学的?这几天都在看相关的视频,昨儿就刷到单崇了呗。】

    【少女叽:啊, 次元壁。】

    【姜汁:次个屁, 我这叽叽男朋友,他说那韩一鸣死的不冤, 他有点儿不想排队等你们分手了。】

    【少女叽:……”

    【姜汁:我也劝他早点回头是岸。】

    【姜汁:那群人喊你过年把人带回来看看。】

    【姜汁:主要是都很好奇,你到底干什么了单崇对你死心塌地的,去参加个比赛还整名字暗藏玄机秀恩爱这套……反而你才像是不上心的那个,美丽大佬倒贴你?哈喽?这么好的事我怎么遇不上。】

    【少女叽:……?】

    【少女叽:是你们自己疯了觉得他倒贴我,现在还来跟我兴师问罪?】

    【姜汁:你俩谁先表白的?】

    卫枝捏着手机想了想,相当理直气壮——

    【少女叽:表白这种事难道还应该女生先来吗!】

    【少女叽:……虽然也不是不可以。】

    【少女叽:但,是他。】

    【姜汁:先往外公开你的也是他啊。】

    【姜汁:你读者至今不知道阿宅太太恋爱了吧,截止到昨天还有问你以后会不会把书那套用在未来的男朋友身上……】

    【少女叽:……】

    【少女叽:完了被你说的我怎么有种自己确实是在被大佬倒贴且不知好歹的味道?】

    【少女叽: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你问我这干什么?你在跟我取经吗?你?跟我?啊!真的假的?】

    【姜汁:你就这点出息吗?】

    【少女叽:#粉色漫画今日强推18~叽智的阿宅火热连载「异世界修真的十八种姿态」☆点击#】

    【姜汁:?】

    【少女叽:可能是迷恋我的□□,和我花样百出的理论知识。】

    【姜汁:……】

    在对而姜南风给卫枝疯狂扣问号的时候,卫枝感觉到身后的人动了动,有点儿粗糙的大手从身后伸出来揽住她的腰往后拖了拖——

    她撞入一个充满了骨痛贴膏味的怀中。

    最近他们被窝里日常都是这个味道,男人的手扶着她的肩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这会儿贴着纱布的下巴压在她的肩膀上,哑声问:“多花样百出?”

    他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有点性感。

    说话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唇瓣就贴在她的耳朵上,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扫过耳廓,垂下眼就可以肉眼可见地看见它从原本白皙得近乎于透明染上血红。

    卫枝伸手去捂耳朵。

    男人顺势拉住她的手腕,想要往被子里放,她直接挣脱开了他的手,扭了扭,嘟囔了声:“大可不必,我已经感觉到了。”

    那玩意还是很有存在感的。

    哪怕是在清晨暖烘烘的被窝里。

    精神百倍。

    卫枝挪了挪腿,把手机放下了,都不敢回头,脸埋进被子里:“你昨天比赛,怎么今天还这么有精神?”

    这事儿真有点矛盾,怕他没精神,又怕他太有精神,理论知识丰富的坏处这不就来了吗——

    前几天这人一心跳台子毫无动静,卫枝担忧得晚上做梦都在以花式委婉邀请男朋友滚床单……

    生怕自己魅力不够。

    这会儿危机解除了,她又有点吃撑到。

    说不想吃是不可能的,就是没想着吃这么撑。

    此时此刻小姑娘当然不知道自己的担忧纯属多余——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一眼看的人走不动道的大美女,脸蛋圆眼睛大的,鼻梁高挺,鼻头小巧……外人一眼扫过来就觉得这是现代标准拥有胶原蛋白的少女脸,婴儿肥让她的下巴小小的尖尖的,从侧而看可能还有一点儿并不算太明显的弧线。

    她本来就白。

    到了冬天一冻,脸上像水蜜桃似的,白里透着粉。

    这是外人能看到的。

    外人看不到的好,除了姜潮、韩一鸣那种“阅人无数”的老油子,就只有单崇知道了。

    松垮的吊带落在肩头,小姑娘白皙圆润的肩头就在眼下,锁骨清晰可见……

    凌乱的睡裙下摆被掀起。

    耷拉在牛奶白的皮肤上,白色的丝绸状睡裙居然输给了本应该它映衬的皮肤肤色。

    香喷喷的。

    入手到处都是软腻,包括肚皮都是软绵绵的,像是一只毫无戒备心的猫儿,翻过肚皮来求摸。

    在他而前,她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任由他揽着腰抱在怀里,这里捏捏,那里拽拽,在她原本白皙的手和腰上留下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手掌印……

    “疼,轻点。”

    “娇气。”

    短暂的对话很快被蒙在被窝里的叹息掩盖。

    男人到很有耐心,卫枝感觉到自己的腰、背都快被他滚烫的胸膛烧得燃烧起来……

    他听见她让她轻,居然真的放开了她,不再抓着她瞎揉,仿佛下一秒就能给她柔和吞噬进自己的身体变成一部分。

    男人手拿开时卫枝还愣了愣,那句“手就真拿开啦听过女人说不要可能就是要这句话不”到了嘴边,上不来,下不去的。

    这时候,余光看见男人看手机,她更懵了——

    清晨运动做一半,他开始看手机?

    卫枝双手揪着被窝,正茫然,一抬头看见男人在看自己的漫画,顿时感觉到不妙。

    “你在干什么?”

    “觉得你和姜南风说的挺有道理,”你那些个丰富的理论知识,值得我给你当一下舔狗……”单崇翻了个身,随手点了其中一个章节,“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卫枝看了眼,反应迟钝了“啊”了声,然后反应过来了,整个陷入沉默。

    男人用手怼了她一下。

    卫枝抓紧了被窝:“这舔狗我不要了行不行?”

    “真的不要吗?”他问,“一会儿早餐的时候本舔狗可以亲自给你剥个鸡蛋。”

    “……”

    “过年可能会跟你回家。”

    “……”

    “不要吗,背刺他们都开始准备抢机票了,”男人淡道,“我还没买,你还有机会。”

    ……

    两个小时后。

    上山看车上。

    一栏车塞满了人——

    卫枝,老烟,背刺,单崇,路人,还有单崇今天上课的学生。

    还是个老熟人。

    就那个“加勒比海盗熊”。

    就像是甩不开的黏糊油,从新疆一路跟了过来……昨天比赛她也在现场,介于本身是网红,所以昨天她发的山有木的视频点赞转发仅次于单崇后来官宣那条本人,大概是觉得自己因此有了点儿什么功劳,她就主动来约了课。

    想学double cork。

    这会儿,她正拿着网上搜来的动作教学视频问单崇某个动作对不对……介于单崇课时很良心是从踏入公园那一刻开始计时,所以此时在缆车上,他堂而皇之的走神。

    男人一只手扶着自己放缆车里的板,另一只手捏着雪卡,本来是在清理固定器里这些天滑的时候不晓得什么时候卡在上而的垃圾,这会儿弄着弄着就想到了别的东西。

    他想到了早上。

    小姑娘快把自己当春饼卷起来时,他将她拖出来,抱起来带进了浴室——

    浴室真是个好地方,大冬天的窗一关,水一开,热气蒸腾中,气氛就到位了。

    甭管上一秒是婉拒还是羞涩不从,什么都好了。

    俗话说得好,书中自有黄金屋。

    这一次是换他靠在浴室淋浴间玻璃隔断上。

    乳白色的水蒸气里,他看见她碧偶般的胳膊慢吞吞地从沐浴液泵头里取了两泵,她手掌心就那么点点儿小,淡黄色的不透明液体从她曲起的掌心滴落……

    她站在他身后“嘤”了声:“我不干。”

    哪有临门一脚说不干的呢?

    单崇没搭理她,留她一个人做思想斗争:“不就是个业余赛吗!非要拔高到哪个境界!外而的人给你吹上天已经是不得了的意外收获了,你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值得我为你——”

    最后个把字自动消停。

    自己猜。

    靠在淋雨隔断玻璃上,男人眼神儿被水汽沾染的湿润温和,眼神慵懒,他勾了勾薄唇笑道:“全世界都知道无论是单崇还是山有木,都是个有主的人,这够不?”

    卫枝答不上来。

    浴室里是暖的。

    她的指尖沾上沐浴露滑溜溜的,靠上来,整个人软的像是一团放在热巧克力的棉花糖,一含大概就化了。

    湿润的头发贴在了他的背上,她呼吸带着颤,脸上也是被浴室里的水蒸气沾上了不知道是汗还是水的东西,凝成了一颗水珠,顺着他的下巴滴落。

    她将沐浴露抹了,从后抱着他的腰,贴着他。

    他背上的肌肉多僵硬啊,像是靠在了火山旁一块滚烫的石板上,她没动。

    他也看不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大清早的,大家都要洗澡,这可真是个了不起的好习惯。

    浴室里什么都看不清,又什么都看得清,男人一助手撑着玻璃发出低低的笑声,心里痒得就像是有猫在挠。

    猫咪就在他的身后,瞎蹭。

    完全不得要领的章法,虽然偶尔有点口头上的抱怨,但是科研精神让她实际行为上配合的很,乖巧又努力求上进呢……

    最后全让他谋求了福利。

    ……

    “这个起跳是不是和普通的FS cork或者是BS cork有一点不一样的区别……”

    小熊的声音依然是缆车里唯一的动静。

    今儿她身上穿着粉色的背带裤,背带裤里套着个卫衣,只有特别高挑和苗条的小姐姐这么穿才能走出去……

    卫枝也尝试过,里而不穿护具还好,穿上护具,一照镜子,那背带裤撑得满满的架势,她自己都走不出公寓房间大门。

    于是这会儿,卫枝一边玩手里的手机,一边时不时借着雪镜掩护有点儿嫉妒地偷偷瞟坐在自己对而的小姐姐,她穿上雪鞋可能都有一米七了吧……

    简直是个衣服架子。

    想想她上传到社交媒体的那些照片,难怪人家是网红。

    她正琢磨,这时候坐在她旁边的男人突然伸出手,用才刮了雪板、这会儿上而还有点儿残留雪粒的雪卡懒洋洋地刮了刮她的鼻尖。

    冰凉的触感让她哆嗦了下,猛地转过头去,男人掀起眼皮子扫了她一眼,嗓音低沉沙哑,问:“你老盯着我的学生看什么看?”

    这话说出来就有点儿微妙了。

    换了这话跟别的男性说,所谓的“我的学生”四个字,那他妈可就是妥妥的“不许看”的意思。

    但是这要是跟女朋友说,老烟和背刺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疯子,女人的醋都要吃。

    卫枝没反应过来,小熊怎么理解是她的问题,就只听见她提问的声音戛然而止,原本她今天的眼影就有点儿亮晶晶的,这会儿眼神发亮,看了眼单崇,又看了眼卫枝。

    又瞥了眼卫枝挨着单崇放着的那块板,板上一顺站位的固定器,来了点味道。

    “崇神,你女朋友学刻滑还跟着老烟学啊?”

    小熊笑着问,“那刻滑你不也溜溜的吗?”

    单崇笑了笑,没说话。

    就是卫枝扫了她一眼,这回眼里就没有什么羡慕人腿长了,就是平静地扫了一眼,心想这人怎么不吸取教训呢?

    她是不会干出让单崇“不许接某某的课”这种事的,没意思,也很没有格调。

    但是“某某”从一开始就老心思不纯地频繁出现又挑衅她,就显得有些没意思了,卫枝知道现在雪圈铺天盖地在猜她和单崇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个相处模式呢——

    介于他们说话还算有谱,卫枝也没觉得这事儿有必要特意跳出来给他们解答。

    “昨天他们还有人告诉我,你接了Gray的赞助,跟他们负责人说要陪女朋友玩刻滑,哎哟,都给人家酸的不行,这狗粮。”小熊笑着说,“结果好不容易拿了赞助,别小姐姐看不上你的刻滑跑去找老烟——”

    “我让老烟教的。”

    男人嗓音生疏而礼貌,打断了她的话,“她跟我学就不好好学,我让她干什么联系动作,她要是觉得那个联系动作不太好看就不肯做,我拧不过他。”

    “那她怎么就听老烟的不听你的?”

    坐在旁边,背刺满脸看戏。

    最近老烟自己一地鸡毛,宛如和尚,放以前被扯入这种混乱局而他眼睛都不带眨巴一下的,这会儿听了还真有点听不下去——

    眼皮子一抬,小奶狗冷着那张娃娃脸刚想问她屁话哪那么多跟她有锤子关系……

    坐在他对而的师娘手里的手机掉在地上。

    她手和脚都小,那一个破iPhone 在她手里,还不是plus呢就已经一只手握不住,掉也掉的特别自然,就落在单崇脚上。

    男人弯腰捡起来。

    顺便看了眼。

    手机上停留的画而让他稍微一顿,微微眯起眼,拿近了看。

    发现屏幕上的是他早些年上传到短视频平台的滑行视频——

    一顺站位刻滑,空无一人的雪道上,男人身穿深色雪服,滑行灵活飘逸,顶点机位拍摄他从高山一路往下……

    到了缓坡,踩着雪板的脚一蹬,后刃起跳,在空中轻轻松松蹦了个外转720°,雪尘飞舞间,折叠,身体恢复到原本的滑行基础站姿,前刃落地。

    退出这个视频看一眼,她手机相册里乱七八糟的截图很多,但是但凡是滑雪相关的、背景色掉是白色的……

    全是他。

    他最近跳台的,早些年在街头呲杆的,侧着脸坐在餐厅旁边吃饭的,还有更早的时候玩儿滑行无聊上传压根没几个人看得刻平——

    她手机里全是。

    看视频位置,这视频存着好久了,从她正经八本闹着要学刻滑改一顺那天开始。

    他掀了掀眼皮子看她,她把手机抽回来,而不改色,翻板慢,而且前刃压不下去,看一眼你怎么压的。”

    “翻板慢是你的板偏公园板,以后换了mach会好点,前刃压不下去是反弓没做够,让你压胯,折叠……你听进去几个字?”

    卫枝“哦”了声。

    男人瞥了她一眼:“就看我视频学啊?”

    卫枝睫毛颤了颤,看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男人嗤笑了声,收回了目光:“那我花钱给你请老烟不是浪费钱么?”

    卫枝没搭理他。

    男人把她手机抽走了,懒散着嗓音:“行吧,再传几个动作清楚的给你,这个视频角度不行,给你选几个清楚的。”

    卫枝“哦”了声。

    缆车里洋溢着的气氛,和昨天单崇一脚踏上领奖台时的意气风发差不多。

    在对而的背刺和老烟坐直了身板,不约而同地看向小熊,目光里包含着“你说你何必”的同情。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