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78 章(“公主就应该住城堡。”...)
    大四参加完毕业典礼, 两人拿到毕业证书,正式告别了学生时代。

    工作没有太大变动,千萤结束实习期后留任医院, 时陆在投行也早已转正, 从校园到社会的过度, 自然得毫无波澜。

    大概是因为大学这几年分隔两地, 现在能每天待在一起, 工作上的辛苦也已经不值一提了。

    甚至相比起来,时陆更喜欢如今的生活。

    暑假时,两人请假回了云镇,工作缘故,没有久待,只是小住了几天便飞回京市。

    临走前最后那个晚上, 千萤和时陆去到了他们曾经的秘密基地看星星。

    依然是那片草地和星空,就连角落里的铁皮房子都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外壁铁锈又斑驳了些, 之前在那里挖出来的日记本已经不知所踪,千萤当天晚上带回去之后就不见了。

    他们看完星星, 手牵手走回家,小路上杂草依旧, 时陆却早已不是害怕虫子躲在她身后的那个小男孩。

    不知不觉, 他们都长大了。

    今年生日, 千萤收到了一件格外特殊的生日礼物。

    时陆用他几个月的工资给她买了枚钻石戒指, 精致昂贵,被他随手般从口袋里掏出来, 轻咳一声。

    “阿千,我想和你结婚。”暖黄光影下, 他缓慢抬起眸,睫毛轻颤了下,话语变得小心郑重。

    “你愿意嫁给我吗?”

    那时候,整个屋子都被他布置成了粉红色,气球散落在半空中,心形蜡烛摆成一排,淡粉、洁白、香槟色的玫瑰花簇拥着周围。

    一开始千萤刚看到这个场景时只觉得隆重,今年生日他格外大张旗鼓,没想到,许完愿吹灭蜡烛,他会突然拿出这样的生日礼物。

    千萤盯着那个钻戒,愣了会,没反应过来。

    大概是见她久不做声,时陆有点紧张,不自觉抿了抿唇,出口却很霸道。“不愿意也得愿意。”

    他不由分说捉起她的手指,拿出戒指准备往上面套。

    “鹿鹿。”千萤忍不住笑出声,手往回缩了缩。

    “我愿意。”

    她对上男生抬起来的视线,一字一顿地庄重回答。

    时陆忍了忍,紧抿的嘴角还是控制不住上扬,托着她的手,对着无名指小心翼翼把戒指推到底。

    那根白皙的手指上多了个亮银色的小圈环。

    像是把什么东西定格永恒住了。

    “阿千...”他按捺不住,叫了声她的名字。

    男生在昏黄烛光里认真看着她:“我爱你。”

    这一年的春节,两家父母见了面。

    晚饭是在时家别墅里一起吃的,饭桌上,他们在认真商量着两人婚后的住所,时斯年态度很随意。

    “住家里也行,想搬出去我另外给他们准备房子,主要看小萤意见。”

    “我听鹿鹿的...”千萤在桌子底下偷偷扯时陆衣角,每次面对严肃的家长,她总是害怕会有小动作。

    “这个不用你操心。”时陆直接拒绝了时斯年的好意,早有准备:“房子我已经看好了,等结了婚我们就搬出去。”

    时斯年顿了顿:“看的哪个楼盘?我让方秘书直接去处理。”

    台城的楼盘集团自家占了一半,另一半业内的开发商几乎都认识,打个招呼,事情简便很多。

    “不用了。”时陆靠在椅子上,微抬头,带了几分少年轻狂。

    “我买了块地,打算自己设计。”

    “?”千萤睁大眼睛转头,时斯年显然也有两分诧异,空气因为他这句话陷入短暂安静,没几秒,时斯年微皱起眉。

    “你资金充裕吗?”

    “现在花完了。”他满不在乎说。

    “............”

    “不过很快会挣回来。”时陆补充。

    “所以房子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了。”

    “我这边还有一笔钱是存给阿千的嫁妆,原本是打算给你们两个补贴房子的,既然这样,那现在我就交给阿千,未来作为你们小家的共同资金使用。”

    千正民拿出一张卡,推给千萤,接着拍了拍时陆肩膀,托付的语气。

    “小陆,阿千就交给你了。”

    “麻烦你以后多照顾她。”

    桌上有酒,先前吃饭时不可避免喝了点,他说这个话的时候眼圈是红的,分不清是酒意还是其他。

    千萤连忙把那张卡还给他,低着头,声音瓮瓮的。

    “爸爸...”

    “我不要,你自己留着。”

    “傻阿千。”千正民嘴上责备着,望着她的眼神却很柔软。

    “这些钱本来就是给你存的,我这辈子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要嫁人了,爸爸当然希望你过得好。”

    “叔叔,我一定会照顾好阿千的。”时陆用力握住了千萤的手,轻声保证。

    “我会爱她超过爱自己。”

    在这个特殊的场合日子里,时陆陪着他们一直到很晚,最后上楼时,不免喝多了。

    他和千萤在家里仍然是分开两间房,自己睡着自己曾经的卧室,但是时陆醉醺醺的,跑到她房间躺倒床上,闭着眼睛不动了。

    “鹿鹿?”千萤叫他,推了推他肩膀,时陆趴在被子上一动不动,攥住她的手指,体温很烫。

    “阿千...”他闭眼喃喃。

    “叔叔今天说把你交给我了。”

    说着说着,他自己咧嘴笑了起来,脸颊往她手心蹭,舒服的模样。

    “我好开心。”

    “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你是我的宝贝...”时陆嘟嘟囔囔的,抓着她的手咬了起来,力道很轻,从每根手指尖一一咬过去,更加像是在亲吻。

    手指上传来细细密密的酥麻,还很痒,千萤受不了他,笑着缩回自己的手,言语担忧。

    “鹿鹿,你怎么喝成这样,明天我们早上还要出门呢。”

    “没有问题。”时陆正咬得开心,手被千萤抽走了,他只好抱住她,脸埋在她腰间呼呼大睡,不忘狡辩。

    “我一点也没醉。”

    翌日,千萤定了早上八点钟的闹钟,铃声响起那刻,她还在梦里没反应过来,旁边那个昨晚醉意沉沉的人却猛地掀被坐起,一脸惊恐。

    他拿起手机看完时间,松了口气,看着旁边还在睡的人,抬手把千萤从被子里挖起。

    “起床了,阿千。”

    “...几点了?”千萤迷迷糊糊,躺在他怀里睁眼。

    “我们幸福的起点。”

    “.........”

    一大清早,千萤被这波土味情话刺激清醒了。

    两人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出门,白衬衫小皮鞋,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容光焕发。

    今天是他们去正式领证的日子。

    太阳还刚刚从云里露出半边脸颊时,千萤和时陆就抵达了民政局,成为他们今天的第一对新人。

    两人肩并肩头靠在一起。

    咔嚓一声。

    定格在了红色本本上。

    世间上原本没有关系的两个人,从此之后,就变成了一个新家庭,只属于他们两的,密不可分、独一无二的羁绊。

    从此再也没有人能把他们分开。

    千萤和时陆的婚礼在来年的三月举行。

    春天是一切希望萌芽的季节,虽然气候还有些凉,但这个时候在外面穿婚纱,对于南方城市来说并不算太冷。

    最主要的是,策划了整整一年的时陆,那颗想要昭告天下的心已经彻底按捺不住。

    举办仪式的场地是在他们自己家。

    直到婚礼的前一个月,千萤才看到时陆口中他修建的那栋房子。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

    千萤和时陆请假回来确定一系列流程的事情,顺便给傅娇娇宁储他们这些在本地的好朋友送请帖,晚上住在别墅,第二天,时陆说要开车带她去一个地方。

    两人一路开车出了市中心,在新城区繁华的地段方向一拐,突然到了一个僻静地方,眼前景色变得清幽,植被茂盛,人烟却稀少。

    车子沿着这条小路开到尽头,树木浓密枝叶遮挡散开,如同柳暗花明般,一栋城堡造型的小别墅出现在千萤眼前。

    小城堡屹立在一片很大的空地上,周围以黑色雕花铁栏围绕,前头是个小花园,里面种着许许多多的花草植物,此时园子里花都盛开了,簇拥在一起,姹紫嫣红。

    房子后头是块大草坪,远远看着青翠优美,这里四周都很宁静。

    今天天气很好,天很蓝,白云像棉花糖一样大朵柔软,静静漂浮在上空。

    这一切像是童话世界里才会出现的场景。

    “公主就应该住城堡。”

    时陆从背后抱住她,嗓音带笑。

    千萤陷入了巨大的震惊和不可思议中。

    时陆带着她进去参观别墅上下,和外面风格一致,里头都是童话欧式风,只是时陆在上面又融合了一点现代元素,整个房子结构变得更加简约清新。

    客厅、房间、下午茶休闲区、儿童房...两人最后来到的地方是他们的卧室。

    里面家具甚至都一应俱全,床单是嫩黄色的花边,和淡绿色窗帘无比相称。

    时陆拉开了旁边衣帽间的门。

    成排的裙子整整齐齐挂在那,没有任何征兆地闯入眼帘,明亮的四方空间,被各种裙子衣服塞得满满当当,崭新漂亮,上面连吊牌都没拆。

    时陆姿态闲适站在那,眸中含笑望着她。

    “阿千,以后你会有穿不完的裙子,我都买给你。”

    ——“等我以后毕业了。”

    ——“都给你买漂亮衣裳。”

    千萤一直以为,这是男生当时酒后随口说的胡话。

    她看着挂在面前的一排排无数款式精致漂亮的裙子,脑中突然想起一件很久很久的事情。

    那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小到如果不是今天,她根本不会从记忆里翻出来。

    大一那个暑假,时陆还住在她租的那个简陋的小房子里,千萤每天要去西餐厅打工,下班时,他经常会过来接她回家。

    两人回家的路上总会经过一条格外繁华的街道,两边都是一些小众的轻奢服装品牌,要价昂贵,以千萤当时一个月的工资只能勉强买下橱窗里的一条裙子。

    她每次目光都会从上面滑过,单纯欣赏般偶尔停留,只是有一次,边上有家店挂出了一件特别好看的裙子。

    千萤还隐约记得,那是条复古方领的连衣裙,红色波点,伞状裙摆,挂在模特身上分外优雅美丽。

    她忍不住拉着时陆过去,站在玻璃窗前驻足停留几秒,感慨一句。“真好看。”

    他当即便要带着她进去,被千萤制止了,她那时似乎是这样说的。

    “太贵了,鹿鹿,我不喜欢。”

    那只是她过往里十分微不足道的一个瞬间,微小到,千萤早就把它遗忘在记忆中不知名的角落。

    宽敞的衣帽间,眼前的无数裙子里,甚至有不少和当年那条裙子一样的颜色款式。

    她忘记的事情。

    时陆都帮她记着。

    在这工作的两年,时陆一发工资,也总是喜欢买裙子送给她,千萤以为只是因为他高兴。

    她从未想过,从很早以前开始,他的梦想里就全都是她。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