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75 章(戚敏和这个金子熔居然相见...)
    金子熔一寻思, 居然觉得很有道理,他又打量了跟着自己过来的这个老太爷的忠仆一眼,毫不掩饰的展露了本性, 露出了恶劣的笑。

    可怜这家仆, 被选中随他出门那天心里还很自得,认为自己在老太爷心里果然不同。

    他是老太爷最信任的人了, 这种时候都能被选中。

    谁不知道呢?

    老太爷说是派他来帮衬五少,其实他肩负双重使命,看情况不对伸手拦人帮忙打圆场是一方面,还有就是成为老太爷的眼睛, 把出来之后所见所闻所遭遇的种种一五一十的传回去。

    这重使命是不需要明说的, 整个家里但凡不是傻的都知道。

    金子熔也知道,所以才恶劣的看了过去。

    不过一般人哪怕听到戚敏那样说,心里大概还是会担心,怕万一呢……金子熔不啊, 他又想通了另一个关节, 能被批出来的事情不就是无论如何都会发生的事?不就是说等老太爷去世家里肯定会乱套, 他肯定会成为强势的一方后续怎么发展全然看他心情……那要不是说这老仆果然狡猾的投靠了他,就是说他哪怕没投靠哪怕把实情一五一十讲给老爷子, 也没起到好作用?

    就是说不管他怎么选,他左右不了结果。

    金子熔一点儿也不需要担心,现在所有的难题都抛给了过去一直都很风光、在金家的地位甚至比一些不得宠主子还要高的仆人, 轮到他做选择了。

    很显然刚才听到那些给这个仆人的刺激不是一般大。

    平常在府上没少解决突发状况的,正因为无数次的临危不乱才使他深得老太爷重视,被认为是可当大任的人。他本人嘴上虽然谦虚, 心理很为自己这些优点而自得,过去一直觉得发生任何事他都能顶住, 能解决好,也是今天金家这个仆人意识到自己其实没那么强。

    现在心跳就噗通噗通快得很,脑子里灌进去很多事,已经倾向于投靠五少爷了,又有两个方面的担心——

    第一担心这个批命的准确性。

    第二担心他就算投靠了将来也没好结果,金子熔其人,不好相与,金家人中,眼神好的早看出他似蛇又像狼,手段狠报复心强。哪怕眼神不好不太擅长看人的都能本能察觉到这个人有问题。

    看他现在呢,虽然有时候目中无人,但还没表现得特别恶劣,至少不会无端去欺压迫害谁。

    谁能想到呢,人将来居然会掉转矛头对准自己家得叔伯兄弟,与他们相争。

    老太爷啊,亲手养出一匹狼来。

    他作为老太爷手下的得意人,现在尴尬至极,还是和原来一样的话,被认为不识趣怎么办?立刻向五少爷投诚又显得很没有骨气,还会打下个墙头草的烙印,会不会被五少爷信任难说,能不能有好下场也难说。

    前几日还为自己能被选中随五少出行而得意呢。

    还接受了其他那些人的羡慕呢。

    现在却恨不得从没来过。有些事,知道了才是煎熬,真还不如不知道呢。

    都这样了,五少还不放过他,呷一口茶心情颇好的说:“现在最需要算的怕不是我,陈叔心乱如麻了吧?要不我就不看了,来说说他。”

    戚敏一头问号。

    金子熔好像没明白她为什么一头问号,眨了眨眼。

    戚敏:……

    “我都给你看完了你说不看了?!你怎么说得出口???”

    “喔,那就加一个,你放心给他看好了,他是我们家老太爷最信得过的,府上一大红人,有钱。”

    老仆听得腿软,汗都要冒出来:“五少爷抬举了。”

    “抬举?我什么时候抬举过人?你不是老太爷的心腹?几十年间少拿了钱?”

    就算是贪官被揪出来还得喊两声冤,他能承认自己靠着主人家在暗地里发了财?必不能啊。还想解释来着,戚敏就帮着金子熔打了套组合拳:“你这个人良心不怎么样,眼神倒是不错。他有点贪财,但问题不大,还可以用。是看人下菜碟的,眼力很不错,知道哪个好拿捏哪个惹不得。而你虽然六亲缘淡,情路难走,这一生大概要孤独,在事业财富上占强运,他知道这点断不会同你对着干,只会变着法求得你信任,跟你喝肉汤。”

    “你让我用他?贪财背主的人也可以用?”

    戚敏瞥一眼惨遭迫害的老管事,良心发现给说了句好听的:“话不能这么讲,人家现在为老太爷做事,等老太爷去了之后为你做事,你是金老太爷的亲孙子又不是外人,这能叫背主?这叫传承。再说人往高处走,都知道大杀四方的是你,跑去跟个注定要结果在你手下的,不是傻子行为?”

    ……

    ……

    戚敏跟这个金子熔聊得真是很不错。

    听的三个心情复杂。

    被提出来从头到脚剖析的老管事是煎熬,宗平是怀疑人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明明记得自己是来为戚敏介绍金子熔的,现在他俩聊得好乍一看好像目的达成了,品一品好像又不对劲,说好的互相欣赏怎么变成互相嫌弃互相吐槽了?

    更奇怪的是,明明嘴里都没句人话,互相损了好几趟,还没人生气。

    这种氛围宗平总感觉熟悉,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后来他恍然大悟了——

    这他妈的不就是他上辈子经历过的好兄弟间阴阳怪气的相处模式?嘴上MMP,心里亲爱滴。满口你他妈的你个逼人实则都是爱称……这么一想,宗平差点背过去。

    戚敏和这个金子熔居然相见恨晚成了跨越性别的好兄弟?

    这样的话……好像也行哦。

    兄弟那不得是比夫妻更稳定的关系?

    又一想不对啊……按照戚敏的说法这个金子熔根本就是反骨仔,他和金家其他人将来迟早要闹掰的,不会一直在蜜月期。

    再一想这也没毛病!金家那些两面人被收拾纯属活该,听戚敏这个话事情也不会在短期内发生,再急也得有个三五年吧?宗平预测到时候他羽翼应该丰满也就不依赖金家了,金家人怎么斗都行,他又不姓金的。

    几层逻辑盘下来,宗平发现事情虽然完全颠覆了,一点儿没朝他预设的方向走,但是结果也还行。

    戚鸿蓦然想起猛咳一声提醒妹妹这里还有个宗平……

    宗平啊,那可是金家旁系的未来女婿。

    对此戚敏的反应是浑不在意,这家伙之前还只是想利用并不想娶,苦于暂时没底气而已,他迟早都要渣的。他对金家根本没有多少真情,对金老爷的感情比那个老管事对金老太爷的还不如……

    再退一步说,戚敏也不在意宗平有没有听到会不会说出去。

    这是金子熔和金家和他之间的事。

    虽然将来很可能会和金子熔合作发财,这还是他自己的事,他没让宗平回避就该自己去摆平对方。这两个家伙能不能达成默契和她戚敏有什么相干?

    这两个,一个种.马,一个毒蛇,谈崩了打起来也很不错。

    戚敏猜测在他没看完的原文里面,宗平搞不好和金子熔混在一起了,爽文都是这么写的,出色的男配角一般有两种发展路线——

    第一被男主的能力或人格魅力征服成为他兄弟,为他两肋插刀。

    第二踏脚石,开局天秀最后惨绝。

    金子熔这命格也是很绝,至今为止他和周家的周鹤延都是戚敏看过极具特色的,如果以普世的衡量标准来看着两个人都应该是人生大赢家,搞事业的能力拉满。其他方面就大不相同,周鹤延是各方面都很不错,好过头被强行扣了体质,金子熔几乎献祭了所有的人际关系,不仅亲缘寡淡,也很难遇上什么知心人,遇上了大概率也不会成婚……

    这是个亲情爱情友情都很艰难的人,极容易被人误解,名誉口碑这些都不会好的,哪怕事业大成功了这些都不会好。

    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人献祭了那么多,他强运就强在勾心斗角搞事业上了,简直就是教科书级别的阴谋家,道德底线低,良心也不怎么好,他这种人配上这种命怎么看都不会是被安排来给书中男主做踏脚石的,让戚敏看来,这个宗平哪怕也没什么底线比狠辣不太能赢得了金子熔,金家这位疯起来宗平一准儿干不过,那只能是兄弟配置,正好这人身边没个真正亲近的人,正合适被男主感化了为其攻城拔寨。

    戚敏一通分析,觉得就是这样没错了。

    就很期待原文里男主和他兄弟闹翻一下看看,可惜宗平这人十分鸡贼,眼看在场的五人里面戚敏和戚鸿是局外人,那个金老太爷派出来的管事明显被戚敏搞崩了心态,完全偏向金子熔了。

    等于说这里除了金子熔的奴才就是他的有缘人……那宗平就不装了,他摊牌了:“我的情况敏敏姑娘清楚,没必要防备我吧?”

    老管家还迷惑着,没理解到宗平的意思,想着他不是金家旁支这个老爷的女婿?

    金子熔想起来了,好几个月前听说过长阳县这一支的栽了跟头,这次过来金子熔又稍微查过,为他们出谋划策清空了仓库存货的这个人就是当初请去神婆让他们栽跟头的,后来双方达成和解还发展出了亲密关系……

    本来应该是这样,听了宗平本人的话,再看看戚敏的神色,这里面又有猫腻,这人恐怕也不是真心实意想给他们当女婿的。

    两个对金家人没好感的和一个墙头草碰一起了,真有意思。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