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又到期末(胡灵予真想顶天立地喊一句...)
    “这就体检了?动作还挺快。”李倦的语气流露出漫不经心。作为第四大肄业同学, 他其实对母校的动向没什么兴趣。

    “你不要不当回事,VS-K是很容易检查出来的。”

    “那又怎样,”李倦轻哼, “满世界都是VS-K,又不是只有咱们用。”

    “但Q物质不是。”男人轻轻叹口气,斯文的眼眉略带焦虑,“他们既然敢弄出这么大动静,很可能已经掌握了一些什么,如果他们真往七年前的方向想, 有针对性的化验血样, 查出Q物质也不是难事。”

    “都过这么多年了, 谁会把一件校园袭击案和七年前的旧案联系到一起, 连兽控局行动队都换了一茬, 没准早都忘了, ”李倦不以为意,“老师,您想多了吧。”

    男人沉默良久, 缓缓抬眼:“当年做得有些过分, 兽控局恐怕很难忘。”

    又来了。

    李倦无奈叹口气:“老师您总是这样, 对自己的道德要求太严格了。当年的事过分吗, 据我所知,咱们可是先礼后兵的,几次三番说了只要卖,钱绝对给够, 他们呢, 怎么好说好商量都不行,宁可白白上交也不给咱们, 那对不起,就只能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忆往昔,白兔每每遗憾,“只怪我进组织太晚,这么热闹的场面竟然没赶上。”

    男人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再开口,已换了话题:“最新的成品我看了,你做得很好。”

    李倦的脸上难得出现真心的笑,连眼中的红血丝和眼下的疲惫发青,都似乎被这愉悦冲淡了:“我这个学生没让您失望吧。”

    “再观察一段时间,如果服用者各项指标都长期稳定,我想,就是它了。”

    “真的?!”李倦眼睛倏地发亮,像长途跋涉的攀登者终于看见顶峰,伸手可触。

    “嗯。”男人内敛的神情里亦有成功喜悦。

    李倦忽然想到什么,刚燃起的兴奋又熄了火:“可是老师,我们的雾气所剩不多了。”

    虽然一份标准单位雾气样本中提取的Q物质,就能供他们生产大量的药物,但当年组织得到的雾气基本都耗费在漫长的研究实验中了。

    李倦:“就算这回真的成功,我们恐怕也没办法批量生产。”

    “别着急,”男人温和道,“雾气会有的。”

    体检弄得阵仗颇大,时间点又神奇,全校同学很是议论了一阵子。可检完了就完了,后续再没什么动静,仿佛只是学校一次心血来潮的健康关系,慢慢地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只有胡灵予还惦记着,到底有多少同学“受害”。

    幸而路祈还时不时跟罗队长暗线联系,据说一个不落都筛查出来了,后面可能会进行“中和治疗”,尽量想办法将体内的毒素中和掉,但是到底能不能成功,也很难讲。

    校园恢复平静。

    但很快又有更紧张的气氛笼罩上空——期末来了。

    胡灵予这学期过得跌宕起伏。

    说没好好学习吧,他冤,远比前世更端正的学习态度,更认真的课上听讲,更刻苦的课后训练,堪称重生楷模。

    说他好好学习吧,一会儿担心路祈被李倦坑,一会儿提防有同学遇袭受害,一会儿怀疑前世美洲豹退学有内情,一会儿拼命在读书会反洗脑传播和平与爱,最终雨夜遇袭,自己歇菜。

    别人是学习改变命运,他是跟命运赛跑,抽空学习。

    学期最后一节正课结束这天,外面下起冰雹,一阵叮呤咣啷。

    侦查班的同学们强烈怀疑,是他们内心激烈的情感引起了大自然共鸣。因为刚刚给他们上最后一节课的王飒老师,和前面所有科目的老师一样,指着教科书说:“考试范围都在里面了,平时上课认真听讲的,都能过。”

    全体同学:“……”

    但肤白貌美的开普狮毕竟和其他粗糙的男老师不一样,冷清抬眼,便有着迷人又英俊的风情:“提醒一下,兽化对抗还有体测考试,千万不要把所有时间都浪费在背书本上。”

    ……美不美的就那么回事儿吧,考试前面,都是魔鬼!

    随着下课铃响,王老师走出教室,学期课程至此全部结束。

    从明天起,到第一门科目开考,中间还有八天的备考复习时间。

    胡灵予有气无力地将桌面书本塞回背包,脑中一门门数着科目,兽化侦查学、兽化犯罪心理学、兽化觉醒法、侦查讯问学、觉醒对抗、野性之力训练与应用……

    或许是压力太大,他甚至开始出现幻觉,好像那一本本教科书都成了精,一个挤一个地凑到自己面前,而且长相还都很熟悉……哎??

    胡灵予一个激灵,彻底回神,定睛再看,果然眼前一二三四五六张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整齐划一望着自己。

    “大黄,小贺……”胡灵予不自觉往后靠向椅背,“你们干吗?”

    一鹤笑容甜美:“等你呀。”

    一犬憨态可掬:“嗯嗯。”

    胡灵予咽了咽口水,目光缓缓移到同水平线的一狮三虎:“你们又干吗?”

    王马张赵:“一起等你。”

    小狐狸默默将同桌梅花鹿的一条胳膊拽过来,抱住,找点安全感,然后抬起头,眺望站在四个跟班身后不远处的美洲豹:“你也一起?”

    “别废话了,”傅西昂几步迈过来,直截了当将一本兽化觉醒法教科书拍到桌面上,“赶紧开始。”

    胡灵予:“开始什么?”

    “划范围啊。”四个跟班急切附和,一张张脸上写满对知识的渴望。

    胡灵予眯起眼,再次瞥向大黄,百转千回,全是唰唰唰的小飞刀。

    “我不是故意说漏的,”田园犬低下羞愧的头,“我只是想偷偷告诉小贺,谁知道他们都听见了。”

    “原因不重要,”胡灵予已经猜到了,就这帮家伙最近有事没事凑一起跟七仙女似的,听不见才怪了,他现在只想知道,“你具体是怎么说的?”

    见胡灵予没太发火,大黄稍稍松口气:“我就说你们狐科是有些法力在身上的,能预知考试范围。”

    胡灵予抱住路祈手臂,用力抱,死死抱,不然他怕忍不住薅狗毛。

    路祈全程充当背景板,除了贡献一条胳膊,其余时间都别过脸,赏窗,赏景,赏冰雹。

    胡灵予:“……”

    别以为转过脸就看不出你在憋笑!

    “你到底行不行?”傅西昂粗声粗气道,掩饰尴尬的意图有些明显。

    来求着胡灵予划范围这事儿,放以前傅西昂肯定不干。但一来,他已经欠过胡灵予人情,再欠第二回好像也就没那么难了,虱子多了不愁嘛;二来,分数诱惑,使人堕落。

    胡灵予真想顶天立地喊一句,我不行。

    上次是一年级期末,大家考同一份卷子,他还能勉强在回忆里找找大题小题,这回是侦查系考试,他就是把大脑扫描一遍,没存过的信息也提取不出来啊!

    然而如果只是面对大黄和小贺,他还能咬牙承认自己没招,现在面对的可是一向鼻孔朝天的美洲豹,输什么不能输气势啊。何况此刻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按照大黄吹出去的“狐科法力”,他现在肩负着整个狐狸科属的“技术水平”。

    “要不,你们给我点时间?”

    路祈怎么都没想到胡灵予居然应了。他一直没出声,是以为小狐狸肯定能编出什么花花理由,给自己解困。

    待到离开教室,只剩他们两个人,路祈才问:“你记得侦查系的试卷?”

    “怎么可能,”胡灵予快步往前走,“我一个管理系的,你们的卷子我连见都没见过。”

    “那你现在着急去哪儿?”

    “宿舍。”

    “做什么?”

    “睡觉,看能不能再在梦里想起来点什么。”

    路祈哭笑不得:“没见过的东西,你怎么想。”

    “只能靠大黄了。”胡灵予叹口气,但愿上辈子期末的时候,大黄跟他唠叨过试卷,最好还能精准吐槽各种大题。

    事实证明,想靠做梦的人,都是做梦。

    复习第一天,所有同学泡图书馆的泡图书馆,去自习室的去自习室,哪怕待在宿舍,也是闭关学习,唯独胡灵予,躺床上睡一天。

    乱七八糟的梦做了个遍,光噩梦就六七个,回回惊醒,意识到考试范围仍一无所获,现实比噩梦更心酸。

    大黄从自习室回来,发现小狐狸还和他离开宿舍时一样,呈大字型,凝望天花板。

    别人睡觉是养精蓄锐,小狐狸睡觉是眼圈越睡越黑。

    看得大黄又担心又愧疚:“实在不行,我就和他们说,狐仙儿也有打盹的时候呢,再说学习这么严肃的事,不能依靠封建迷信。”

    呆滞看着天花板的胡同学:“……你现在知道封建迷信了,晚了。”

    “别躺着了,”大黄过去将胡灵予拉起来,“精神精神,赶紧开始复习,小贺不会怪你的,傅西昂那边我去说。再不行我就把我的笔记给他们五个都复印一份,虽然可能没什么用,但也算……”

    “你说什么!”胡灵予猛然握住大黄的手,刚才好像有某个词,触动了他的记忆海。

    黄冲吓一跳:“我、我说什么了?”

    “就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呃……你赶紧复习,小贺不会怪你,傅西昂那边我去说?”

    “不是这句,后面!”

    “后面?实在不行……我把笔记……”

    就是“笔记”。

    黄冲再说的什么胡灵予完全听不见了,大脑像拿到了钥匙的寻宝者,拼命开启一个个记忆箱子。

    【大黄,才刚考完一科,你怎么乐得跟都考完要回家了似的?】

    【你肯定猜不到今天的兽化觉醒法出的什么题。】

    【你们的卷子,我能猜到就怪了。你到底怎么了,出题正好出你心坎上了?】

    【差不多,都是书里没有,可老师上课讲过的。】

    【所以?】

    【我都记笔记里了啊!】

    ……

    【这些老师是不是商量好了?】

    【怎么了?】

    【询问侦查学的考卷也都是笔记里的内容。】

    【……】

    【你这是什么表情?】

    【羡慕,嫉妒,酸。大黄,你这是要侦查系第一的节奏啊!】

    【不可能,还有体测呢……】

    【打起精神来,考试押中,体测还远吗,说不定也都是你平时擅长的。】

    【速度,跳跃,力量,游泳,野性之力,觉醒对抗,每一个我都在垫底边缘。】

    【大黄……】

    【哎呀,体测不够,考试分数补呗,你就别担心我了,赶紧复习你自己的。】

    ……

    【他们打你了?】

    【没有,就是看我去要,不太乐意。】

    【凭什么啊,你借他们复印笔记,应该是他们感恩戴德,印完不主动还,非等你去要,还有理了?】

    【没事儿,反正笔记都拿回来了。】

    【大黄,你不能这样,你越这样他们越欺负你。】

    【……】

    【算了,我也没资格说你,我还不是一见到傅西昂就怂包。】

    【他们问我借笔记的时候,说我是速记狂犬,呵呵。】

    【大黄。】

    【什么?】

    【我有点后悔了,应该跟你一起考侦查系的。】

    【就是,你考了,我这个倒数第一还能往前提一名。】

    【……你是真狗。】

    【哈哈哈!】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