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3艾德里安重生(艾德里安重生,维特不出现...)
    艾德里安醒来的时候愣了好一会儿, 随后他发觉自己正在青年时的卧室中。

    想到某种可能,他的手微微颤抖起来,连忙穿好衣服, 出门后随手找了个仆人问:“今天是什么时候?”

    仆人连忙说:“今天是四月十七。”

    艾德里安追问:“哪一年!”

    “新历1781年。”仆人怔怔回道。

    新历1781年4月17日,这时候的希莉亚还没有杀死魔王耶茨。

    艾德里安没想到自己竟能回到这一刻, 现在的他还只是个魔导师, 最近几年因为在实力上被希莉亚抛在后头而心有不甘, 时不时总要找她麻烦。

    这时候的他还不明白,他的不甘源自他的爱。

    艾德里安心砰砰直跳,他几乎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会发生在他身上。

    现在的他, 有机会弥补当年幼稚的自己犯下的错, 而他因悔恨而偏执做下的孽,也尚未开始。

    此刻他非常想见到希莉亚,简单洗漱过后便匆匆向城外的蔷薇庄园赶去。

    庄园内的仆从对于艾德里安的到来见怪不怪, 他隔一段时间总要来这么一趟,跟希莉亚吵闹一阵,多数时候被气跑。

    艾德里安一路目不斜视, 迅速来到了希莉亚的实验室外,他按捺下激动的心情, 敲了敲门。

    里头传来希莉亚闷闷的声音:“进来。”

    艾德里安推开门,只见希莉亚正埋头计算着什么, 也没在意进来的是谁, 似乎是因他不出声, 她才莫名地抬头看了过来,随后便是一挑眉。

    “又干嘛?”希莉亚没好气地说。

    艾德里安想不起来他之前是什么时候又怎么招惹到希莉亚的, 但他了解曾经自己的臭脾气,那时候一定是他不好。

    他慢慢走过去, 笑了一下:“没什么,只是来看看你。”

    希莉亚眼睛一眯,盯着艾德里安看了好一会儿,皱眉道:“吃错药了?”

    艾德里安拖了张凳子坐下,只是笑了笑。

    然后他就看到希莉亚的魔杖斜指前方,几乎顶在他下巴处,表情严肃:“说,你把艾德里安怎么了?”

    艾德里安愣了愣,没忍住笑出声来。希莉亚皱眉看着艾德里安这异样,冷哼:“艾德里安什么性格我不知道?装成他来找我前也不好好打听……”

    希莉亚说着忽然顿住,因为她想起了自己的情况,难道说这是跟她遇到同样状况的老乡?

    “希莉亚,我是艾德里安。”

    艾德里安抬手轻轻握住希莉亚的魔杖,也没有隐瞒,“不过,我来自五百年后。”

    艾德里安的话令希莉亚微微蹙眉,她想不明白他所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就算他以后会成为大魔导师,寿命也就两百多年,怎么可能活到五百年后?而且真的能有魔法让他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吗?

    希莉亚稍微往后退了一步,挣开了艾德里安松握魔杖的手。

    她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假如眼前之人说的是真的,那她回到自己世界的办法,他有没有可能知道?

    见希莉亚戒备的表情,艾德里安说:“我知道你来自另一个世界。”

    这时候的希莉亚还没有告诉艾德里安自己的真正来历,得等到打败魔王后她才会告诉他,她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这个秘密希莉亚维持了二十多年,一朝被艾德里安叫破,她也只是惊讶了一瞬。

    作为一名穿越者,对一些意外事件她有更强的承受力和更好的想象力。

    她从来没有告诉过艾德里安她的来历,这个幼稚青涩的男人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她偶尔跳出来的奇特语言和思想来自何方,但现在,他却言之凿凿地点明了她的来历。

    她现在有点相信他是来自五百年后了。

    对实力的自信令希莉亚收回魔杖,拖了张凳子坐下,抬了抬下巴道:“具体说说什么情况。”

    艾德里安来之前没想过怎么说明他的过去,或者说“未来”,此刻他对希莉亚说了实话,接下来要说的,当然也会是实话,只是他会稍作隐瞒,有些事只会存在他的记忆中,再不会发生,没必要说出来。

    “从现在算起大概两个月后,第七任魔王耶茨会为了报仇而来杀你,却被你反杀,你从他的空间袋中找到了一份描写了操纵时间方法的兽皮,之后你就开始研发禁咒,名叫‘时空的尽头’,但这禁咒不完善,你使用后却到了这个世界的五百年后,而我也跟了去。”艾德里安简短地描述了接下来几个月会发生的事。

    希莉亚挑眉,看着艾德里安终于问出一个问题:“我们在五百年后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性情大变?”

    “确实遇到了一点麻烦……”艾德里安停顿了片刻后才说,“总之我回来了,那么以后的麻烦也不会有。”

    希莉亚盯着艾德里安看了好一会儿,毕竟是青梅竹马了二十多年的伙伴,虽然性格是变了,但她能感觉到他确实还是艾德里安。

    穿越、重生,这种里都写滥了的桥段她都懂,不少重生的都是因为有极大的遗憾,那么艾德里安说得语焉不详,是因为他们一起去到五百年后发生什么意外了?比如说,她死了,或者他死了?

    希莉亚想到就问:“所以死的是谁?你,我,还是我们都死了?”

    艾德里安目光坦然地看着希莉亚:“是我。”

    希莉亚点点头,信了,他实力不如她,死也应该是他先死。

    “那接下来呢?你是想阻止我尝试禁咒回家吗?”希莉亚问。

    “不是,我是想把已经完善的禁咒直接交给你。”艾德里安道,生命的最后一个月,他和希莉亚共同研究禁咒,终于完成后助她回家,她也回来了,只可惜他那时候也没剩多久可活。

    可现在呢?他愿意提前主动将完整版的“时空的尽头”给希莉亚,她回家的执念圆满了,两边可以自由来回,他就可以时常陪伴在她身边。

    再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事了。

    希莉亚的表情有种说不出的微妙。

    她为之奋斗了二十多年的事,艾德里安突然跑来轻描淡写地说他有办法了,怎么说呢?好像是做梦一样。

    “拿出来看看?”她不怎么相信地说。

    艾德里安从桌上拿过来纸笔,将二人共同的研究结果慢慢在纸上默写下来,递给希莉亚。

    希莉亚看着艾德里安写下的禁咒,边看边瞪大了眼睛。

    作为高水平的大魔导师,她对于禁咒有着相当深刻的理解,虽然还没有真正验证,但她知道这个禁咒跟她所想要的效果大差不离。

    她的视线从禁咒上挪开,再看艾德里安,他现在才只是个魔导师,这种水平的禁咒,不是他能想出来的……

    像是知道希莉亚在想什么,艾德里安说:“这是我和你共同研究出来的。”

    “那我现在试试?”希莉亚有些兴奋,也有些跃跃欲试。

    艾德里安手按在了纸上,看着她的眼睛道:“你可以现在试,但是你要答应我,试完要回来。”

    艾德里安知道五百年后希莉亚又回来了,是因为她已经跟这个世界产生了足够强的联系,她舍不得这里,所以回来了。

    但这时候,她还处于跟家族和他人保持距离的阶段,实际上是有风险不回来的……但他又知道,她在原来那个世界的身体已不能用了,在只能用现在这个身体的情况下,她或许还是会回来的。

    “我还能回来?”希莉亚表情有些古怪。

    艾德里安说:“是,你回来了。你当时是就这样回去的,你那边的身体已经没用了。所以,记得好好跟你父母解释,安抚好他们就回来吧。你已经拥有了两边穿梭的能力,不要厚此薄彼,可以吗?”

    希莉亚被艾德里安说得愣住,她身体不能用了?她回去了也只能顶着这个身体吗?

    她只是犹豫了一下便道:“好,如果确实能够来回穿梭,那我一定至少回来一次。”

    得了她的承诺,艾德里安放松下来,他松开压着纸的手说:“那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希莉亚最终还是在喷泉前完成了禁咒,并且在不久后重新出现。

    一切都跟艾德里安说的一样,她对艾德里安的最后一丝怀疑也消失了。

    艾德里安就站在喷泉前,见希莉亚如承诺所说再次出现,他面上现出笑容,走上前去说:“你回来了。”

    希莉亚笑道:“是啊。你没骗我。”

    二十年的执念一朝完成,她现在的心情很放松,之前为了回家她是没日没夜地学习,而现在可以随时回家了,她就可以开始轻松地享受异世界的生活了吧?反正她现在也是大魔导师,处在整个世界食物链的顶端。

    看到希莉亚放松的姿态,艾德里安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

    他还记得希莉亚对克罗地亚家族那些小辈的疼爱,他也知道她五百年后看到她弟弟斯科特的手稿时是有些后悔的,因此笑道:“为庆祝你终于得偿所愿,不如开个宴会吧?”

    “啊?”希莉亚一脸惊讶,这事要开什么宴会?

    艾德里安道:“我来帮你操办,你只要在请帖上签名就好。”

    说完艾德里安看了眼天色,微笑道:“那我先回去了。”

    他顿了顿,又真挚地笑道:“谢谢你愿意回来。”你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三日后,一场小小的宴会如期开始,地点正是在蔷薇庄园。

    来参加宴会的有克罗地亚家族的一些人,有希莉亚在家族外认识的一些魔法师,宴会目的只是说希莉亚在魔法上获得了一些进展。

    来参加宴会的都很兴奋,因为希莉亚从来不举办宴会,这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艾德里安站在希莉亚身边帮她接待,看到斯科特进来,他忽然轻笑道:“希莉亚,你知道斯科特一直很崇拜你,也很想亲近你但不敢吗?”

    希莉亚侧头看向艾德里安,小声说:“这你是怎么知道的?五百年后他早不在了吧?”

    “他的手稿。”艾德里安道,“你那时看到他的手稿也非常后悔这时期没有好好对待他,现在不要留有遗憾,去好好跟他聊聊吧。”

    希莉亚有些迟疑,她跟斯科特虽然是血缘上的姐弟,但她确实对整个克罗地亚家族没什么归属感。

    艾德里安轻轻在她手臂上推了一把,低声说:“去吧,不要怕。”

    希莉亚扭头瞪了艾德里安一眼,谁害怕了?

    她收回视线,见不远处那个英俊的小伙子有些怯怯地看着她这边,顿了顿便也抬脚走过去。随着她的靠近,斯科特眼中的亮光越来越盛,似乎很是惊喜。

    原来她的这个弟弟这么喜欢她的吗?她脑中对他只有个模糊的印象,为了回家她实在是难以顾上其他的事。

    “斯科特,”希莉亚在斯科特面前站定,微笑道,“今天家族里来的都有谁?我可能照顾不来,你可要替我好好照料他们。”

    这是将斯科特也看做是这个宴会的主人,斯科特感受到了希莉亚不同以往的热络态度,兴奋得面颊泛红,连忙说:“好、好的!家里来了不少人,我会替您好好看着他们的!”

    希莉亚愣了下忍不住笑出声来。

    斯科特脸色更红了,连忙更正:“是,是照看!”

    希莉亚又靠近半步,低笑道:“跟姐姐用什么敬语?说看着也没什么问题,可别让他们偷偷给我搞破坏。”

    斯科特的脸都红透了,热得简直要冒烟,太近了,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近地跟希莉亚说话过,他咽了下口水慌忙道:“是,是的姐姐!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希望!”

    希莉亚眉头一挑,斯科特赶紧改口:“是你,你的希望!”

    希莉亚忍笑抬手在斯科特的肩膀上轻轻一拍,点头笑道:“那姐姐就靠你了。以后也常来蔷薇庄园玩,姐姐一个人住难免有些冷清。”

    希莉亚释放出来的亲近信号令斯科特双眼一亮,他连连点头,笑得合不拢嘴。他伟大令人倾慕的姐姐,竟然愿意这样亲近他了,这比她给他很多好东西还让他高兴!

    宴会到了深夜结束,宾主尽欢。

    希莉亚只将斯科特留了下来,并给他准备了一个属于他的房间,这样他以后再来就可以住这里。

    毫无疑问艾德里安也在这里拥有一个房间,只是这是早前他强行给自己挑的。

    宴会结束后,希莉亚和艾德里安走在花园中,远处的白玫瑰在月色下极美,纯洁如天使。

    希莉亚忽然说:“五百年后你为什么会死?那我呢,在你死后也会死吗?”

    艾德里安笑道:“不会,我只是……遇到了一点麻烦。”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自然而然地岔开了话题:“五百年后你干了些很有意思的事,要不要提前来做?我会帮你的。”

    “什么事?”希莉亚有些好奇。

    “把这个世界,逐渐变成你喜欢的样子。”艾德里安面上映着月光,英俊的脸神情温柔。

    希莉亚停下脚步,仔细思索她喜欢的样子会是什么样子。片刻后她扬眉道:“我真那么干了啊?不愧是我,真有行动力。”

    她笑着伸出手:“那么这次就提前来做吧,先定个小目标,解放奴隶!”

    艾德里安伸手握住希莉亚的,同样笑着点头:“好,我陪你一起。”

    希莉亚留下了,做着她喜欢做的事,这对艾德里安来说,就已经是最圆满的结果,至于他的感情,顺其自然就好。

    偶尔他会觉得,这样好的一切,是不是他临死前为自己编织的梦,但他并不愿意深想,没关系,梦也好真实也罢,他愿意沉溺其中。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