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病例六十一(布病)
    第六十一章布病

    景旭回到自己的房间, 从衣柜里随手翻出了一件帽衫穿上。也是巧了,他拿的正是之前在商场举办领养活动时社团发的文化衫,衣服胸口印着学校的校徽和小动物的图案, 质量很不错, 不论怎么洗都没有变形,他一直当作居家服在穿。

    更巧的是……当他走出房间后, 才发现今天殷九竹穿的,居然也是这件衣服!

    两人面面相觑, 现在回屋换衣服, 难免显得欲盖弥彰。

    冯盼盼:“啧啧啧啧啧啧……”

    殷九竹飞了冯盼盼一眼:“你嗓子不舒服吗?反正你的伴手礼也送到了, 嗓子不舒服就回家休息去。”

    冯盼盼立刻闭嘴, 甚至夸张地在嘴巴前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发誓再也不胡乱起哄了。

    中午,冯盼盼留下来吃饭。

    殷九竹懒得开火, 本想点外卖,但冯盼盼提议,说要请他们尝尝自己出差带回来的火锅底料。

    殷九竹也好久没有吃火锅了,冯盼盼的提议一出,她欣然同意。虽然冰箱空空如也, 但现在跑腿软件非常方便, 她打开手机上的买菜app,选了几种涮火锅吃的蔬菜和牛羊肉片。

    “土豆……茼蒿……宽粉……娃娃菜……油麦菜……蘑菇……”殷九竹一边在购物车里添加涮菜, 一边随口问, “景旭,蘑菇要哪种, 金针菇,香菇, 还是平菇?”

    景旭想了想:“有口蘑吗?那个涮出来味道好。”

    “那就口蘑吧。”殷九竹慵懒地靠在沙发里,随手把手机举起来,让景旭看,“还有这几种丸子,你说选芝心龙虾丸,还是手打牛肉丸?”

    景旭双手撑在沙发靠背上,俯下-身看向屏幕。他个子高,这么一弯腰,就像是一座山似得,身影几乎能把殷九竹拢在其中了。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现在的姿势实在太“亲近”了。坐在对面地毯上的冯盼盼几乎看呆了,她木然地往嘴里送着零食,从未发觉自己如此多余。

    景旭想了想:“牛肉丸吧,手打牛肉丸真材实料,龙虾丸大多都是淀粉;再说芝心太容易烫到了,上次你点的那个外卖里就有这个,不是烫到第二天接诊都说不了话?”

    殷九竹表情犹豫:“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她心里两个都想吃。

    景旭见状,立刻改口:“那就两种都点。”

    “一份八个呢,哪里吃的完,还有那么多肉和菜呢。”

    “没事。”景旭爽快地说,“你想吃什么就点吧,吃不完的给我,我来包圆儿。”

    殷九竹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她立刻把其他想吃的东西一并塞进购物车里,她从未如此清晰的意识到,家里有个男人真是太好了!

    殷九竹挑挑拣拣选了不少东西,直到这时才想起客人。

    她抬眸看向坐在对面的盼盼,问她:“你有什么想吃的,我再加点儿?”

    “不用加了,不用加了,够吃了!”冯盼盼赶忙说。

    殷九竹狐疑地看她:“你今天怎么这么客气?”

    冯盼盼小声嘀咕:“还加什么菜啊……我光吃狗粮就快吃饱了。”

    幸亏这句话没有被殷九竹听见,要不然肯定要闹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了。

    殷九竹提交购物车结账,因为她买的够多,所以系统给了她一次满减优惠,可以一分钱换购小零食。

    殷九竹不爱吃零食,不过冯盼盼向来零食不离口。

    殷九竹用脚尖踩了踩她:“换购的零食你想选什么?巧克力?”

    “不要巧克力!”冯盼盼放下薯片,慌张摆手,“像我这样的狗……像我这样的人,是会被巧克力毒死的呀!”

    殷九竹:“……”

    景旭:“……”

    半小时后,跑腿小哥带着两大塑料袋的蔬菜肉类上门了。三人分工合作,该切片的切片、该削皮的削皮、该摆盘的摆盘,很快就把这些食材处理完了。

    直到这时,景旭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家里根本没有吃火锅用的电磁炉和专用涮锅!

    殷九竹大手一挥:“小朋友,谁说吃火锅只能用涮锅了?”

    她指挥景旭翻出家里好久没用的电饭锅,洗洗涮涮一番,然后在电饭锅内胆里放上火锅底料和开水,再按下煮饭键……没过一会儿,电饭锅的底料就咕嘟咕嘟冒起了泡。

    看得景旭大呼惊讶:“还能这样?”

    殷九竹笑笑:“我以前也不知道,这是我在美国留学时,其他留学生交给我的办法。”

    在国外时,每次想要和朋友们打牙祭,首选永远是火锅。方便快捷、又花不了几个钱,朋友们围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着火锅聊着八卦,别提多惬意了。

    殷九竹一边准备火锅,一边和他讲自己在美国留学的种种往事。虽然景旭已经从学校论坛的八卦帖里看到过她的履历了,但是亲耳听她本人讲一遍,这感觉截然不同。

    殷九竹在本科毕业后,直接申请了美国的DVM(兽医学博士Doctor of Veterinary Medie),然后以此为起点,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DVM非常辛苦,整整四年的学习中,前三年每个工作日早八到晚五的满课,第四年开始就要在医院各个科室里轮转,而且科室轮转是没有一天休息的,连续52周,每天都要去医院报道。

    殷九竹选择了小动物医学方向,除了必要的基础科目外,她还额外选修了牙科、眼科、皮肤科、心脏科、癌症科、神经内科等等科目,每学年要完成的学分在30上下,强度远比本科要大。

    好在付出终有收获,那四年辛苦求学,不仅换来了全额奖学金,让她成为了所有同学的榜样;也让她顺利拿到州立动物医院的offer,现在又能风光归来,成为华农大最年轻的副教授。

    她认真说着,他认真听着。

    随着她的叙述,景旭的眼前出现了好几幅画面:脚步匆匆穿梭在硕大校园里的殷九竹,深夜难眠徘徊在急诊科里的殷九竹,独自一人在图书馆挑灯夜战的殷九竹……

    如果没有那些在异国他乡艰难求学的经历,也就没有现在这个独立而坚强的她。他多想穿越这层层叠叠的时间迷雾,出现在那个孑孓独行的身影旁,陪伴她度过那段岁月啊。

    沸腾的火锅香气在空气中慢慢扩散,一时间,整个屋里除了火锅咕噜噜地声音,只有他们细碎的交谈声。

    温馨而宁静。

    坐在对面埋头苦吃的冯盼盼:“……”上天啊,她今天来这里到底是干嘛的?给甜蜜的爱情故事当背景板气氛组的吗?

    算了,她还是找两块巧克力毒死自己吧。

    殷九竹讲完自己求学的往事,碗里已经堆了不少景旭给她涮的肉片和蔬菜。

    她动筷吃了起来,边吃边看向景旭:“景旭,如果你决心以兽医作为你的终身职业的话,我建议你最好再修一个学位,光是本科五年的学习,不足以支撑你未来的路。就算不出国,也争取在国内再读个硕士。”

    景旭点头:“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

    “我和你们学院领导打听了一下,你的成绩很不错,本来是可以申请保研的,怎么没有保?”

    景旭没想到,殷九竹连这些小事都注意到了。

    “成绩够了,但奖学金有些少。我家里所有亲戚都是医生,实话实说……他们并不支持我选择兽医专业,尤其我爸,一心想让我跨考人畜共患病,他给我安排的最好的路,就是进省字头的疾控中心。”景旭苦笑,“如果我想继续读硕博的话,学费、生活费还有日常的杂费加起来是笔不小的数字,奖学金能cover的毕竟有限。所以我想了想,打算先工作两年,攒够钱了再继续深造。”

    殷九竹点了点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也遇到过在家人的干涉下放弃兽医这条路的同学。

    景旭是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有手有脚,只要他对自己的人生有明确规划,即使不靠家里,他也能走出自己的路。

    和景旭相比,能够得到家人鼎力支持的殷九竹,实在是很幸运了。

    “说起来,老师你在国外呆了七八年,你父……”景旭本想说“父母”,但他猛地想起来,殷九竹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他连忙改口,“……你父亲没有催你回国吗?”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小心,但是没想到这句话刚一出口,饭桌上的气氛徒然停滞。

    殷九竹没有回答。

    坐在他对面的冯盼盼手一抖,筷子上夹着的肉没拿住,直接掉在了地上。

    “啊哈哈哈……我也太不小心了。”冯盼盼脸上堆满了尴尬,“你们别聊天了,快吃肉啊,再不吃的话,这些肉都要被我一个人吃完了!”

    说着,冯盼盼赶忙把剩下的半盘子肉都倒进了锅里。

    她如此生硬的打岔,景旭立刻意识到——自己一定是说错话了。

    ……

    自从景旭问出那句话之后,饭桌上的气氛就变冷了,再也没能热闹起来。

    三人闷头吃完了饭,景旭负责打扫战场,冯盼盼自告奋勇帮他洗碗。

    殷九竹说:“盼盼,你是客人,不用帮忙的。”

    “没事的没事的!”冯盼盼拍拍滚圆的肚子,“我吃太多啦,正好站起来活动活动。”

    她端着脏盘子脏碗摇摇晃晃地走进厨房里,然后趁殷九竹没注意,立刻关上厨房门,半重半轻地踹了景旭一脚。

    “小景同学!”冯盼盼痛心疾首地说,“你说说多好的气氛啊,就被你一句话毁了!你提什么不好,非提殷叔叔!”

    景旭自觉理亏,赶忙询问:“盼盼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听老师说过,她妈妈去世的早,她是单亲家庭长大的。难道老师和她父亲不好吗,所以不能提他?”

    “怎么会不好!”冯盼盼急道,“我俩初中、高中都是同学,他们父女相依为命,感情特别深,殷叔叔每天都亲自骑车送她上下学,我们一帮同学可羡慕她了!而且,你知道小竹为什么当兽医吗?”

    “为什么?”

    “因为殷叔叔就是兽医!”冯盼盼说,“不过那个年代还没有什么兽医资格考试,所有的兽医都是师傅带徒弟,这样手把手带出来的。殷叔叔在我们当地的兽医站工作,即给大动物看病,也给小动物看病。小竹从小耳濡目染,所以当初高考时就填了兽医专业,我们那时候都开玩笑,说她这是女承父业,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呢!”

    景旭这才知道,原来殷九竹走上这条路,和父亲的引领分不开。

    “那为什么……”

    “……既然你是兽医,你肯定知道布病吧?”

    景旭后背一紧,一股冷意瞬间从心底蔓延到四肢百骸。

    布病,全称布氏杆菌病,是全世界都闻之色变的人畜共患病。它严重威胁人类和牲畜的健康,人患病后高烧不退、关节肿痛、全身乏力、呼吸不畅,是一种极为折磨人的疾病,常发病于经常和牛羊猪打交道的饲养员和兽医。

    当一名兽医感染了布病,那他的职业生涯就要宣告结束了。

    冯盼盼看向面前高大的男孩,声音放得极轻:“小竹在美国求学时,殷叔叔在工作中感染了布病,病情来势汹汹,最终引发了急性心内膜炎——她甚至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