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9(灾起。你就仗着我宠你。...)
    十月十日深夜的这场大雨, 惊醒了无数在深夜中熟睡的人。

    哪怕是睡眠质量极好的华洲人,只要不是睡得像一头死猪就会被那划破天空的惊雷、噼里啪啦砸落在窗户和屋檐上的雨珠吓到。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雨?天气预报今天晚上没有播报啊?”

    “这雷声真是吓死人了,雨也太大了点吧?秋雨不应该是温柔的吗?”

    “哎呦喂, 前阵子沙尘暴刚刚有所好转, 现在又下雨了。我怎么觉得今年这灾难太多了点啊?大致一算山啊河啊土啊好像哪哪都糟了灾?”

    “呸呸呸你个死老头子可不要乱说话!咱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哪有什么灾难频繁啊?就算真的要发生什么重大灾难的国家, 难道不会提前跟我们说吗?可别在这里没事儿瞎操心了。”

    “啧, 自然灾害哪是国家能够轻松就算到的啊?你这老婆子才是不懂呢, 国家最多做到的也就是预防一下而已。好了好了, 不说了睡吧睡吧,秋天的雨嘛,一会就会变小了。”

    许多被这大雨惊醒的人在感叹了一番之后就重新睡了过去,毕竟人们对于雨水是从来都不陌生也不害怕的。每一个人的一生中都见过许许多多的雨,除非天上下红雨了,大概都是不会让人担惊受怕的。

    只是很快人们就发现事情好像不太对了。

    十月十日的大雨起于落城这个古都、很快就蔓延到周边的碧城、西城、封城然后覆盖了整个南省。

    仅仅两天时间,整个南省的降雨量就超过了以往一年的降雨量, 南省的各个城市开始受到出乎意料的水灾。

    就在全国人民都开始重点关注南省超乎寻常的降雨的时候, 南省的邻省徽省、赣省、鄂省、都开始下雨了。

    而这下雨的范围,甚至在以一种让华州的气象灾害学者车瞠目结舌、怀疑人生速度扩散着。

    “这怎么可能?!这不科学!雨云聚集的速度太快了根本就不符合降雨规律!而且降雨量也太大了这样的降雨量如果持续保持下去, 用不了多久全国大部分地方都会被淹的!”

    国家气象局的工作人员直挠头,他完全不能理解这样的降雨变化。

    但更让他无法理解的是他设计的降雨监测软件给出的后续降雨预估图——

    在那台电脑的显示屏上, 代表蓝色的降雨雨水以南省为中心, 很快就会覆盖整个华州, 然后再以华州为中心将会在十天之内扩散到全球!

    “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我的哪个设计代码写错了!怎么可能会有全球降雨啊!”

    全世界每一个角落都下雨。

    要么是他还没有睡醒, 要么就是……

    世界末日来了。

    这快要抓秃了自己脑袋的、气象和计算方面的天才专家很快还是把他的计算上报了上去。

    他实在是不想相信自己电脑的测算,但是万一呢?权当一个备选的万一可能吧。

    但这个气象天才并不知道早已经有人把最坏的可能告知了华洲的最高领导层。

    当十月十日的那道惊雷响起的时候惊醒的不光有熟睡中的普通人, 还有所有能够感应到这声惊雷的神灵们。

    哪怕那并不是属于正宗的雷神的雷霆,但那道雷霆之中所蕴含的强大的灵压和让神灵都心中发寒的震慑与邪恶感, 却让所有还苏醒的神灵们全都抬起了头,变了脸色。

    在河边的赤焰第一时间就跳了起来:“卧槽这个雷是怎么回事!那里面为什么有那么可怕的魔气?!打雷又下雨的这不是水无源的专长吗?他疯了吗怎么突然搞这么大的阵势!”

    风旋也神色凝重地从河水里出来,瞬间风干了自己的长袍:“一定是清澜那边出事了!所以我就说他不应该去找厚土的,厚土已经入魔了,他无论说什么都是没办法拉回他的啊!”

    “什么厚土,这关厚土什么事?!你怎么知道小河去找厚土、艹!今天他玩那条水鱼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真的在玩,结果他竟然主动去找厚土了吗?!”

    “那家伙竟然不喊我一起!”赤焰咬牙:“现在咱们赶紧走!那边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光是这雨就不对劲极了。”

    赤焰和风旋轻轻一跺脚身形就消失在了原地,而这个时候神色难言地望着天空、然后同时动身前往大雨降落的地方的还有一直在巫山里思考到底是厚土对还是雷傲天他们对的山巫、以及虽然恢复了记忆和神力依然伪装成普通的屠龙队长的雷傲天。

    但比起山巫、赤焰和风旋,雷傲天脸上的神色更加沉重。

    他本身是雷灵化神,对于雷电的感应就更加清楚。其他的神灵只是感受到雷电和大雨之中可怕的威压和魔气,雷傲天却在瞬间就明白水无源出事了。

    那代表着天地之间最强大的“雨”的神灵,出事了。

    雷傲天身形如闪电第一个到达了那片雨幕之下。

    可即便是他的速度再快,他也只来得及看到属于河清澜的一个背影。他甚至连水无源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看到,可天地之间的大雨却寒凉阴沉得可怕。

    “雷霸!你也过来了!小河和水无源那个家伙呢?那家伙突然下这么大的雨,他就不怕破坏了整个世界的平衡然后被生灵和世界反噬吗!”

    赤焰和风旋其次赶到。

    雷傲天神色沉沉:“我也刚来,只看到了清澜向着那个方向追去了,但没有看到水无源。”

    赤焰顿时就急了:“那咱们赶紧追过去啊!他们肯定出事了啊!”

    风旋在这个时候忽然感受到了空气中细微的风的波动,他瞬间看向一个方向随手一抓、一条被隐藏在雨水中的晶莹剔透的水形小鱼就出现在了风璇的手中:“清澜留下的消息!”

    三位神灵迅速聚集到一起,而这个时候山巫也已经赶到,他并没有主动靠近风旋三个人,却也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神情严肃地站在一旁听着来自河清澜的留言:

    “水无源已入魔。厚土强行灌注了来自大地的污浊之力给他,打算以他的手毁灭世界灭杀无数生灵。”

    “我去追他、尽力帮他自控,但我本源之力没有恢复,不一定能够阻止他。你们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不要来找我和水无源,除我之外水无源已经谁也认不出了。如果你们谁不小心遇见了他,转身就跑不要犹豫!否则他必杀你们!”

    “厚土被水无源重伤,但我不相信他没有准备其他的后手。阿焰还有小风你们做好应对厚土其他后招的准备,务必要小心他还有木森!他们所说的话提出的要求一个字都不要信!”

    “厚土现在重伤,他甚至快死了。要么他会疯狂的吸取力量维持自己的生命、要么他就会疯狂地制造灾难拉全人类甚至这方世界一起死亡。”

    “如果他不想死,就一定会找你们下手!告诉山巫,让他也别再去找厚土了!”

    “最后,雷霸。去告诉这方世界的人类,让他们做好……迎接末日的准备吧。”

    “度过去了这场灾难就是新生,过不去,那也是世界的重启。”

    在快速说完这些话之后,那条水形小鱼就直接溃散了。

    而听到留言的赤焰四位神灵的面色都异常难看,其中尤以雷傲天和山巫为最。

    雷傲天当场就闭了闭眼转身就往回走:“各位,我得把这事情告诉上面。就算我不是人,好歹还披着一层人皮、享受了作为人的乐趣,那我就得多多少少负上做人的责任。

    哪怕人类最后会在这场灾难里全部灭绝了,那我这个‘雷队长’也得跟着死了才行。”

    雷傲天说完就走,临走留了一句话:“草他妈厚土真不是东西!”

    他想灭世就自己做,不管成功不成功死多少人那是他的事。

    可他算计到河清澜和水无源的头上就异常让神灵愤怒了,到这个时候他们都可以确定厚土是真的疯了个彻底,而且……上古的那些旧时情谊,现在也可以全数作废了。

    雷傲天走了之后赤焰和风旋便转头看向在旁边站着的山巫,山巫那张坚毅沉稳的脸上先是露出了极为愤怒的表情,然后变为痛苦,最终归结于平静。

    他深吸一口气走向赤焰和风旋:“我和你们一起。咱们去阻止厚土再做什么。”

    赤焰却没有直接同意他的加入,他如火焰一样的头发根根竖起,看着山巫的眼神都带着凌厉的光:“你要跟我们一起?你可是和厚土木森关系最好的神灵。不说你会不会临阵倒戈,单说我们过去很可能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你那时真下得了手?”

    山巫听到这话像是被激怒一样的恶狠狠地瞪着赤焰,不过赤焰却没有半点示弱反瞪了回来。最终山巫还是主动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但他的声音里却带着狠劲:

    “厚土已经入魔!木森为虎作伥!若是他们只为复仇,无论他们做出什么我哪怕不帮忙却也不会阻止,可他们不该算计小河和水无源。”

    “能做出这一步,就说明在他们的心中再也没有半点曾经的情谊。已经疯魔到如此程度,与其让他们造下滔天罪孽、或者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情,不如我亲手送他们陨落!”

    说到最后,山巫的面色已经沉重到了极点,但他的目光却无比坚定。

    “与其没有理智疯狂的活着,不如我亲手送他们陨落。日后……或许还有重来的机会。”

    赤焰听到这里才不再说什么了,然后他们三人就决定直接搜寻厚土和木森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两个重伤的神灵抓住困住,让他们不能再做什么。

    然而厚土和木森就像是已经猜到这件事情过后赤焰他们会怎样行动一般,无论山巫怎么动用土地的力量寻找厚土和木森,就是没能够找到他们的半点痕迹。

    直到三日后有国外的媒体爆出惊天的消息——美洲数十个大型国家森林公园出现杀人的毒气、有疯狂的恶魔在美洲境内疯狂杀戮时,他们才意识到厚土和木森,甚至有可能整个人神组都已经离开了华洲、去了世界的其他地方。

    至少现在,山巫、赤焰和风旋还没想通这点。

    而这个时候,河清澜已经追着水无源跑了半个多小时。

    如果是普通人跑了半小时,大约也就是走了几公里的样子。但对于水无源这个力量充足,甚至力量爆棚的已经压制不住的魔神来说,半小时所以他跑遍整个华州十几次。

    之所以他没有一下子从最东跑到最西、从最南跑到最北,就是他的脑海中还隐隐留存着一丝不能随意降雨的理智。

    否则在他不控制自己力量的情况下,这半个小时足以让他把全华州都陷入河泽之境。

    而除了这一点时隐时现的理智之外,水无源那被杀戮和毁灭充斥的头脑里还晃着一个人的身影。

    即便是他被魔气影响得连意识都不清楚、记忆都混乱了,但他也知道那是他一定不能伤害的人。

    而那个人此时就跟在他身后,时不时的还要喊喊他的名字。

    水无源又晃了晃脑袋皱眉。

    好烦。别喊了。

    不知道他现在脑子很疼,整个神魂都很愤怒吗?!

    水无源加快了速度。

    他所过之处大于把他包裹得严严实实,隐匿了他的痕迹。

    这样那个让他头脑发疼的家伙就不会找到他了,等他走了他再、再……把所有看不顺眼的东西都毁灭掉!

    就他脚下的那座城池吧,从高空向下看去田地都被切割成一块一块的看起来很不自然,但更讨厌的是原本应该被田地、河流、山川占据的大地现在全都是钢筋水泥的高楼。

    还有吵吵嚷嚷的喷着各种废气的车辆、释放着污水的工厂、以及不断制造着各种垃圾的名为“人类”的生灵。

    它们,可真是让祂看着不顺眼啊。

    就该全都毁灭!

    水无源隐匿在雨幕之中,等待烦人的家伙离开就制造灾难。

    河清澜追寻着水的气息来到了这片雨云之下、城池之上,却忽然发现他找不到水无源的身影了。

    河清澜眉头拧起,水无源隐匿起来了。

    他为什么要突然隐匿身形?他是想要躲自己?还是有其他的打算?

    但不管水无源有什么样的打算和清澜都不打算放任他不管。水无源现在魔神的状态太危险了,不加以遏制,或许只需要几天的时间他就真的能够毁灭整个世界。

    于是河清澜就凌空不动,开始喊神。

    “水无源你出来!”

    “你别躲了我知道你在这里!”

    “你有本事下大暴雨,有本事来我面前啊?!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别躲起来不吱声!”

    河清澜一遍一遍的喊,喊得雨神大人头疼。

    就说这家伙烦死神了,他都已经给他特殊的待遇努力控制着自己心中的杀意和破坏的欲望不出手了,他为什么还要一遍遍喊他?!

    不知道越喊他的头越疼、神魂越混乱、越压制不住体内的力量吗!!

    “水无源!你不是得到力量了吗?难道你有了力量反而变成了胆小鬼不敢出现在我面前了、呃!”

    在河清澜再次喊出声的时候,雨幕之中猛地闪现出一个灰色的人影,伸手便直接扼住了河清澜的咽喉。

    那只修长的骨节分明的大手上此时有着可怕的力量,以至于河清澜的神灵之体都被扼得说不出话来。

    穿着华丽灰袍的男人深深看着在他手指中的神灵:“别仗着我宠你……就得寸进尺。”

    “即便是你,再跟着我,也杀无赦。”

    河清澜猝不及防被他掐住,连身体内的力量也被那庞大的、几乎聚集了这方世界的污浊之力给压得喘不过气来。

    但即便是这样,他听到水无源的话后还是轻笑出了声,并且直接伸手抓住了水无源的手腕。瞬间打入了一道净化之力。

    “不要……因为你几千年熬着没睡觉,就以为自己可以日天日地了啊。”

    “你脑子不好,大概不太记得以前在我面前又哭又闹的样子了。但大话却是不能乱说的。”

    河清澜另一只手猛地握紧,而后反手向外一拉一收!

    那让神灵都难以承受的、十分忌惮的神魔的污浊之力,竟然就连同着那灰色的雨线一同脱离了水无源的控制,生生被河清澜给扯入了自己的体内!

    “哥哥教你个乖,就算是宠。那也是你仗着哥哥宠你,才得寸进尺的啊。”

    “不然,哥哥管你去死!”

    水无源瞬间瞪大了双眼,只不过是这片刻的疏忽,他就感受到自己的本源之力竟然和眼前这神灵融合在了一起。

    力量的交融混合让他的神智有了片刻的清明,而恢复了清明的那一瞬间,他看到的就是被浅灰色的水迹浸湿了全身的人。

    水珠落在他身上,就犹如白玉盘上的微瑕,更衬得他美丽无暇。

    水无源反手抓人:“哥哥,我要控制不住了。”

    “你得管我。”

    此时魔神的眼中是死死压抑住的疯狂与黑暗。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