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张(日常【七】...)
    许稚意真心觉得, 结婚后的周砚越发没脸没皮,越发骚气了。

    以前,这人是暗戳戳的, 现在是明着来。

    她微哽了下,觑他一眼,“好好看星星,别说胡话。”

    周砚挑眉,“胡话?”

    他扣着她的腰肢,将人往自己怀里揽, “我在认真提议。”

    许稚意“哦”了声,面无表情道:“那我认真拒绝你可以吗?”

    “可以。”周砚并不生气,“周太太说什么就是什么。”

    许稚意扑哧笑, 趴在他怀里打哈欠, “有点冷了。”

    “回车里?”周砚询问她意见。

    许稚意想了想, “再待三分钟就回去。”

    三分钟后,两人自觉钻回车内。

    暖空调迎面而来, 许稚意觉得自己重新活过来了。

    两人没在无人区过夜, 周砚在车顶和她说的那话,也就是玩笑话。在这边做有氧运动不太合适,这地区海拔高,他还不至于那么没分寸。

    循着夜色, 周砚驱车带她离开这一片。

    大晚上路道漆黑,庆幸的是没有行人,也没有迎面而来的车辆,相对又安全了几分。

    从无人区一路往前, 许稚意和周砚走走停停,和故事里的谈初余征一样, 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走完全程。

    两人的最后一站依旧是香格里拉,只是离开时和谈初他们不同,他们是分开走的,许稚意和周砚是一起来,一起走的。

    -

    蜜月旅行了一个多月,许稚意和周砚终于回家了。

    焦文倩和林凯都说着两人是真的心大,其他艺人在这种当红时期都恨不得多接几部剧多接一些商务,他们倒好,说休长假就休长假,让经纪人惋惜。

    回家后,许稚意和周砚也没立即投入到工作状态,两人在家里过着悠闲的小日子。

    许稚意出门的次数稍微多一点,她先是去了一趟工作室,将给焦文倩和蒲欢以及其他工作人员带的礼物给他们后,和焦文倩商量了下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之后,她又跟盛檀和倪璇约着吃饭,给她们送礼物,三人凑一起叽叽喳喳说着她蜜月时遇到的趣事。

    “终于吃饱了。”许稚意放下筷子感慨,“我这几天疯狂吃碳水。”

    倪璇好笑看她,“旅行时没碳水吃?”

    许稚意摇头:“不能这样说,主要是那边的食物我吃不习惯。”

    她是很普通的胃,对藏区地方对牛羊肉的做法不太能吃得惯,她还是喜欢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做法。

    因为吃不惯菜,米饭她吃得自然也就少了。

    盛檀哭笑不得,“那你再吃一碗?”

    许稚意微窘,摸了摸自己吃饱后显露出的肚子,自我调侃说:“它今天已经有三个月了吧?”

    盛檀瞅了眼,告诉她,“很多人孕肚三个月的时候是没什么肚子的。”

    许稚意:“哦。”

    倪璇在旁边笑,“你听这么认真,该不会是真打算要宝宝了吧?”

    许稚意一愣,“我要宝宝很奇怪吗?”

    倪璇想了想,“其他职业的女性来说,是正常的。但演员你自己也知道,像你这个年纪生宝宝的少之又少。”

    演员这个职业,很多人都说是吃不孕饭的。

    不带任何褒贬的意思,就是单纯的讨论,因为他们这职业一旦怀孕,很可能就没办法再出现在大众面前,需要安心待产。

    几个月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娱乐圈会有层出不穷的新人,你的位置很有可能会被取代。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圈子很多女性生宝宝都比较晚,有的女艺人生下宝宝后就直接退圈,在家带孩子了。女性在这方面做的牺牲,实在是太大。

    说到这,盛檀也感慨:“女人怎么那么难。”

    她愤愤道:“凭什么女人要怀胎十月,男人什么都不用干?”

    许稚意看她,“这个问题,你去问问沈总?”

    盛檀噎了噎,讪讪道:“问了他也不会理我吧。”

    闻言,许稚意挑眉,揶揄道:“沈正卿还敢不回答你的问题?”

    听到这话,盛檀有点小骄傲说:“也是,他才不敢呢。”

    许稚意:“……”

    倪璇:“……”

    两人双双无语,“你别这么骄傲。”

    盛檀:“那不行,我就要这样。”

    三人插科打诨聊着,聊了一圈别的八卦,莫名又将话题绕回到了许稚意怀孕这事上。

    许稚意想了想,“暂时不考虑吧。”

    她说:“还早呢,三十岁之前生一个就好了。”

    她是喜欢宝宝的,也想要有个和周砚的爱情结晶。

    盛檀眨眨眼,惊讶道:“三十岁之前啊?”

    许稚意看她,“太早了还是太晚了?”

    “太晚了。”盛檀呜呜道:“我都要扛不住家里人的攻击了,你三十岁才生,我怎么跟你家宝宝做亲家?”

    倪璇:“你就不能把机会留给我?”

    盛檀一噎,睇她一眼,哼哼唧唧说:“你先跟沈医生结婚再来说生宝宝这事。”

    她霸占着许稚意,“我还想让我女儿嫁给我干儿子的呢,你要不明年就生吧?这样他们能一起上学,青梅竹马多浪漫啊。”

    许稚意噎了噎,“我们都没怀孕,你怎么就知道自己要生女儿,我要生儿子了?”

    盛檀不讲理道:“我不管,反正我就想要是这样的安排。”

    她喜欢周砚的性子,她预想许稚意生的儿子肯定也和周砚差不多,这样她女儿就幸福了。

    倪璇和许稚意听盛檀胡扯,两人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无语二字。

    “别挣扎了。”许稚意打破她想象,“你先生个宝宝给我和倪璇玩一玩,好玩的话我们就考虑。”

    盛檀听着这话,义正言辞反驳两人,“宝宝是生来玩的吗?”

    “人类幼崽小时候——”许稚意一本正经道:“不就是给爸爸妈妈玩的?”

    盛檀缄默片刻想了想,竟然觉得许稚意这话没毛病。

    确实,人类幼崽时期都不“玩”,那长大后就不会允许你玩了。

    “可是,为什么是我先生?”盛檀发出疑问。

    倪璇:“因为你要扛不住长辈的催生了。”

    这事,盛檀念叨了好几次。

    其实有沈正卿护着,就算是长辈催生她也不怕。可她最近被长辈诱惑的,还真有点心动了。

    和沈正卿结婚几年了,要个属于他们俩的宝贝好像也挺好的。

    二人世界当然开心,但有个人类幼崽陪着两人,组成一家三口,对他们这个家庭来说应该算锦上添花。

    盛檀想了会,觉得这事有点儿复杂。

    她苦恼道:“算了,先不说这个,孩子这事我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她看向两人,眼睛亮亮说:“趁着我们今天这么齐,晚上找个地方快乐一下?”

    许稚意和倪璇对视看了眼,异口同声:“你想怎么快乐?”

    盛檀不好意思地摸了下鼻子,小声说:“好久没去酒吧了。”

    许稚意和倪璇也很久没去了,两人毫不犹豫同意,“那晚上去酒吧。”

    “行。”

    -

    三人行程敲下,给“独守空房”以及努力赚钱养家的对象发了消息,告知自己的行程。

    收到许稚意说要去酒吧的消息,周砚稍有点意外。

    周砚:「怎么突然想去酒吧?」

    许稚意:「好久没去了,想去看看。」

    她怕自己再不去,都忘了酒吧长什么样。

    周砚:「就你们三?」

    许稚意:「对啊,我们三还不够吗?」

    周砚:「缺保镖吗?」

    许稚意扑哧一笑,第一时间领会到他的意思:「可能,不是,很缺。」

    她如实回答。

    周砚:「。」

    许稚意:「你晚点来接我就行,你让我们自己玩会。」

    周砚虽是个黏人精,但也没那么黏人,他答应:「行,别人给的酒别喝,你们找安全性高私密性高的酒吧。」

    许稚意:「姜总那家,你们应该可以放心吧?」

    周砚:「到了跟我说一声。」

    许稚意:「知道啦。」

    三人出现在酒吧,说不引人注目是假的。

    她们刚在卡座坐下没多久,来巡店的姜臣便过来和许稚意打了个招呼,许稚意和周砚演的《印迹》,姜臣和沈慕晴一行人都陪迟绿他们去探过班。

    打过招呼,姜臣也没久待,他让许稚意几个人玩得开心,有事找经理找自己都行。

    人走后,盛檀感慨说:“姜总感觉越来越有味道了。”

    许稚意瞥她,“你信不信我把这话告诉沈总?”

    盛檀一噎,“我就随口一说,我又不喜欢他。”她看了眼姜臣背影,“也不知道沈正卿到他这个年龄时是什么模样。”

    倪璇:“会更有味道。”

    盛檀眼睛一亮:“你怎么知道?”

    倪璇刚叉着送上来的果盘开吃,含糊不清道:“我随口说的。”

    盛檀:“……”

    许稚意忍俊不禁:“虽然是随便说的,但沈总未来会更有魅力这一点,我敢打包票。”

    她慢条斯理道:“男人三十一枝花,四十是花中花听过没?”

    盛檀眼皮抽搐,“还有这说法啊?”

    许稚意点头:“有的,不然你以为现在网上那些有年龄差的和偶像剧为什么这么受人追捧啊?不就是因为自律成熟事业有成的男人有魅力吗?”

    盛檀想了想,是这么个道理。

    三人边聊边吃果盘,玩摇色子的小游戏。

    酒吧里场子还不算太热,人也不算多。许稚意几个人窝在角落里听着歌喝着饮料,很是自在。

    三人酒量都一般,没敢多喝。

    好一会,盛檀探着脑袋说:“想去跳舞了,去吗?”

    许稚意摆摆手:“你们俩去,我在这里看包。”

    盛檀和倪璇应:“行,待会换你去。”

    许稚意点头。

    看两人离开,她舒舒服服窝在角落,拍了张酒吧照片发给周砚:「周老师,给你看看美女。」

    周砚:「没看到。」

    许稚意:「?」

    她把照片放大,照片里明明有很多美女。

    许稚意:「哪里没有,这好多好不好。」

    周砚的情话信手拈来:「我心里的美女只有我老婆。」

    周砚:「看看我老婆在做什么。」

    许稚意没忍住,在沙发上翘了翘嘴角。

    虽然说周砚这情话过于俗套和浮夸,但她还是被取悦到了。她压了压眸子里的笑,一点也不抗拒地给他发了张自拍:「怎么样?」

    周砚:「周太太今天也很漂亮。」

    许稚意:「周先生今天的嘴也很甜。」

    两人闲聊了几句,许稚意看了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让周砚过来接她。

    她们估计再玩一会就得回家了。

    没一会,倪璇折返回来,说是要和她的沈医生聊会天,催许稚意去跳舞。

    许稚意虽不怎么会跳舞,但还是去了。

    不过去了没两分钟,她便=折返回来了。

    “怎么那么快回来了?”倪璇诧异。

    许稚意扬了扬下巴,“沈总来了。”

    倪璇抬头一看,不远处的盛檀正晃着她老公的手臂在撒娇。

    两人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许稚意问:“沈医生有时间过来接你吗?”

    倪璇:“他今天要值班。”

    许稚意了然,“那待会我们先送你回去。”

    倪璇没拒绝,“行啊,待会让我当一会电灯泡。”

    -

    把倪璇先送回家,许稚意和周砚才折返回自己家。

    路上堵车时,许稚意望着在路边卖花的漂亮女生,看向周砚,“想买束花。”

    周砚一笑:“好。”

    他找停车位停车,陪她去买花。

    许稚意捧着鲜花嗅了嗅,举着到周砚鼻间,“你闻闻,这花还挺新鲜。”

    周砚挑眉,配合她嗅了嗅,点头道:“还不错。”

    他牵着她的手,循着夜色回家。

    到家,许稚意找了个花瓶将花插好放在中岛台上,她坐在沙发上看着,心情便大好。

    她现在,越来越喜欢这样平淡又有爱的生活了。

    晚上睡觉,许稚意跟周砚碎碎念地和他说自己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周砚听着,时不时给她点意见。

    “对了。”说着说着,许稚意想起了一件大事,“倩姐还在问我。”

    “问你什么?”周砚看她。许稚意趴在他怀里,低声说:“她说又有综艺节目找她了,想邀请我们俩参加,问你想不想去。”

    周砚垂睫,低缓问:“你想去吗?”

    说实话,这回许稚意有一点点心动,因为焦文倩和她说,这个综艺虽说是夫妻综艺的一个录制,但它每一期都会有个主题,很多主题都是和恋爱相关的,帮忙找回他们恋爱时的一些感觉和遗憾。

    她和周砚谈恋爱时,其实有不少小遗憾。

    对着周砚的目光,许稚意诚实说:“有一点心动。”

    周砚稍稍有些诧异,“怎么说?”

    “就……还挺喜欢的。”许稚意解释:“感觉在综艺里能和你做很多有趣有意义的事。”

    闻言,周砚一笑:“那就去。”

    许稚意一愣,“你这就答应了?”

    周砚应声:“嗯。”

    “会不会有点草率?”许稚意自己还只是心动阶段,没到答应的时候呢。

    周砚失笑,“不草率。”

    他捏着她的耳朵,轻声解释:“很少有让你心动的综艺不是吗?”

    这综艺能让许稚意心动,必然有它的过人之处。

    许稚意想了想,好像也是。

    她是个对综艺没什么欲|望的人,之前上的两个不能说不喜欢,只是相比较而言,少了那份心动。

    她点头,“那工作怎么办?”

    周砚思忖了会,“综艺录制在什么时候?”

    “起码还得两个月才开始吧。”许稚意说:“没那么快。”

    周砚了然,“那不着急,这些是经纪人该去考虑的问题。”

    焦文倩会来问他们,肯定是能给两人挤出时间的。

    听到这话,许稚意眼睛一亮:“你说得好有道理。”

    她嘻嘻一笑,“那我就不考虑这个了,我明天就跟倩姐说我们俩可以去参加,但之前定下来的工作不能耽误。”

    周砚:“好。”

    一般情况来说,像许稚意和周砚这种咖位的演员,后半年的行程应该是排满了才对的。

    但两人今年结婚,也想让自己的节奏慢下来,又因为一直没看到很合适的剧本,所以暂时没接戏。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焦文倩才敢再次提让许稚意和周砚上综艺这事。

    没别的,她纯粹是觉得这两人有点闲,要给他们找点事情做才好。

    次日,许稚意便将自己和周砚的考虑告知焦文倩。

    焦文倩一口答应:“你放心吧,就你近两个月那点工作安排,完全不耽误上综艺。”

    许稚意微哽:“那我要是看到喜欢的剧本了,我还是先去拍戏的。”

    焦文倩哭笑不得:“知道了,我也希望你能看到好看的又喜欢的剧本。”

    许稚意“嗯”了声:“那麻烦倩姐啦。”

    焦文倩:“客气。我是为了赚钱。”

    许稚意:“……”

    这个话未免太诚实了。

    -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许稚意和周砚都将综艺这个事抛到脑后。

    两人工作说多不多,但却一直在当空中飞人,之前耽搁下来的商务活动,以及杂志拍摄和电影客串,让两人被迫“异地恋”。

    这天忙完工作,许稚意坐在车里掰着手指开始数数。

    蒲欢看着,好奇问:“姐,你在干吗呢?”

    许稚意:“我在数,我明明没正式进组拍戏,为什么我会半个月没和我老公见面了。”

    蒲欢:“……”

    她失笑:“主要是你们俩行程老是错开,你回家的时候砚哥在外面工作,砚哥在家,你的工作又来了。”

    许稚意点头,叹气道:“我怀疑是倩姐和林哥故意这样安排的。”

    蒲欢扬眉:“怎么说?”

    “为了不吃我们俩的狗粮,他们不希望我们俩合体。”

    慢了两步上车的焦文倩恰好听到这话,她没好气觑了眼许稚意,“在你心里我就这形象?”

    许稚意瞅她:“也不能这样说,但就是太巧了。”

    焦文倩懒得理她,摆摆手道:“要不我现在送你去见你老公?”

    许稚意眼睛晶亮,激动不已:“真的吗?”

    焦文倩噎了噎,瞪了她一眼,“想得美。”

    她交代司机,“走吧,送她去工作。”

    许稚意:“……”

    工作有什么意思,她现在只想当一条咸鱼。

    思及此,许稚意幽幽说:“人为什么要工作?”

    蒲欢回答:“为了生活。”

    许稚意:“人为什么要生活。”

    蒲欢:“为了活着。”

    许稚意:“活着是为了什么?”

    听到这,焦文倩实在是忍无可忍,回头看她说:“为了见你老公。”

    “……”

    她看许稚意,“这个答案满意吗?”

    许稚意眨了眨眼,勉为其难说:“你说得对。”

    她瞬间有了活力,自己给自己打气,“我今天吊着这口气,就是为了回家见老公。”

    焦文倩:“……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恋爱脑?”

    许稚意反驳她,“我这不是恋爱脑,我这是跟我老公学的黏人法则。”

    “……”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