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Honey Pot(法式热吻&害人不浅。...)
    梧桐两侧树影幢幢, 被细微砂砾卷过的柏油马路像是被风吹化了,踩踏的触感竟是无端的泛软。

    闹市区中的侧巷道在略有沉寂中永远透着朦胧的光,直至在路面上拉扯出足够长的人影。

    甘蜜被桎梏住, 只觉得从耳畔传来的嗓音像是都卷在了秋季特有的瑟凉中,携着相反的灼。

    这人怎么还提前预告啊。

    ……这个可能又是怎么回事?重不重的她又不能参透。

    甘蜜还在两人近乎贴面的距离间陷入沉思,宋慕之扦住她下巴的力道就在这种时刻愈发收了紧。

    他不等她回答, 俯身贴得更近,直接撬开她的牙关探了进来。

    冽然相连的气息里, 甘蜜鼻息间浸满的全然是他身上好闻的, 令人着迷的味道。

    接连被吮着啜着,小姑娘唇瓣被弄得红彤之余, 舌尖被吸得发麻,随即, 像是不知足, 宋慕之重且深地在上面咬了一下。

    不过瞬间甘蜜便嘤着嗓调儿, 当即软在他的怀里。

    像是被带了刺的荆棘刺在细嫩的肌肤之上, 她仿佛被无尽热灼的铁近乎狠戾地烙印住。

    在头晕星转,被肆意着摆布的档口, 甘蜜开始昏昏沉沉地乱想。

    怎么、怎么可以咬那里。

    那可是最为敏-感, 且感触着一切味觉的地方……

    反复而来的交换相渡中,小姑娘完全没有办法,脑袋像是顶住了千斤沉的迷蒙,任由自己瘫在他的怀里, 话语几乎是啜着哭腔逸出来,“不行……这个我完全不行……”

    “怎么不行了。”宋慕之浅淡的嗓音被模糊了一层, 掌心扣在她的脑袋后,在秋风穿堂过两人之余, 将她摁得更为贴近,低声询问她,“那像是这样呢?”

    感受到他留存给她可以呼吸的停顿,小姑娘近乎是感动到热泪盈眶。

    可还没等到她感谢宋慕之在此时此刻的大发善心,下一秒,他径自深重地开启新一轮的讨伐,直叫人承受不来。

    腰侧被他揽住掐着,下巴尖儿不受自身控制。

    前方是暧-昧无边的热-源,后方则是不断拍打在背的凉风。

    小姑娘在两厢交汇的须臾,盘旋在交替着的甜蜜和痛苦之间。

    这一回,他不止驻足于卷着而来的气息交换,开始细且密地厮咬,分毫都不肯放过。

    宋慕之像是上了瘾,也更像是暗处觊觎猎物已久的猎人,逮住战利品后大肆享用。

    不给猎物任何逃脱的空隙……也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

    仿佛要证明她确实能行那般,将实际动作贯彻到底。

    到了最后,甘蜜用尽全力抽-身而出,将头崴在他的臂弯里,大着舌头细细地嘶声。

    她快被这样温柔又强势的力道给逼疯了。

    每每快要到结束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可以吸收新鲜空气。

    可宋慕之的动作却又告诉她,前方是看不见光亮的无底洞。

    桅杆在上下的沉溺中,拍打着甲板,将新一轮的海浪扑来。

    她头重脚轻的,在这样萧瑟的秋季居然还像是被禁锢在牢笼般的夏天里似的,近乎黏在了地面之上。

    甘蜜想站直,结果刚用了劲儿地撑着宋慕之想让自己站稳,甫一有动作,又倏地一软。

    再次倒在了他的怀里。

    “………”

    宋慕之倒是没什么大反应,眼疾手快地扶着她,继而大概是被她这幅小模样给逗到了,轻笑了下。

    那样熟悉的声调携着清越,就落在她的脑袋上方,清晰地传来。

    小姑娘又羞又赧,完全没想到自己能够这么弱鸡,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你现在……你现在放开我!”

    宋慕之却是没依她,敛眸望进甘蜜湿润的杏眼里,“满城都在芝芝柑柑,我们两个早就已经密不可分。”

    顿了顿,他仍然聚敛着笑意的眉眼凑近,“所以,你让我现在怎么放开你?”

    甘蜜爪子附在宋慕之的胳膊两侧,莹润的脸蛋儿衬在秋夜里,白得发亮。

    她努了努鼻子,又是不满又是抓他的,“我算是想明白了——”

    顿了很久,小姑娘才加重语调地控诉,“你这是早早就算计好了……挖着坑让我跳!”

    “嗯,我只是照例询问一下。”他垂眼低头,额头抵住她的,“没想到的是,你确实受不住。”

    “………”

    宋慕之好像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

    好像拿个胶带过来给他封住。

    ---

    丽舍大街这边的巷子口旁很冷,甘蜜历经刚才的吮吻,在寒风中轻颤着浑浑噩噩,毫无头绪。

    接下来的一切也就都任由着宋慕之安排了。

    于是乎,在这两人从梧桐大道往外缓缓踱开的时候,先前往这边频频探望,畏手畏脚寥寥而行的几个路人……看到了这样一番新的场景——

    像是电影终场落幕时的画面。

    只堪堪一道剪影亦或者是背影,便能觑见那样相处着的氛围,该是如何的不分彼此。

    年轻颀长的男人大衣挺括,风骨成然,手里牵着一位面容娇美的少女。

    小姑娘只到他肩那儿,裹在棉绒的线衫外套里,全身都泛着毛绒绒的蓬然。

    两人十指交握,一个踮起脚尖说着什么,一个微侧着肩膀倾身去听。

    画面由此转到身临其境的女主人身上——

    甘蜜的小手被宋慕之紧紧地握住,随即又被他放到了大衣口袋里。

    她轻轻地挣扎想要拿开,复又被目不斜视的宋慕之加重了力道,紧紧地攥住放置在内里,片刻不让移动。

    几片树叶落了下来,就这么停留在她的发间。

    甘蜜愣了下,继而没忍住,笑眼弯弯,随即歪着脑袋蹭了蹭他的手臂。

    直至到了宋慕之停在外沿街道的车上,小姑娘搓了搓小手。

    那股后知后觉的赧然才缓慢而汹涌地泛上心头。

    他们俩刚刚……刚刚就在外面那么旁若无人地吮和啜。

    还、还是法式的那种热-吻。

    咬舌尖儿的限-制级。

    车厢内唯有滴答的时钟声在响,甘蜜两只手捧着灼烧的小脸儿。

    她没忍住,朝着准备着亟待开车的宋慕之看过去。

    察觉到了小姑娘的打量,宋慕之没有任何停顿,侧首看过来的黑眸沉然,“车内也还想来?”

    这下甘蜜应得快,“我不想了!”

    刚才她死去活来了一回,要是再来一回,她的嘴是真的不能要了。

    而直至现在,凉风尽数被挡在车外,小姑娘在温和的室内待了会儿,某些思绪也正确归档。

    甘蜜总算是也摸出点某些意味来。

    只是复又想起宋慕之先前看似贴心的询问。

    什么可能、会、有点、重啊!

    那压根就是很重!

    他在这方面的体现完全不像是他面容上所展现的那般。

    不过也是正好。

    和她之前便能觑见一二的猜测,稳稳地对应上了。

    思及此,甘蜜的目光随即又落在宋慕之搭在方向盘的腕骨上。

    本来还想问问他伤好了没。

    可转念一想,宋慕之刚刚扦住她下巴的力道那么大。

    怎么看也不像是还没好的模样……

    小姑娘心底储藏着的疑惑太过于多,也没想太久,当即作罢。

    车子就在她思绪打转的时候,缓缓驶离鄞城的市中心。

    引擎声骤起后,转弯,丽舍大道的街景迅速地朝着两边倒退。

    甘蜜目光侧前方所落入的焦点,刚好是商业中心里最为醒目耀眼的板块。

    大荧幕上仍然滚动着橘色字条。

    除了芝芝柑柑,好像还有其他的字眼。

    这样的打量未能持续太久。

    不过片刻便被车子甩开在身后。

    可冥冥而来的第六感默默地泛上心头,挠得人直泛起痒痒。

    小姑娘顾不得这些,也顾不得正在开车的宋慕之,转身面朝着他,语气笃定,“我总觉得我好像漏了一件事。”

    “你之前让我留意的是城市塔,可是我们今天都没去城市塔。”

    甘蜜虽然朝着城市塔的方向跑,可也只是在梧桐树道的尽头停留片刻,很快又随着宋慕之走了出来。

    而眼下,车子正要驶回大院……

    离所谓的城市塔越来越远。

    从头到尾,城市塔这个穿插在其中的媒介被彻底地忽略掉。

    难不成就只是一个用来指引的坐标?

    宋慕之没回答甘蜜这个问题,只是转眼睇她,语气轻缓,“那你呢。”

    “大屏幕上的字看完了吗你就跑了过来?”

    “………”

    甘蜜倏而瞪圆了眼。

    宋慕之的语气里暗含着极淡的笑意。

    成功地将她始终察觉到的那股不对劲给拉扯了出来。

    甘蜜内心里隐隐察觉到今晚有些特殊后,便一路跑了过来。

    只惦念着芝芝柑柑,完全忽略了其他。

    原来真的还有安排。

    小姑娘就差没亲自上手开车回到原点,懊恼极了,“所以大屏幕上当时都放了什么啊?”

    “也没什么,只是在原本的打算里,我们还要去城市塔。”宋慕之说着,倒是没有觉得太可惜。

    那会儿还没来得及提醒小姑娘,抬头便觑见了那道飞奔而来的身影,也算是意外之喜。

    “………”

    “你开车掉头,我要马上回去!”

    和宋慕之的淡然相比,甘蜜却是不想舍弃半分他的心意。

    伸出小手就来抠他的指关节,想要他将车开回去。

    拗不过小姑娘,宋慕之到底还是好好解释了一番,“太冷了,原本去城市塔也是俯瞰江景,今天风太大,你要是感冒了不值得。”

    她原本就穿得少,原先都在室内是不怕,可他刚刚捧过她的脸,感知最为准确。

    这厢甘蜜还在径自狐疑,“真没什么其他的啦?”

    “想来我们可以随时再来。”宋慕之说着,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复又淡淡补充,“梧桐树下也可以再体验一次。”

    “………”

    ---

    直到车子缓缓地停在大院的京巷外。

    甘蜜还维持着她双手抱肩的,不可一世的姿态。

    宋慕之凝神望了小姑娘一眼,直接俯身而来。

    这样猝不及防的一招率先让她破了功。

    甘蜜警惕地向后仰靠之余,轻声哼唧,“你还要来啊。”

    “给你解安全带而已,你把我当什么了?”

    这个话题问得好。

    她还真的把他当那什么了。

    在小姑娘在那儿径自掰扯的时候,宋慕之复又补充,“但即便你把我当什么了,我也名正言顺。”

    甘蜜听了咬唇,就他有理!

    她眨着泛着湿亮的眼,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人。

    看他一如先前做过的那般,附到她耳侧,手下的动作流畅而快。

    当然,得忽略掉他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动作。

    如玉指尖自她的腰侧浅浅划过。

    “现在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好不好?”

    “……哦。”

    小姑娘应着,倏而觉得宋慕之这句话有些不太对劲。

    搞得她好像非要在车里停留似的。

    而说到时间不早,其实原本就是晚饭的点,也不算太晚。

    可两人在梧桐树下拥着吻着外加又小声说着——近乎花了快一个小时。

    再开车回来,自然是很晚了。

    快速且一鼓作气地道了晚安后,甘蜜下了车三步作两步地朝前迈。

    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小姑娘倏而又转身,朝着他看过来。

    宋慕之就像是预想中的那般,透过半降下的车窗,目送着她。

    在视线交汇的刹那,先前被吮的画面一一回档。

    甘蜜脸颊几乎是在立刻便荡出别样的弧度。

    就在她耳根红红,准备加快速度溜之大吉的时候,宋慕之喊了她一声。

    “甘甘。”

    “我要回家了你还喊我……”

    “现在是连喊你都不行了?”宋慕之看着她,语气淳缓,“只是单纯地想喊你。”

    说着他朝着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走到他那里去。

    只是单纯地想喊她?

    她才不信。

    小姑娘咬着唇,望着宋慕之那张清如白雪的好看面容。

    近乎痴迷间,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往前再迈几步,直接伸手捧起他的脸。

    猝然拉近的距离让彼此的呼吸更为贴近。

    甘蜜对准他的唇,用力地啾了下。

    随着“啵”的一声,清脆的响在静谧的京巷口炸开。

    “是不是想不到啊?”

    嘚瑟的放完话,小姑娘在下一秒慌不择路地跑开。

    甘蜜在快速逃离之际,满腔携有的都是心满意足。

    可吹进车内的晚风将她身上的柑橘味儿尽数带入。

    偷袭的人溜得快。

    没有察觉到被偷袭的那位还停留在原地,迟迟不动。

    宋慕之明晰指骨抬起,缓缓摁在自己的唇上。

    还真是想不到。

    ---

    甘蜜回到家后也没有减慢速度,生怕有人在身后追似的。

    小姑娘一路横跨来到三楼,几乎是从客厅瞬移到自己的房内。

    她不作任何停留,迅速地打开房门后复又重重地关上。

    脊背朝后倾靠在门板上,紧紧地抵着贴住,继而缓慢摩-擦着蹲了下去。

    甘蜜的呼吸声在没有开灯的房内显得起伏不定。

    虽说这样的夜晚原本就在期许之中,可待到真正地降临,又会开始觉得,像是踏在了虚幻的缥缈之中。

    往前一步是云,往后一步是雾。

    不知这样蹲了多久,不多时,她的手机嗡嗡响了两声。

    甘蜜以平生最快地速度划开——

    直接觑见那上面宋慕之发来的消息。

    猪蹄之没心肝:「你还没睡?」

    柑柑:「你有千里眼吗……」

    而大抵因为她回复的速度过快,宋慕之直接拨了个电话过来。

    甘蜜接起的瞬间就听到那端的他出了声,“看你没关灯。”

    宋慕之的嗓调透过话筒传来,被压低得的声线模糊了质感,好听得能让人怀孕。

    小姑娘暗自回味一番后,转而反应过来,“你又偷看我!”

    对面的人“哦?”了声,像是笑了,“我要是真的偷看,你发现得了吗。”

    这是什么话?

    他偷看还有理了是不是。

    甘蜜在沉默中酝酿着控诉宋慕之的语录,一时没能答上来,对面的人就趁着这样安静的时刻缓缓开口,“刚刚偷亲我还生龙活虎的,现在蔫了?”

    “……你怎么这样啊。”小姑娘对着地面凭空地戳戳戳,“你非要这么形容我,那我也要说。”

    “说什么?”

    “你今晚啃我的时候更过分好吧,不仅生龙活虎,还跟头狼似的!”

    甘蜜话落就紧接着挂了电话。

    她径自想象着宋慕之此刻的表情,愉悦得冒泡。

    小姑娘埋首了会儿,不知怎的,将手缓缓地抵在自己的唇上。

    还别说,今天在大院外的偷袭成功让她飚起无法用言语形容而来的快-意。

    甘蜜深浅呼吸交错着,随即站起来,用手拍了拍有些发麻的腿,缓缓踱到房内的洗漱间。

    而后直接摁下所有的开关。

    下一秒,先前所有的快-意尽数被取代。

    望着镜子里显现出来的模样,小姑娘的得意还没发散开,难得地傻愣在了房中。

    此时此刻,她的唇像是绽放开来的玫瑰,娇艳欲滴。

    大概是被吮啜得久了,微微得鼓胀起,那样的红衬着她雪腻的肤,招惹得要命。

    只一眼便能让人知晓,她去做了什么勾当。

    “………”

    完了完了这让她怎么见人?

    宋慕之的不知足和不收敛直接和间接地导致了她明天要以这幅模样面对众人的凝视。

    而她刚刚还在为偷亲到他而暗自窃喜……

    小姑娘越想越气,越想越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奈何始作俑者不在身边,完全没地儿撒气。

    甘蜜呆愣了许久,这才从卫生间迈出去,三步作两步瘫倒在枕头里。

    历经这样近乎惊心动魄的夜晚,先前的所有后劲像是找到了归宿那般,依旧是不放过她,在此刻彻彻底底地泛上来,让她整张嘴都带着酥和麻。

    还携着些不易察觉的,像是丝一样被扯开的痛。

    “………”

    小姑娘在辗转反侧里倏而得出一个结论来——

    宋慕之害人不浅!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