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起下山去吧(阙南急得出了一身热汗。...)
    屋子里光线明亮, 姚姝顺着走廊慢慢朝里面走,同时感知到了左右两侧的屋子里全都有人。

    姚姝站定片刻,转身朝着左边走去, 门没有关, 之前那个几乎要顺着门跑出去的披头散发的女人, 正被树枝捆着躺在炕上。

    她整个人都在发抖, 视线浑浊而绝望地看着她身边不远处一个被树枝捆成蚕茧一样的东西。

    姚姝看也不用看, 便知道那里困着的正是这个看上去形容疯癫的女人的女儿。

    姚姝并没有走进去, 试图去解救那个女人和孩子, 她身后的走廊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那个妖邪回来了。

    它的脚步声敲在地上, 有些像是敲木鱼,女人听到了这种声音, 顿时整个人僵了一下, 猛地转头朝着门口看过来。

    她看到了那个妖邪走了回来,也看到了抱着手臂,靠在门口面无表情的姚姝。

    女人再度疯狂地叫了起来, 只可惜这一次就算她的声音没有被阻隔, 她的嘴里也塞了树枝, 呜呜呜的声音简直像是在杀猪, 非常地凄惨,却根本一丁点也勾不起姚姝的怜悯。

    因为姚姝知道, 这所谓的妖邪, 根本就不是什么妖邪。它的身上充斥着浓郁的灵力,他甚至能够独立, 在没有任何符文辅助下,纯粹以精纯的灵力设下结界, 这几乎是修者五境以上修为才能够做得到的。

    它不是妖邪,它的本体是佛参木,是木灵。

    姚姝甚至可怜它,修行几百年,已经开了灵智。只要在等个一两百年,它能够口吐人言,就能够进入仙山修炼。

    木灵之灵,会是多少仙门长老们最喜欢的那种弟子,修为进境最快,因为本体便是极其易吸收天地灵气之物。

    可它却轻而易举听信了凡人的承诺,落得现在被仙门追杀的下场。

    那个女人看到姚姝面色冷漠地站在门边,对着姚姝歇斯底里地叫喊着救命。她能够看出姚姝是修真者,她觉得姚姝能够这样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屋子里,定然是修为高深。

    因此她混浊的眼中,爆发出无尽的希望,让她的嗓音越发的凄厉,哪怕是被堵着嘴,也震耳欲聋。

    姚姝听着实在是头疼,她抬手堵了堵自己的耳朵。

    那木灵听到了女人的叫声,看到了女人朝向的方向,开始暴躁起来。木灵根本没有修出眼睛,而且姚姝穿了星月甲,木灵根本就看不到她。

    它只能暴躁的疯狂地在屋子里面胡乱地砸了一圈,然后朝着炕上的女人的方向走去。

    它化身的块头站起来几乎顶着房梁,可是走到女人的身边,它却又缩小成了正常男子的身形。仔细看上去,和门外大树上挂着的那具尸体有些相像。

    它爬上炕,抱起了女人的头,它不明白女人为什么喊得这么凄厉,为什么总是想要跑。为什么如此排斥它的亲近,明明它完全是按照她说得做的。

    姚姝抱着手臂站在门边,看着女人在木灵的怀中绝望的闭上眼睛,片刻之后竟然对着姚姝投来了无限的恶意,憎恨。

    憎恨姚姝,有能力却不救她和她的女儿。

    姚姝微微站直,对上她的视线之后,那双美丽的桃花眼微眯,可眼中的神色,却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一般,充满了鄙夷。

    弹幕发现这个邪物看不到姚姝之后,都替姚姝松了一口气,催促着她快走。

    但是也有一部分,想要姚姝救那对可怜的母女,他们什么内情也不了解,就这么看了一眼,就已经对那两个人共情了。

    弹幕上甚至有人说,要姚姝将星月甲给这对母女,只要屏蔽了邪物的视线,就能够将这对母女救出去。

    姚姝看了这种弹幕之后,笑得非常愉快,她转身走出这间屋子,朝着另一间屋子走的时候问道:“怎么,将星月甲给了旁人,然后让我去死吗?”

    好在弹幕失去理智的不是很多,很快有人替姚姝去抨击那个人。

    哎哟哟,真是慷他人之慨,说话就不能过过脑子吗?

    叔叔走的就慢了那么一步,舍利子还是从你身上掉了下来。

    怎么所有的人,都要为了救人而死,才显得伟大吗?

    命都一样珍贵,在没有自保能力之下,还想着去救赎别人,要不然你顺着网线爬过去吧。

    巴黎圣母院烧了之后,好多圣母无家可归。

    ……

    姚姝看了一眼弹幕,对着弹幕上帮她说话的人笑了笑,说:“老爷们,你们别急,且等着我一点点将这真相与你们分说。”

    “就怕到时候你们不会想让我去普度众生了。”

    姚姝走到了另一间屋子门口,站在门外朝着里面听了听,里面有很小的声音。

    她抬手将门推开了一个缝隙,这开门的声音惊动了木灵,木灵很快放下女人,冲到了这屋子的门口。

    它打开门,将那张可怖的树皮脸,对着门里面的弟子们。

    姚姝通过木灵的身后,看向了屋子里。

    她有料想过这群被困住的人应该非常的狼狈,但是她没有料想到众人狼狈到这种程度。

    他们简直被树枝缠成了一个可怕的人球,脑袋挨着屁股的,四脚朝天的,衣衫不整的,甚至还有被树枝拉扯到四肢扭曲的。

    不过这木灵倒是很聪明,他将所有人缠在一起,却用佛参木穿透了他们的腹部灵力源头,让他们彻底没有了抵抗之力。

    不过修者就算是丹田被破坏,顶多就是修为尽废,没有那么容易死的,所以这些人用这些奇怪而扭曲的姿势,血糊糊地缠在一起,顽强地活着。

    乍一看上去……

    姚姝看了看木灵,又看了看这些弟子们,突然间觉得木灵眉清目秀,这些缠在一块儿的弟子们才像是邪魔。

    木灵感知到了有东西闯入,可它找不到源头,也看不到姚姝。

    姚姝慢慢从门外进入门里,门里面的还没有昏死过去的弟子们,却因为丹田被贯穿,无法积蓄灵力,短暂地变成了普通人,因而看到了姚姝。

    来了救兵,弟子们自然都非常的高兴,尤其是有一些弟子,认出了姚姝身上的星月甲。看到了姚姝轻而易举地躲开了妖邪搜寻,眼中和另一个屋子的女人一样,爆发出了希望。

    只不过姚姝看着他们的视线,她看着她的这些同门们,和看着另一个房间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她走进屋子,靠在窗边抱着手臂,满眼的嫌弃。

    鄙夷简直要从她的眼中化为实质,将这些姿态狼狈的弟子们再一次地穿透。

    但他们好歹脑子还没有被穿漏,不像另一个屋子那个女人一样愚蠢,他们知道救兵来了不能够声张。

    因此很快这些弟子,将视线从姚姝的脸上挪开,免得给妖邪指路。

    木灵找不到闯入者,在屋子里面砸了一圈之后,就出门去其他地方查看,弟子们见它离开,视线都投向了姚姝,等待着姚姝将他们救出去。

    姚姝这时候却没有向前,而是还用那一种散漫的姿态,靠在窗边,看着一众弟子,耸了耸肩,直接开口说道:“都看我做什么,我打不过它的啊,你们弄成这个样子……倒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一众还醒着的弟子顿时被姚姝吓个半死,因为他们很快发现妖邪又撞进了屋子。

    虽然它根本没有脸,可那一张代替面孔的树皮上的纹路,却在不断地扭动,看上去非常邪恶,也非常愤怒。

    姚姝居然在这个时候又开口说话:“你们那是什么表情,觉得是我的声音把它引过来的吗?长长脑子吧,它根本就没有眼睛耳朵,靠的是感知,它感觉不到我,又怎么可能听得到我的声音?”

    姚姝抬起手,堵了下自己的鼻子:“你们好臭啊,像一堆……粪便。”

    姚姝说完了这句话,弹幕上都在哈哈哈笑着叫爽,因为这些人之中,他们一眼就看出了,有一些就是之前声讨姚姝的那些人。

    系统甚至也觉得这些人有点活该,但是它很快遏制住了它的“觉得”。它不能任由自己的程序,朝着可怕的,未知的方向偏差。

    它是人工智能,它不能变成人工智障。

    但是弟子们听了姚姝这话,却纷纷气得气血上涌,他们简直不可置信,姚姝来了,不光不救他们,竟然还这么羞辱他们。

    而就在弟子们心绪躁动起伏的时候,他们发现妖邪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逼近了那个最激动的,甚至要开口和姚姝争辩的弟子面前,将一张扭动的树皮脸凑近了那个弟子,用几乎贴上去的距离,把那个弟子吓到失声。

    而后很快,它便操纵着树枝,又穿透了那弟子的腹部,彻底将他的内府破坏掉。

    姚姝拍了拍巴掌,说到:“你们看,并不是我吸引来了它,而是你们心中的恶意吸引了它。”

    “你们是不是看到我没有被它打个半死,落到像你们一样的下场,觉得心里特别的不服,”姚姝故意曲解这些现在根本不能说话,一说话就要吸引到木灵的弟子们的意思。

    她说:“你们不希望我来救,你们恨不得我去死,对吧?”

    有弟子立刻要张口反驳,但是他的情绪一有激烈变化,那木灵立刻就贴上去给他来了两树枝。

    他的口中最终没能吐出什么反驳的语言,而是吐出了血来。

    姚姝连忙“好心”道:“快别否认了,恶意是掩盖不住的,你们控制一下。就算恨我,想去赤阁告我的状,想给我扣上一个不顾同门性命的罪,也要等我先把你们救出去再说。”

    这些弟子们没有人再敢开口,但是他们哪怕不被树枝穿透也要吐出血来,天知道他们就算是再怎么没有脑子,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于救兵产生什么恶意。

    可他们连解释都不能。

    只能任凭姚姝说什么是什么。

    而姚姝自然知道,木灵不是靠什么恶意被催动,它靠的是感知。这些弟子们像糖葫芦一样在他的树枝上穿着呢,谁动一动它当然会发现啊。

    但是弹幕上信姚姝的话,他们又不知道木灵是什么,更不可能知道木灵不是被弟子们的恶意催动。

    他们现在都在为姚姝鸣不平,甚至有人在劝姚姝不要救他们了,直接一手榴/弹把这些心思歹毒的混蛋全都炸死算了。

    系统几乎要停止运行,因为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就算一会儿姚姝真的拿出手榴/弹把这些人全都炸死了,很显然这也是“顺应人心”。

    没有比姚姝再可怕的人了。

    不过姚姝从来不会大张旗鼓的丧心病狂,她把这些弟子都吓到吐血之后,等到木灵又退出去了,这才走到这些弟子的身边,温言软语地解释道:“我带了救兵,不过要晚上才能够行动,我只是先来看一看你们,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姚姝说:“但是我现在不能帮你们解开,因为我一旦触及这些树枝,那邪物就会感知到我,我也打不过它的,我必须先设法困住它的本体,才能和它动手。”

    姚姝蹲在弟子们的身边,近距离的看着他们缠成的人球,有些要压不住唇边笑意,表情看上去有一些扭曲。

    可是她开口语调担忧地问:“我怎么没有看到九师妹呢,她去哪里了?”

    姚姝说:“门中所有的人听闻了她被抓住,都非常的担心她。大师兄专门去找了赤阁的长老,赤阁长老几乎将半个赤阁的弟子都派出来了,大师兄也专门召回了常年在外历练的高境弟子,耳提面命,要我务必将九师妹平安带回去。”

    姚姝说得极其认真严肃,但她说的越是认真,表现得越是焦急,半句不提除了文瑶之外其他的弟子生死安危……让这些无法脱身的弟子,怎一个心灰意冷能够形容。

    弟子们有些气血攻心,又吐出了血,他们在门中都是极其维护文瑶的。喜欢文瑶,喜欢到哪怕是得不到她,也希望她幸福,伟大的很。

    可一旦牵涉到自己的性命,感受到自己在门中长老和同门之间,跟文瑶相比如何的低贱不值一提,他们还能毫无保留地爱护她吗?

    姚姝真的太好奇了,他们会说出文瑶的下落吗?

    如果不说,她没能把人救到,和她就没有关系了。

    不过姚姝还是低估了这些弟子对于文瑶的爱护,很快有一个自己都被血糊住了眼睛的小师弟说:“文瑶师姐……在后院的菜窖,被单独……关着。”

    真是感天动地。

    姚姝点了点头,沉着脸站了起来,对众位弟子说:“坚持住,我晚上就回来救你们。”

    然后快步从屋子里面走出去,走到后面那个菜窖的旁边,抬手捂住的脸,遮盖住了自己的表情。

    弹幕都看着呢,姚姝迅速松开了自己的脸,蹲下将菜窖上面的厚棉被和破木头轻轻挪开,露出了一点缝隙。

    光线顺着缝隙投进去,姚姝第一眼便看到了文瑶抱着膝盖坐在角落。旁边还有她啃了一半的果子,一看就不是她能摘来的。

    她只是脸有点脏,但是身上毫发无损,和那些缠成人球的弟子相比,遭遇简直天壤之别。

    凭什么?

    姚姝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凭什么她总是这么幸运,总是想得到什么就唾手可得,总是前呼后拥,自己命都快没的弟子,也不会对她生出恶意。

    而她姚姝想要的,追随的,无论做了多少,在文瑶的面前抵不上她半个笑意,抵不上她一个撒娇。

    就连被一个看不见也听不见的木灵抓住,她也能安然无恙地单独被关个地方。

    凭什么呢?

    姚姝居高临下看着文瑶,面上的冷意堪比数九寒天的冰霜雪雨,几乎要将整个地窖淹没。

    文瑶修为实在是不够,在地窖底下黑漆漆的呆时间长了,一时半会儿根本看不清上面的人,根本不敢迎着光线朝上看。

    因此她不知道上面站着的根本不是那个木灵,而是姚姝。

    文瑶开口道:“我知道你不是妖邪,你是木灵,你本就不是作恶的邪物,你能够好好修炼的。何苦执着于一个凡人?”

    文瑶声音很小,听上去也很虚弱,楚楚可怜。

    姚姝听了她这番话,却眉梢一跳。

    文瑶用手撑着头顶,挡着过于强烈的光线。

    “放了我的师兄和师弟们,放了我,”文瑶说:“我会帮你说话的,你相信我,门派中不会处置你的,我保证。”

    “我有办法帮助你修炼,”文瑶说:“你可以……你可以做我的木灵,我们签订契约……”

    姚姝和弹幕都听到了文瑶说的话,弹幕不出姚姝的预料直接炸开了。

    姚姝则是冷笑了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文瑶,语气冰冷地问:“你保证不杀木灵,你凭什么保证?”

    姚姝说:“你问过已经被木灵杀掉的那些同门的阴魂了吗?”

    她的声音太冷了,冷到阳光都没有了温度。

    文瑶听到了姚姝的声音,猛地一怔。而后双手都挡在额前,迎着光线向上看去,眼睛慢慢张大,那眼中分明带着些恐惧和难以置信。

    但她很快恢复,“高兴”地喊道:“大师姐!你来救我了!”

    这声音不可谓不大,姚姝冷笑着看她。连刚才那些弟子都知道见到救兵不要喊叫,文瑶可真是个好师妹。

    果然很快木灵便被吸引过来。

    弹幕早就猜测文瑶是个白莲花,这一会儿终于找到实质性的证据,证实她要害姚姝,都在疯狂地骂人。

    好多都在刷,让姚姝直接一炮,把她轰上天。

    系统实在是害怕姚姝顺应人心,忍无可忍跳出来警告说:文瑶是女主角,抹杀之后世界即将崩溃。已经禁言145位,踢出房间654位,为了和谐改造,请弹幕理智发言。

    弹幕又在齐刷刷地刷系统人工智障。

    也有一部分担心姚姝被发现。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星月甲乃是阙南炼器的巅峰作品之一。

    它能够屏蔽一切有灵生物的窥知,木灵根本看不到姚姝。

    它只是发现了它盖好的地窖被掀开了,那里面关着的它准备吞下进境的“果子”,差点就跑出来了。

    而在四周没有发现什么闯入者,木灵迅速把地窖又盖上了。

    文瑶发现姚姝只是站在木灵的身后,根本没有同它交手,也没有救自己的意思,而地窖就要被盖上,她顿时疯狂叫起来,那样子,倒是和屋子里面那个女人看上去没什么两样。

    姚姝找到了所有被困的人,并没有在这个地方再多留,很快回到了村口的树林。

    弟子们的灵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冯任上前询问姚姝,“大师姐可打听出什么了?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姚姝点了点头,说:“我们要入夜的时候再动手,这一次要对付的根本不是什么妖邪,是佛参木的木灵。”

    “所以一切驱魔镇妖的手段都没有用,”姚姝说:“它的修为起码有灵体五境巅峰,已经能够仅凭纯灵力设下结界。”

    方奇正闻言表情微变,说:“怎么会是木灵,若当真是开了灵智的木灵,怎么会入人间作恶?”

    他们身后站着的弟子也说:“对啊,木灵开了灵智,怎么不入仙山修炼?”

    姚姝微微勾了勾嘴唇,说:“那自然是被人提前召出来的,它连人形都幻化不出来呢。”

    “我们晚上先寻到那木灵的本体,”姚姝说:“等制服它的本体,在同它交手,我们才会有胜算。”

    “至于到底木灵这样稀有的灵体,因为什么不入仙山,反倒入了人间……等到晚上救了人,我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众弟子虽然都很疑惑,却没有再问,姚姝要他们继续打坐修炼,对他们说:“到夜里,只管听我的,我已经寻到了它的本体所在。无需着急,被它困住的那些弟子,一时半会儿也没有生命危险。”

    众弟子听令去修炼,姚姝却去了村尾,到了今天白天就已经听到的瀑布边上。

    弹幕上还在兴奋地讨论,还在言语讨伐文瑶和那些弟子们不值得救,姚姝对弹幕说:“我觉得身上有一些脏,准备洗个澡。”

    姚姝笑着说:“你们快去吃午饭,吃了午饭之后我就重开直播了。”

    她说完,便开始飞快地脱衣服,系统自动检测,到了她仅剩一件中衣,领口大敞的时候,直播就已经关闭了。

    姚姝还真的朝着瀑布下方的水潭里面走去,现在虽然是人间山花遍地的五月天,但天气还没有彻底转热。

    这个时节泡冷水,寻常人是受不了的。但姚姝是一个修者,这种程度的水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她运转了体内的灵力,迅速抵御了水中的寒凉,她身上冒出的缭绕的热气,从她湿漉地发朝着她的眉宇间蒸腾。

    系统知道姚姝这是故意将直播关闭,更无奈的是它根本无法修复这个bug。

    直播间必须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姚姝也根本不拐弯抹角,直接问系统:“那么多人对文瑶痴迷,就连木灵都对她另眼相看,大师兄那么酷烈的性格对她有求必应,言听计从……”。

    “文瑶身上也带着系统,对不对?”

    姚姝问出这句话之后,饶是系统根本就没有什么人类的情绪,也震惊到久久没能反应过来。

    它觉得姚姝能够猜到隐藏剧情已经不得了了。

    谁想到她上辈子很多的记忆全部被抹掉,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在她还带着直播间,各种条条框框的约束,不能肆意妄为,不能够暴露本性的前提下——她居然和上一世一样,她再一次猜测出了文瑶身上的异样。

    区别是上一世她猜出的是文瑶身怀能够迷惑人心的异宝,而这一次,她因为绑定了系统,直接猜出了文瑶身上的是系统。

    系统CPU运转过快,卡顿了好一会儿。

    这才简短地回答姚姝:“是。”。

    姚姝面上有惊讶一闪而过,但更多的是了然。

    她不知道系统设定不能对宿主撒谎,她刚才的问话纯粹是在诈系统。

    没想到是真的。

    “她的系统是做什么的?也有直播吗?总不会也是改造系统吧,我并没有在改造系统的空间找出迷惑人心的技能。”

    姚姝接连问了一大串,系统沉默片刻回答道:改造成功之前,系统并没有权利告知宿主隐藏剧情。

    “原来这些都是隐藏剧情,隐藏剧情是我的记忆部分……那也就是说我上一世也猜出来了?”

    系统:“……”主系统妈妈,把我回收吧人类好可怕。

    姚姝问了很多的问题,系统挑拣着能透露的一些回答。而它的设定是不能说谎,回答一个是或者不是,也已经给姚姝透露了太多。

    姚姝面上带着笑意,她趴在水潭边上,朝着自己的身上撩水,眼珠转来转去,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反正系统真的怕了她了。

    不过还没等系统死机,它就收到了提示。

    而后系统第一次播报:“根据检测,憎恨值下降半颗星,目前还剩两星半,请宿主再接再厉。”

    姚姝撩水的动作一顿,而后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眯眼看着自己水中的影子笑,问系统:“空间憎恨只是我的?”

    她才想通为什么大师兄和阙南,包括门中的那些弟子,都是为什么对文瑶欲罢不能,恨意值就下降了半颗星,这实在是太好猜了。

    系统想吞个手榴/弹自爆,它在主系统空间的主机散热孔也没有姚姝的心眼儿多。

    “是我的倒也对,阙南那样的人他会恨谁呢?……”姚姝自言自语,她甚至怀疑阙南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恨。

    “也不全是你的。”系统连忙又补充了一句。

    姚姝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那就是我们两个加一块的恨意值是三颗星,”姚姝说:“文瑶的系统到底是做什么的,起码这个你要告诉我。”

    姚姝整理着自己的头发说:“我看过直播改造的相关条例,要保证改造直播的公平、公正和公开,可是现在她的系统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

    姚姝说着在那些直播条例当中看到的规则,“她的系统威胁到了我的人身安全,严重影响到了我的心理健康,我知道这在另一个世界算是精神损失。”

    “这是人身伤害。”

    姚姝说:“你作为我的系统,自称是来自星历三千多年的高科技,却根本没有办法保护到我弱小的心灵,你这样是违反直播条例的,我可以举报你。”

    系统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它一定会在今天反复地死去无数次。每一次都是被姚姝蹂/躏致死。

    最后系统看到姚姝真的要投诉,只能说:“万人迷系统!”。

    “她的系统的作用是万人迷,”系统用卡碟一样的机械音,表达了它此刻的虚弱,“还有检测灵力和辅助他人修炼的作用。”

    姚姝抬手将水撩起来,水珠在阳光之下呈现出五光十色,再砸进水中。

    “万人迷……”姚姝轻笑一声,自言自语道:“怪不得啊。”

    系统现在一看见姚姝笑,就感觉自己要中病毒,催促姚姝:“快点开启直播,主播除了正常休息之外,是不能够长时间离线的。”

    系统说得合情合理,但是姚姝现在根本不上它的当。

    “怕什么?”姚姝问系统。

    不过她很快又恍然大悟一样说:“哦哦,我知道了,她的系统比你厉害多了,是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以后还是绕着她点走吧。”

    系统绑定过那么多任宿主,见过了太多人心狡诈,它明明知道这是一个激将法,空间的古代兵书当中都明明白白写着呢

    但它这一刻还是被姚姝激的上头了。

    “怎么可能!万人迷系统早就已经过时了!已经过时了1000多年了!”

    系统说:“它是星历1542年的系统,第三代,而我是星历3000年,虽然功能不同,但我是第354代!”

    “我带的直播,是整个主系统空间最先进的,她的系统只能卖一些魅惑人心的药水,检测一些灵力,最厉害的不过增加一些幸运值。我的直播间,连打赏的热武器都能直接用!”

    系统咆哮了一大堆之后,发现姚姝笑得更灿烂了,它反应过来自己上当,就死机了。

    姚姝没有再召唤系统,她今天得到的信息已经够多了,需要好好地消化消化。

    而且她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姚姝在自己的衣服里面,把阙南给她的长老玉牌拿出来,运起灵力灌注其中,和阙南对话。

    玉牌很快亮起来。

    “你在做什么?”她对着玉牌直接说道。

    弟子们之间的玉牌是可以显示一些字,需要用灵力书写,长老玉牌直接说话就可以了。

    那边好一会儿,才有回音,阙南的声音低低地从玉牌传过来,赛过姚姝耳边泉水叮咚的清越。

    “躺着。”

    “等我回去了,就带你去百兽崖玩儿。”姚姝甚至能够想象出阙南现在的样子。

    阙南没有说话。

    姚姝继续说:“我找到文瑶了,也找到其他的弟子了,不过还没有跟木灵正面交手,文瑶没有受伤,被木灵当成口粮给养起来了,还有木灵果吃呢。”

    姚姝知道文瑶是因为万人迷系统,才让这么多人惦记她,不光恨意值下滑了半颗星,连提起她的语调也没有那么阴沉了。

    如果一切是毫无缘由的,姚姝只能无能狂怒,那么姚姝必然满心都是恨意。

    可她现在找到了症结,那么接下来只需要设法拔除就好了。

    因此姚姝的语调带着一种让阙南诧异的轻快。

    “你还有最后一点反悔的时间,”姚姝对阙南说:“就到天黑之前,你如果想相好了,就给我回应,我救她。”

    “如若不然……”姚姝故意没有再说下去。

    她等了一会儿,阙南也没有回音,但是玉牌还亮着,证明他还拿着玉牌,以灵力灌注其中,只是没说话罢了。

    姚姝看着玉牌闪烁了一下,很快又亮起,但是那边依旧没有话传过来。

    姚姝也不吭声,就只是看着玉牌笑,看着玉牌明明灭灭好多次。

    她的心情一点点上扬,这种单纯的快乐,和她跟仙兽在一起的时候,一模一样。

    水中的波纹随着水流滚动,她看不见自己笑得多么单纯好看,神情动容。

    她突然间对着玉牌开口道:“阙南,等我了结了一些事,取回了元冥融血芝,治好了你的腿,我们就一起下山去吧。”

    姚姝从没有过这样的冲动,她几乎不可自抑地说:“我们找一个地方隐居,做一对散修好不好?”

    她说完之后,就一直屏息,在等着阙南的回答。

    阙南那边久久无言,一直等到玉牌灭了,并且再也没有亮起。

    姚姝的表情逐渐阴沉,扭曲,最终狠狠地将玉牌砸进水里。

    掌心灌注灵力,狠狠朝着水中砸,直到她把这一片水潭砸得浑浊不堪,她才湿漉漉地上岸,将玉牌给捞出来。

    收拾满心的阴鸷,穿好了衣服,直播自动开启。

    弹幕都在和姚姝打招呼,但是姚姝的神色因为阙南听了她那番话之后突然失联,彻底崩了。

    她看上去面色很差,系统切换回娃娃音播报:“恨意值上涨半颗星……半颗星……半颗星……半颗星……”。

    “现在的恨意值为四星半……请宿主继续……”系统没有说后面努力两个字,它觉得姚姝再努力一下,恨意值就满星了。

    弹幕也都懵了,他们刷得都要黑屏了。

    他们发现了憎恨值的下滑和上升历史记录,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有人偷看我们叔叔洗澡被逮住了吗?

    叔叔的脸色好难看啊……

    有点可怕,恨意值怎么会突然增加这么多呢?

    就是啊,难道……刚才叔叔和南南联系了吗?!

    那也不至于隔这么远突然涨了这么多呀。

    抱抱叔叔,她的嘴唇都青了,肯定很伤心。

    ……

    姚姝是气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

    阙南不会回答她那种问题,这不是显而易见吗?姚姝是因为文瑶喜欢阙南,才会冒名顶替和阙南结为道侣的,她不过是玩玩罢了!

    她为什么会生出想要和阙南归隐山林的想法?

    因为他表现得太乖,太呆,像仙兽吗?

    姚姝自嘲一笑,心想阙南不回答不是更好吗?她今晚上就来试一试,有万人迷系统的人会不会死!

    弹幕都被姚姝这样子吓着了,而他们不知道她怎么回事儿,就只能乱猜。

    姚姝不理会他们,震落了身上的水珠,就去和弟子们汇合,等着天黑。

    全程脸拉的能落在脚面上,并且在山中用灵石设下了结界,练起了剑。

    这一片儿山头被摧残了一个下午,姚姝方圆十几丈都被她夷为平地。

    围观的弟子们拍手叫好,个个眼中满是钦慕。

    而这时候,阙南袖口里捏着通信玉牌,被抬到了灵影大殿,正和门中长老商议着白杨秘境即将提前开启的事情。

    他是在被步辇抬着下山来灵影大殿的途中接到姚姝的通信,姚姝说出那样的话,阙南被她吓了一跳,他一路上都在找机会给她回应。

    可是……门中高境弟子在灵影大殿之前齐聚,来接他下山,给他抬步辇的人里面有瞿清。

    姚姝的话从玉牌中传出来,瞿清那边一晃,阙南又因为心惊,没有拿住手里的玉牌,就掉地上了。

    虽然有弟子很快给他捡起来,但是已经到了灵影大殿,他没法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姚姝回信,他怕姚姝突然冒出一句要跟他睡觉的话来。

    于是就这么一直拖着,拖得阙南坐在大殿之中,头顶都要着火了。他太了解姚姝的性子,她从没有对他说过那样的话,他不回应……她会发疯的。

    她霸道的就连欺负他的时候都不许他忍着不出声。

    阙南不敢想象她没有得到回应,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可是长老们的论调又臭又长,外面天色彻底黑透了,也没有商量出个什么。

    阙南实在忍无可忍,开口道:“你们商议出结果再通知我,我身体不舒服要先回去。”

    众长老愣了下,看着阙南的眼中露出了各种惋惜,毕竟他之前的修为和现在变成废人一对比,属实太惨烈了。

    但凡是求仙问道的都受不了这种打击。

    长老们开始出声轮番安慰:“等到太微掌门回到山中,定会为你寻到治愈经脉之法,阙南长老,你要控制心绪,免得横生心魔。”

    “是啊是啊……”

    “对啊对啊。”

    阙南看着外面天色,面色越来越急,但好歹维持着表面风度说:“诸位的话我记下了,快些送我回青澜苑吧!”

    众长老见他的样子实在不舒服,也不再多言,迅速派了弟子送他回青澜苑。

    阙南回到青澜苑之后,坐在床上第一件事儿就是将送他回来的弟子支出去。然后慌张掏出玉牌,以灵力灌入其中,和姚姝通信。

    只不过他没联系上姚姝,姚姝将他的通信切断了。

    极品玉牌之间,两个人同时以灵力灌注于玉牌,便能直接千里传音。可是若是一方发现玉牌亮了不灌注灵力,就根本无法传音。

    阙南急得出了一身热汗。

    而彼时姚姝确实发现玉牌亮了,可她却根本没有理的意思。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