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简直是两个世界(总有一些人她是不要脸的。...)
    “这不是那个……”。

    韩蔓的解释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男人笑够了, 才把营养液给韩蔓扔回来,“这么宝贝的东西,你自己留着喝吧……”。

    他说着, 看韩蔓的表情更猥琐了。

    他朝着四外看了看, 确保这一片没人。这才凑近了韩蔓说:“这样, 你要是帮我也来一发, 我保证这成为我们之间的秘密。”

    男人挺着个大肚子凑近, 弹幕全都炸了, 都在疯狂地辱骂着这个男人。

    韩蔓的表情却没什么被冒犯的样子。她笑着看着男人, 说:“我其实也仰慕张哥好久了, 但是你也知道, 野哥洁癖,从来不碰别人碰过的人。”

    韩蔓笑了笑, 抬手按在凑过来的男人肩膀上, 推着他向后:“周清他们还等着我呢,要是一会儿进来了……我倒是没事儿,张哥你可要倒大霉了。”

    男人闻言确确实实僵了僵, 牧野的手段他没有亲自领教过, 但是基地里面其他的小队是领教过的。

    “哼, ”男人说:“那就免谈。”

    “张哥……你看这样行不行。”韩蔓慢慢把衣服脱下来, 笑着凑到男人的面前,递给他:“这是野哥的衣服, 厚实保暖, 很快入秋了,基地里分派的都丑死了, 配不上张哥的风度。”

    “这件衣服换一辆车,”韩蔓又伸出一根手指, 说:“等我们找了药回来,再给你一成好处。”

    “哼,你们能不能回来都是个问题。”男人肩膀上搭着衣服,表情不太甘愿。

    “张哥,张权哥哥,”韩蔓撒起娇来,连狗都哆嗦。

    她的嗓音能非常黏腻,再晃一晃,全身二百多块骨头,每一块儿都能打个螺旋。

    张权表情抽搐,正在骂张权的弹幕都有短暂的空白。

    不过这一招真的有时候确实好使,不光是因为韩蔓长得美,会嗲,还是牧野的人。主要是她这一声“张权哥哥”,让男人嘴角微动。

    “你怎么知道我叫张权?”

    “我当然知道啊,当初张哥的小队没有解散的时候,每次拿回来的物资都是最多呢!”

    韩蔓说:“那时候我就格外的羡慕张哥队里的人。”

    张权的表情先是回忆起往昔的骄傲,而后是一片黯然,不过他倒是真的把肩膀上面搭着的衣服扔回给了韩蔓。

    说道:“你野哥的衣服我可穿不进去,自己挑一辆吧。要是找回来药,常用的给我一些就行了。”

    韩蔓顿时娇声道谢,然后选定了她之前就看好的那一辆越野。

    张权把钥匙给她,韩蔓钻进车里,把车启动的瞬间就直接将油门踩到底。

    车子几乎是擦着停车场的大柱子射出去的,嗡嗡声中被吓了一跳的张权低骂一声。

    韩蔓一手扶着方向盘,单手把衣服穿好了,然后朝着基地的出口开去。

    弹幕上都很活跃,韩蔓看到了有人在骂张权猥琐、恶心等等言论。

    甚至有人在贬斥刚才韩蔓故意献媚的做法。

    韩蔓就又开启了冷嘲热讽的模式。

    “怎么这样就高/潮了?那你要注意了,因为在这个世界,你搞不好会高/潮迭起,虚脱致死啊。”

    “他是恶心猥琐。但是他曾经是这个基地里面特别有名的物资小队队长,他是因为他老婆得了癌症出去找止疼药差点全队覆没的。”

    “小妹妹们,姐姐教教你,不能一眼就给人定生死看表象。你以为他真的想怎么我还是敢怎么我啊?他那是在试探我一个人来了停车场要车,是不是被牧野给抛弃了。”

    “我要是敢答应,他立马就会把我抓住扭送去卖钱。”

    “而且你们看他像个色中饿鬼……呵。”

    韩蔓手指头在方向盘上跳舞,遇见个转弯丝毫不减速,越野车的车胎在地上擦出刺耳的声音。

    引擎发出猛兽一般的咆哮,车尾猛地一个甩尾,她直接来了个电视剧里面才能看到的漂移过弯道。

    弹幕第一视角,跟着韩蔓回正之后刺激得叽哩哇啦。

    韩蔓继续说:“这哥们在他老婆死之后,几年了也没有找过别的女人。”

    韩蔓笑起来,夸张道:“你们知道这有多难吗!我就这么跟你们说,他是个情种。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别说女人给包方便面就能死心塌地,男的更是模样好的,直接勾勾手指就来。”

    韩蔓说着张开了双臂,高速行驶中两只手都离开了方向盘,做欢呼状说:“妹妹们,我都说了,欢迎来到末世啊!”

    弹幕全都在让韩蔓扶着方向盘!

    韩蔓却又一脚油门,直接飚了出去——

    等到弹幕和韩蔓一起看到了远处的基地大门口,车速也慢下来了。

    他们看到了一片高高的城墙,城墙用各种各样的东西垒起来,塌方的砖瓦,甚至有一些废弃卡车,各种刺线,层层叠叠地绕起来,凌乱且坚实。

    韩蔓将车子停在唯一的出口,通过刺线缠绕的大门,能够看到外面一些骨瘦嶙峋神情绝望的人,听到了车子的声音,朝着里面看过来。

    那些都是被基地给清除出去的人,又不敢去其他的地方,只好围在这基地大门口。至少这里定期有小队清理周边丧尸,相对来说比较安全。

    韩蔓打开车门走下车,迈动修长笔直的长腿,慢慢走到了大门的小屋子旁边。

    韩蔓在基地里面很出名的,毕竟牧野出名。还有便是韩蔓被牧野实在是养得太好了,简直像个末世之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在一片灰扑扑的鸭子中间,出来了一只白天鹅,并不会被鸭子们羡慕,而是会被鸭子们嫉妒。

    鸭子们恨不得取而代之,如果不能取而代之,那就期盼着她也跌入泥地,比自己变得还要凄惨。

    大部分的鸭子甚至希望天鹅去死。

    这就是人的劣根性,而在这个已经没有道德和法制的社会里面,人性被无限的释放。

    因此韩蔓如果真的被牧野宣布驱逐,她不赶快找到靠山,光是嫉妒她的“鸭子”就足以让她死得很惨。

    不过现在她有绝对猖狂的资本。

    守门的屋子里一个男人在呼呼大睡,韩蔓敲了敲玻璃,他从床上惊醒。看到韩蔓之后,没有马上开门,而是朝着她身后看了看。

    “你自己出去?”

    男人问。

    “当然不是。他们都在后面,让我先探路,这一次要去远道。最近基地旁边的丧尸越来越多了……”韩蔓手揣在自己衣服兜里面,攥成拳头支着里怀兜。

    她一下车就这样,弹幕都不知道这姿势是什么意思。但是那个守门的男人见了她这样子,却以为她揣着枪。

    于是他很快将大门打开。同时不断朝着韩蔓身后张望。

    弹幕到这时候,不得不佩服韩蔓随机应变的能力,撒谎脸不红气不喘,连他们都要信了。

    大门是时髦的电动,基地里能发电。很多地方,还有比较厉害的人,都是能够享受到电力的。

    大门缓缓打开之后,韩蔓装着漫不经心地上车,手一直揣在怀里。

    一旦守门的发现韩蔓是自己要出去,是根本不会放她出去的。

    毕竟她一个人基本不可能回的来,这样必然要损失一辆基地的车。这群人都鬼精鬼精的。

    弹幕也开始跟着韩蔓一起紧张起来,不过韩蔓丝毫不紧张的样子,她甚至还把反光镜给拨过来,在对着里面照来照去。

    她的余光一直盯着大门,腿在车里慢慢抖着,大门即将达到能够通行一个车子的宽度之前,突然停了!

    断电了。

    弹幕全都紧张起来,因为韩蔓也深深吸了一口气。

    里面那个男人一边看着韩蔓,一边在对着对讲机说着什么,眼带大的快拖到下巴,表情看上去很不善。

    韩蔓还没把吸进去的那口气吐出去,弹幕先炸了。

    啊啊啊,啊啊,好紧张啊,要是出不去可怎么办!

    这男的什么意思,我看到了,是他按下的红色停止按钮!

    万一他不放行,还通知了牧野他们……

    嘶,快啊!不行就闯出去!

    啊啊啊,啊啊,手心出汗。

    蔓蔓看上去好淡定啊。

    淡定个锤子,她吸进去的那口气还没吐出来。

    ……

    韩蔓被脑子里面的弹幕吵得很烦。她也觉得事情要不好,是没有人会一个人出基地的。守门的对讲机全都有各个搜集物资小队的频道,真的只需要问一句,就会露馅。

    随着屋子里的男人表情越来越不好,韩蔓慢慢地把手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来。双手都抓住方向盘,到现在才把吸进去的那口气吐出来。

    她看了眼差不过能够通行的大门,脚挪到了油门上,正准备直接撞出去。

    突然她身后传来了车子引擎的嗡鸣声,比刚才韩蔓开的还要六亲不认。

    守门的男人一看到后面接连来了两个车,这才看了一眼韩蔓,按下了继续开门的按键。

    那几个车距离这边还有一定的距离,弹幕顿时狠狠松了一口气,这可真是老天帮忙。

    不过韩蔓却没有那么乐观,在大门开了足够一辆车通行的时候,韩蔓猛地一轰油门,冲了出去——

    她开出去之后,门口那些被驱逐出去的群众,像不甘心的蚂蚁一样要围上来,哪怕讨要一口吃的也好。

    有些不想一出门就见血的队伍,会咬着牙扔点东西给这些人。

    但是韩蔓没有东西可扔,她更不能被堵在这里。一旦后面的车过来了,守门那个一看就知道他们不是一伙的。

    韩蔓就走不了了。

    于是她只能死命地轰油门,迎着这些看上去不怕撞车,实际上都怕死的人撞上去。

    弹幕都已经被吓疯了,系统也吓得不轻,还以为这个世界一开局,就要因为改造对象弄出人命而终结了。

    不过眼看着就要血溅当场的时候,韩蔓面前的扑过来的一个女人已经躲不开了,发出了尖叫声。

    其实这些人每一天出队都有被撞死的,并不是所有人都忌讳什么出门见血。就算撞死了,也根本不存在什么杀人偿命。这些人的命,本就和蚂蚁一样的卑贱。

    千钧一发,韩蔓猛地一打方向盘,直直朝着路边的一处刺线丛撞上去了。

    车头转弯时,那个女人距离被撞飞只差不到两臂的距离。

    而韩蔓撞入刺线丛之后紧急刹车,车尾端后面两个轱辘,甚至离地。

    她低骂了一声:“操!”

    然后来不及等自己回神,又赶紧倒车就跑。

    这时候那两辆车已经到了大门口,正在和门口的男人做登记。

    而韩蔓将车子倒出来,车前面还缠绕着一团刺线,她却已经顾不上了。她现在要是不跑,她就跑不了了。

    她将车身甩正,猛地一轰油门,径直朝着路上飞驰而去——

    幸亏这时候再没有不要命的人试图扒车要吃的,否则她是真的顾不上对方死不死了。

    而在韩蔓冲到大路上之前,守门的也终于确定了韩蔓和这波要出去的人根本不是一起的!

    这车上下来个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烟,看着韩蔓跑出了一道烟尘,问道:“她一个人出去的,你让了?”

    他问的自然是守门的。

    守门的立马就出来,脊背弓的,眼看着都要给这个男人跪下了。

    “她说你们是一起的,我不知道,我以为……”

    “老大,对不起,老大,我……”。

    “行了。如果她回不来,车就算你头上。”

    男人吐了一口烟,在这个世道上,能抽得起烟的,不是一般人物。

    如果韩蔓在场,看到了这个男人烟雾缭绕后面锐利的眉眼,她就会告诉弹幕,这个人确实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这个人是这末世基地的king。

    而弹幕听了也会告诉韩蔓,这个人是这本书的男主角厉觉。

    不过弹幕和韩蔓现在都在生死时速,根本没工夫管什么基地大佬。

    他们在大路上飞驰,但是前面的一团被车保险杠扯下来的刺线,不断地敲打着车盖和挡风玻璃,实在闹心。

    韩蔓这时候不能停下摘这玩意,她在后视镜看到后面那两个车跟上来了。

    于是她拍了下方向盘道:“系统,出来给我摘一下刺线!”

    系统:……对不起,系统没有实体。

    弹幕上都在哈哈哈,谈论着刚才太刺激了。他们虽然是旁观,但是刚才的第一视角,和坐在车里也差不离了。

    “我不管你有没有实体,我又不是要你出来跟我做/爱,我让你把刺线给我弄掉!”

    韩蔓有一些暴躁,又拍了方向盘:“你不是来自星历三千年吗?连深水鱼/雷都能弄到,你跟我说你摘不了一个刺线?!”

    “这玩意太影响发挥了,我要是被后面的车子撵上,我就废了!你知道吗,像我这种美女,但凡是被一群男人堵在城外,我还违反了基地规则,那就是先/奸后杀没商量!”

    韩蔓说:“你说的,我接受改造之后,你有保护我的义务!”

    系统没被这么使唤,也没被这么调戏过,一时间有些想要死机。

    弹幕也都在催系统快点干事儿,黑子被韩蔓喷得不敢冒头之后,弹幕上都是从上一个世界来的妈妈粉。

    他们因为参与了挑选改造对象,跟着系统直播过来的,现在把对姚姝无处安放的母爱全都转到了韩蔓的身上。

    虽然韩蔓看上去也不太需要……她就是个张牙舞爪的螃蟹。

    系统没办法,把刺线给摘掉了。

    然后它觉得,它好像依旧控制不住这个世界的宿主。

    韩蔓见刺线就那么在面前消失,顿时哈哈笑了一声:“好样的宝贝儿!”

    系统:……

    接下来就是生死时速,因为后面那两个车一直都在追着韩蔓的身后跑。有一种不追到誓不罢休的劲头。

    韩蔓故意绕着走了小路,结果拐回来之后,他们依旧跟在后面。

    她全程紧张,半点不敢松懈,好在这一段路上丧尸不多。偶尔听到声音冒出来一个,韩蔓直接撞上去,鲜血和腐肉涂在挡风玻璃上。

    韩蔓用雨刷并不能完全刷掉,因为雨刷上面还挂了一根肠子。

    “宝贝儿,你听话,把肠子摘下去,看着太恶心了。乖,而且后面的车子要追上来了!”

    韩蔓哄着系统,但是嘴里吐出来的话,没有一句话不像个人渣。

    系统如果是个人,现在鸡皮疙瘩已经滚了满地。但是它刺线都摘了,不差个肠子。

    韩蔓就这么沿着城市边缘,一路狂飙,没有比在末世开车更刺激的。

    你永远也想想不到你会遇见什么样的路况,而且韩蔓的开车技巧就是没有技巧。无论遇见什么样的路况,都是莽过去,但凡能撞的东西全都撞过去。

    后面的车在韩蔓终于扎入了一条乡道改了方向的时候,彻底不见踪影了。

    看直播的弹幕都在刷自己这直播看出了一身冷汗。

    车子的速度终于慢下来了,韩蔓单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撑在车上,在乡道上面不断左顾右盼。

    这片地方是没有什么人会来的,这里没有大型商场,只是个穷乡僻壤。而且末世之后,锦谊市周边的所有城镇,几乎都被搜刮遍了。

    不过这里虽然什么都没了,但是还是有丧尸的,她要找几个丧尸,测试一下她空间的武器威力。

    一直跟在韩蔓后面的车上,司机在找不到韩蔓的踪影之后,还疑惑地咦了一声:“是牧野的妞,怎么自己跑出来了,和牧野闹矛盾了?”

    “说真的,这妞开车也太野了,我都追不上。”

    车里面好几个人男人,都讨论起了韩蔓,其中有个坐在后面的男人开口说:“她不光开车野,人也挺野的,我跟她是大学同学,上学的时候她就野。”

    “牧野重伤的事情回去仔细查一下,”车里一直没有吭声的男人说话了。

    他就是之前那个在门边上抽烟的,这本书的男主角厉觉。

    他眯眼看着前面,说:“牧野那么谨慎的人,会把自己搞成那样子?”

    “你是说,说不定是韩蔓动的手?”厉觉旁边的男人接话:“没理由吧,韩蔓这是砸自己的饭碗吗?她再上哪去找牧野这种靠山?把她惯的活祖宗一样,都末世了还穿高跟鞋……”

    ……

    车里几个人并没有谈论韩蔓很久,而韩蔓本人现在已经把车停在了一处民宅的前面。

    她下车,脚上的高跟鞋稳稳踩在凹凸不平的自建砖石路上,她手里拿着一枚手榴弹,朝着院子里走。

    院子大门口拴着一条已经死了多时,只剩下半幅骨架和一些毛的狗。很显然这家的狗在死之前也不太痛快,少了半个身子,应该是被主人活撕了。

    韩蔓进了院子,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窗户都碎了。从碎掉的窗子朝着里面看,屋子里面一层的黑灰,但是没见人影。

    韩蔓正准备换一家有人的,结果一转头,就见屋子里嘶嘶叫着爬出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也只有半个身子,但是还没死。两个手臂腐烂得几乎只剩下骷髅架子,可在地上爬的居然还挺灵巧的。

    “多不科学。”韩蔓看着地上朝着她爬过来的女人,感叹道:“我每次看到这些活着的尸体,都会有这种荒谬的感觉。”

    弹幕跟着韩蔓的视角看到地上的,拖着一地腐肉的半个丧尸,虽然他们闻不到味道,但是已经能够想象出那种窒息的场面了。

    韩蔓把手榴弹的拉环给拔了,然后一脚踩住了爬到了她脚边试图来抓咬她的女人的头。

    普度众生一般地说:“我这是为你好,这样你的灵魂才能够安息。”

    她正说着,突然女人发出了一阵嘶叫,而后从屋子里陆陆续续跑出了好几个丧尸。

    韩蔓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常年对战这玩意,她很清楚自己的能耐,是无法一次性对上这么多丧尸的。

    不过她很快又意识到自己今时不同往日。她已经是个有系统的,被上天眷顾的女人!

    然后韩蔓张开双臂,喊道:“来吧!杂种们!你们一起上!”

    那些丧尸疯了一样朝着她跑来,韩蔓在他们扑上来的时候,引爆了手榴弹。

    她是不会被手榴弹伤到的,这一点她也和系统反复确认了。

    这就像是玩组队游戏,同队友的子弹伤不到自己人一样。

    但是韩蔓预估错了一件事儿,那就是他妈的炸弹确实不炸她。但是炸飞的丧尸们的腐肉脓血会把她给包裹。

    于是炸弹响过,丧尸们全都死了,但是韩蔓的干呕声代替了丧尸的嘶叫声。

    弹幕也都嫌弃疯了——

    咦惹,这个改造对象要不了了吧?

    我已经开始反胃了。

    心疼蔓蔓一秒钟。

    我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带入一下已经窒息。

    啊啊啊啊啊啊——蔓蔓快洗洗!

    会不会感染丧尸病毒?

    ……

    韩蔓也要疯,她索性直接冲进这户人家,翻找水缸,可水缸里面的水也已经不能用了。

    她只好一边干呕着,找了这家的洗漱用品。一边冲进村子里,凭借着记忆朝着一个方向狂奔。

    幸好头两年来过一次,她知道村子的山里头有条河。

    万幸那条河还没有干,韩蔓顾不得凉,直接扎进去,一顿狂洗。

    也幸好是盛夏八月的时节,她把自己洗的水淋淋的,两大瓶子的洗浴用品都用完了。

    这才把挂在树杈上半干的衣服穿上,牧野的衣服直接扔了。

    直播开启,韩蔓表情阴沉沉的。

    她的长发都湿漉漉地贴在脸上,抬手闻了闻自己的身上,全都是劣质洗护用品的味道。

    好歹是没有尸臭。

    弹幕上都在安慰她,韩蔓一口气喝了好几瓶的营养液,这才缓过来。

    等上了车,启动车子之后发现没多少油了,她又打开了车子后备箱,找到了一个空的油壶。

    这荒郊野岭的弄油费劲儿,她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个城市。

    韩蔓启动车子,朝着大路开去的时候,才忍不住骂道:“我还以为系统是什么人工智能。”

    “结果是人工智障!”。

    “屏蔽爆炸冲击波,不屏蔽爆炸产生的外伤,这是谁研究出来的,是不是喝营养液喝多了啊!”

    系统不吭声,弹幕一部分人哈哈笑,一部分人忍不住担心韩蔓被感染。

    韩蔓开车解释道:“被丧尸咬了,是会被感染的,但是尸化的时间相对较长,根据体质不同因人而异。通常只要及时把被咬的地方挖掉,或者砍断,就不会感染。”

    “除此之外,只要不是丧尸的血肉糊在新鲜伤口上,也不会引起感染。”

    “不用担心,我尸化不了。但是如果不快点进入城镇,那就麻烦了。”

    “村里没有几个丧尸,炸个手榴弹也引不来几个。但是要是在城里,开车的声音都会引来大批量的丧尸,车子是无法从市区穿行的,至少像我这样的小车不行。”

    韩蔓没有再说话,她不说话的时候,一张小脸上面满是严肃,有那么点冷艳的味道。

    好在最后在油耗尽之前,太阳即将落入地平线之时,韩蔓抵达了下一个城市,阳河市。

    这里距离锦谊市相隔足有六百多里,按理说找点东西,倒也不必跑这么远。

    但是韩蔓记得阳河市有一家非常大的购物商场。

    阳河市之前他们也来过,丧尸特别的多,市中心进不去。因此几次都是在周边搜罗些东西就走了。

    所有的搜救小队都包括在内,没有超多的武器,例如枪支和使不完的弹药。没有人会跑来这种大型商场浪费子弹。

    而韩蔓有。

    她不光有,还都是杀伤性巨大的武器。

    韩蔓还有系统,系统她也反复测试过了,虽然它总说自己没有这个那个的权限和功能,但是它被逼急了什么都会做。

    韩蔓比较擅长踩着人的底线获取最大的利益,她觉得系统有太多的功能需要她挖掘。

    系统现在还不知道姚姝给它选的是一个怎样的魔鬼,但是它自从摘了肠子之后,一直自闭到现在。

    天黑之前,韩蔓将耗空了油的车子停在了城外。打开后备箱,抽出了一把短刺。这些都是租车配备的武器,不太好,但是也能用。

    她穿着一双看上去有些崴脚的坡跟鞋,手里抓着一把短刺,悄无声息且脚步迅速地潜入城中。大马路上就有游荡的丧尸,但是韩蔓的动作太快了且没有什么声音,他们竟然完全没有发现。

    韩蔓来过这一代几次,因此非常轻车熟路,她直接去了每一次他们组队来这里,都会落脚的地方。

    并且路上非常干脆利落地处理了两个丧尸,短刺从丧尸的眼窝和嘴里刺入,他们连叫声都没有发出来,就倒在了地上。

    她顺着一个小区后面的小路上了一个外置楼梯,迅速爬到顶层,然后打开了一户人家的窗户。

    跳进去,戒备屋子里面,锁死窗户,拉上遮光窗帘。然后点燃他们上次留下的蜡烛,一气呵成。

    弹幕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看韩蔓的样子,太过娇美精致,身上半块伤疤没有。这世道了,还穿热裤露着长腿。之前还因为引爆手榴弹被炸一身腐肉,他们下意识地都把韩蔓归结为没有独立生存能力那一拨。弹幕一直以为韩蔓会一直用空间的热武器。

    但是这会儿看了韩蔓的一溜操作,全都服了。

    蜡烛点着了,韩蔓查看了一下屋子里之前存的水。检查了一下所有的锁,确保这里没有人进来过,这才把蜡烛放在洗手台前面,开始弄水洗漱。

    她不光洗得很仔细,弹幕甚至发现她用的巨粗的蜡烛是香薰蜡烛。

    她甚至刷了牙。

    弹幕看着窗帘一拉,简直像是在自己家一样悠然自得,像是应对偶然停电一样淡然的韩蔓,纷纷表达了佩服之情——

    刚才杀丧尸那两下子给我看傻了。

    好聪明啊,眼窝和喉咙都最软,她的动作好麻利。

    蔓蔓好厉害了,自己开车这么远,到这里简直像是回家……

    要不是外面还能时常听见丧尸的嘶叫,我竟然觉得这里不像个末世。

    就是说啊,我看的末世电影都是脏兮兮紧张得要死,生死时速什么的……

    末世可以活得这么悠然自在吗?

    天啊,她竟然还要换成粉色的床单儿。

    ……

    韩蔓换床单的时候被呛得打了两个喷嚏,这里真是好久没人来,落了不少灰。

    换好了床单,韩蔓又换了睡衣,这才拿着香薰蜡烛放床头,爬进了被窝里面。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来,弹幕都能感觉到的那种舒服。

    “哎,今天开一天车,真累死我了。”韩蔓闭眼把空间的弹幕给调成了投射,蓝色的幽光投射在她的面前。

    她开始仔细研究这系统的各种规则。除了手榴/弹之外,其他武器的使用方式,边喝着营养液边玩系统。

    弹幕上甚至有人在羡慕她,说她这样和末世前的肥宅睡觉之前玩手机没有任何的区别。

    当然夜深人静的时候,杠精也总会悄悄上线。有人在杠,韩蔓不配这么悠闲自在,这是改造直播,她应该赶紧出去找物资,然后回去都献给牧野,好求得他的原谅。

    弹幕发现了这条评论之后,就有一种她要被手撕的预感。

    果然韩蔓看到了这条评论之后,冷笑一声说:“怎么?改造直播怎么了,我必须得半夜三更在大街上被丧尸撵出屎来,才算是改造?”

    “监狱囚犯还有人权呢,我干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儿了?我杀人了吗,牧野他死了吗?!”

    “牧野都没有说要判我死刑,只是让我滚蛋,恨意值才三星半,你倒是来劲儿的。挺厉害,怎么半夜三更没有人暖被窝,闹心呀?”

    “我发现有的人就看不得别人好。你跟我素不相识,萍水相逢,跟牧野也是,怎么你是大法官还是包青天呀,上来就满嘴的量刑。”

    “去跟外面那些丧尸量刑吧,你看看他们认不认同。”

    ……

    一直把这个人给撕没影了,韩蔓才终于神清气爽地停下。

    空间里三星半的恨意值,其实韩蔓也知道要掉下去是非常困难的,牧野那个人……

    韩蔓其实可以选择去找三公子,短时间内她依旧可以过得很好,而且她总能找到办法生存下去。

    但是韩蔓还是选择绑定系统,哪怕就剩下五个月的寿命,最终牧野不会原谅她,韩蔓也希望剩下这五个月她能活得风光肆意。

    而且在心底里她对牧野是有歉意的,可是韩蔓对牧野的抱歉,根本不需要对这些弹幕上大言不惭的人去展示。

    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呢?一个个上纲上线的。

    韩蔓仔细查看了系统规则,看了系统空间各种操作指南。

    临睡觉的时候对系统说:“给我放一首歌曲听听。”

    系统被召唤,不情不愿地出来,用机械音说道:“不好意思,本系统并没有这个功能。”

    “你有的。”韩蔓说:“你之前不是还有个娃娃音吗,这怎么又切换回机械音了?我喜欢那个娃娃音,用那个吧。”

    “娃娃音的那个语言包是你下载的吧,去下载两首歌。我就不信,来自星历三千年的主系统空间,它没有歌曲。”

    系统这一次倒是挺坚定的,无论韩蔓怎么软磨硬泡,它也没有开这个先例。参考白天摘刺线和摘肠子这两件事,系统觉得如果它敢再退一步的话,韩蔓就敢再进十步。

    总有一些人她是不要脸的。

    而韩蔓是不要脸的那种人里面的极品。

    不过韩蔓也并不是真的想听什么歌,她就是想让系统让步。了解了系统很多规则之后,她也发现了很多的bug。

    比如系统在改造期间要保护她的人身安全,那在这末世里面她不就无敌了吗?

    但是这件事还有待测试。

    比如弹幕检测到某些东西会自动关闭。

    再比如……系统虽然没有实体。但是它的能力确实是挺大的,关键的秘诀就取决于它到底答不答应。

    还有一件事就是在她冲出基地的那个时候,在没有躲开那个女人之前,韩蔓脑子里想的是撞过去。

    那个时候系统并没有出声警告,但是绑定之前系统明明跟她说过,改造对象在改造期间造成人命的话,会判定改造失败的。

    当时那一瞬间系统没有出声警告她,说明系统根本就无法获取她的想法,至少是不能同步获取。

    韩蔓还发现,无论什么事情,她必须让系统感觉到猝不及防。

    让它无法推辞甚至必要的时候拿她自己的性命作为条件,它才会答应自己额外的要求。像是摘刺线和肠子。

    韩蔓一边想着一边慢慢入睡,她今天折腾了一天,是真的累了。

    系统也是真的累了,这才绑定一天,它感觉已经被玩得快不会转了。

    它决定下一次肯定不让宿主去选择宿主。

    而韩蔓睡着之后直播关闭,一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韩蔓还在床上呼呼大睡。

    系统实在没有办法,充当了闹钟,把睡得四仰八叉地韩蔓给叫醒了。为了吓唬她,还专门切换的娃娃音。

    韩蔓果然从床上惊坐起来,屋子里面挡的遮光帘,非常非常的黑,只从窗帘的一点点缝隙泄露出了一点阳光。

    韩蔓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问系统:“几点了?”。

    系统并不是时钟,但是它忍不住回答道:“已经十二点多了。”

    直播随着韩蔓醒过来之后开启,韩蔓从床上穿着拖鞋下地,走到窗边先把窗帘拉开了一点缝隙。

    又检查了一下窗户,确保外面没有异样。这才猛地将窗帘全部拉开。

    于是直播弹幕一进来,就被屏幕上的一片白光差点给闪瞎眼睛。

    韩蔓则是慢吞吞地走到卫生间,尿了个尿,叼着牙刷走出来。

    坐在床上正走神的时候,系统忍不住提醒她:“底下很吵,似乎有丧尸在追人。”

    韩蔓早就听到了,还有车的声音。

    但是她坐在那里没有动,眼睛半睁着,对于系统说的话没任何的反应。甚至没有兴趣去趴在窗边看一眼。

    她嘴里全都是牙膏沫,嗡嗡嗡嗡的,和昨天晚上她刚来的时候用的那个牙刷不一样。

    这个是他妈对末世来说非常时髦的电动牙刷!

    系统开启俯视直播,窗里窗外全都展露在视角之下。

    楼下有车被丧尸围住了,里面的人从窗户缝隙射出的子弹,并不能够让一群发狂的丧尸后退半步,眼看着车子就要被掀翻。

    而楼上,韩蔓叼着电动牙刷在屋子里面柔软的大床上坐着,盘膝愣神,明显还没睡醒。

    睡衣上的小熊随着她的动作散漫的抖动,简直是两个世界。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