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崽爸遇危险(三更合一)
    “妈妈, 我走啦。”

    一大早,雪宝就打扮的妥妥当当,准备出门啦。

    陶丽华赶紧从饭桌起身:“我看看。”

    雪宝一身粉红色的娃娃裙,斜跨着背了一只鹅黄色的心形儿小包包, 还戴着同样颜色的小黄帽, 交相呼应, 看起来可可爱爱一只崽。

    陶丽华蹲了下来, 说:“我看看你装了什么。”

    她打开雪宝的小包包,里面放了一块钱,还有一条手帕,一小卷纸, 都是出门用得上的。

    陶丽华点头, 说:“嗯, 很好的。”

    雪宝立刻就翘起了嘴角, 今天是她自己整理的小包包哦,她已经很能干啦。

    “雪宝雪宝, 容熙,容雪宝。”外面熊宝甜宝一群小朋友的叫声响了起来。

    雪宝立刻急了, 晃荡着小包包说:“妈妈快一点呀。”

    陶丽华:“好好好。”

    雪宝冲着饭桌还在吃饭的爷爷奶奶挥手:“爷爷奶奶再见, 妈妈再见。”

    陶丽华一开门,小姑娘咚咚咚就往楼下跑, 陶丽华不放心的叫:“你慢点儿。”

    雪宝:“晓得啦。”

    话是这么说, 脚步一点也没慢。

    别看今天是星期天,但是雪宝比以往出门还早呢, 小孩子, 忙得很。

    “呦,家栋媳妇儿, 一大早就出门啊?”隔壁周大妈难得跟陶丽华打招呼,像是以前吧,陶丽华跟她打招呼,她要么装作听不见,要么扬着下巴微微点头,十分的骄傲。

    几次三番,陶丽华也不会自找没趣儿,基本上见面彼此当没看见的。

    不过现在嘛,周大妈老两口就是这一片儿的“大明星”,人家可是要出国的人了。

    那能跟他们这些普通人一样吗,必然不一样啊。

    周大妈可真是可了心的宣传,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像是以前就不对付的,她更是恨不得坐到人家的家里显摆。这个臭显摆的劲儿给容奶奶气坏了,在家里一直痛骂隔壁太嘚瑟。

    容奶奶可是很不客气的,周家人想显摆,她根本就不让人进门的,所以但凡容家有人出来,周大妈都跟撵兔子似的窜出来,抓紧时间显摆几句。

    陶丽华以前都没发现,周大妈这么好笑的呢。

    是的,她倒是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周大妈跟她显摆,她倒是觉得挺好玩儿的。

    果然人如果见识过更低的下限,看待别的事情就能容忍很多了,呜呼!

    陶丽华笑着回应:“周大妈,您这也挺早的啊,怎么,是今天有人看房?”

    周大妈刚才还得意洋洋准备显摆呢,这脸色立刻就有点不好看了,她哼了一声,咣当一声,把门关上了。

    赵桂香的儿媳妇儿,果然就跟赵桂香一个死样子,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陶丽华耸耸肩,进了门,容奶奶笑的脸上皱纹都明显了,说:“你这不骂人更气人啊。”

    陶丽华无辜的很呢:“我就是真心的问一问。”

    不是真心的,纯粹戳痛处,嘿嘿。

    容奶奶笑着伸手隔空点点她,哼着小曲儿继续吃早饭,心情相当不错了。

    容爷爷也带着几分笑意,不过大概是因为陶丽华提起房子的关系,他也开了口:“他家也是太狮子大开口了,难怪没人看房,也真是不知所谓了。”

    容爷爷这话不好听,但是相当中肯了。

    这可不是容爷爷对周家人有偏见,算是一句人人都认可的大实话了。

    不知所谓,形容周家一点也不为过。

    就像是陶丽华想的那样,周家果然是要卖房子的,像是这次周凡回来为的就是处理卖房子这件事儿。但是吧,他家要的也太贵了,一平方米,就要出了七百块钱的高价。

    要知道,像是他们机械厂家属院儿去年有一家也是要搬走,当时是一平方米四百块钱,最后总价还抹了零头送了家具。如今还不到一年的功夫,坐火箭也窜不到这么快。

    而且,房价本来也没有涨。

    可是叫出了七百的高价,周家人还一副你们占了大便宜的样子,话里话外跟首都的房价对比,言道这边如何便宜。既然这样不着调,那自然是完全没有人看了。

    而周家呢,他们手续办的差不多了,基本已经定下了要走的日子。

    因此周家人很急,恨不能今天我叫出七百,明天你就来签约定下来。

    而现在没有人看,周家就很气急败坏,一戳就恼火。

    陶丽华笑着说:“谁不知道他家要走,就算真的要买也不急,等最后几天,看谁着急。”

    容爷爷这时放下筷子,说:“其实价钱合适,咱们家买也是不错的。”

    因为容家栋没回来,所以陶丽华也没多提这个事儿,打算等她男人回来再说。不过没想到容爷爷倒是说了这茬儿,既然说起来,她自然也是直白:“我也是这么想的,本来还想等家栋回来商量一下呢。”

    容奶奶给这两个人泼冷水,说:“你们想的倒美,也不想想人家要多少钱。这个价钱可不是我们负担的起的。”

    隔壁和他们家是一样的大小,都是六十多不到七十平方米。这一算就要四万多奔着五万了。容奶奶咋舌:“这可是买不起。”

    容爷爷意味深长:“你还真当他们这个价钱能卖出去?那不可能的。”

    人家正常卖才四百块一平方米,他家急卖还想要七百,做梦吧。

    陶丽华轻声:“反正我们不急的。”

    她又补充:“再说,价钱合适就买,实在不合适咱们就不要,也不是非要在他们一棵树上吊死。”

    容奶奶笑了出来,说:“有点道理,哎,你们还别说,咱们厂子已经四五年没有盖家属院儿了,早些年就说东头那边的空地是要留着盖家属院儿的,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个信儿。”

    陶丽华也立刻看向了公公,他虽然退休了,但是知道的可不少。

    不过如果不是能拿得准的信儿,容爷爷一般不在家里叨叨,不然空欢喜一场可不就不好了。

    “这个嘛……”容爷爷拿起茶杯。

    容奶奶急性子的抢过来,说:“一大早刚吃完饭喝什么茶,你说咱们厂子什么时候能分房子,这可是关系到你儿子的。如果真的能盖家属楼,分房也能轮到家栋和丽华了。”

    容爷爷还不知道这个?

    他看着容奶奶,抱怨说:“你这老太太也太凶了点,就不能等我拿把一下?”

    容奶奶:“赶紧的。”

    容爷爷睨她一眼,说:“我在家都没提,你还不明白?”

    容奶奶一愣,陶丽华也呆住了,很多的,她轻声:“厂子最近没想盖家属楼。”

    容爷爷点头:“哎,就是这么个意思,要是我听到消息,还能不回来说?既然没说,就是说明这事儿还没个头绪呢。不然我还能提买隔壁?能分房谁买房?”

    这能省钱干啥要花钱?留着买肉吃不好吗?

    这消息可称不上是什么好消息,容奶奶叹了一声,说:“你说咱厂子怎么就不着急呢。”

    陶丽华也愁啊,不过她倒是劝着说:“现在不盖早晚能盖的吧,只要是厂子里的人,咱们等一等总是会来的。”

    容奶奶嘀嘀咕咕:“这厂子领导也不为大家多考虑考虑。”

    容爷爷:“就是原本考虑的多了,现在才不好办。”

    他们机械厂算是沈城大厂,职工也多,特别是男职工就更多了。而男人成家立业,少不得需要房子,所以早先两三批盖家属楼,厂子领导为大家考虑,都是尽量多盖。

    他们厂子的家属楼几乎没有别的厂子那种上百平的,基本都是几十平,大的八十九十,常规的五十六十,还有更小一点三十的。这样就保证了能在有限的地方盖得更多,也有更多人能够分到房子。

    而早期分到房子的人多了,这几年厂子里进新人没有那么多,基本都是接班,虽说住房紧张,但是凑合也能住,这就导致完全没有分到房子的不是大多数,那这盖新的家属楼,就有点不合适了。

    不是不能盖,但是怎么盖?

    早期许多领导分的都是八十平,中层领导分的是六十多,现在给新职工分一百多平的?

    而不盖那么大的,地方又在那儿,用了一半儿不用另一半儿也不好调整,而且这些年家属楼审批比较严格,这次批完盖房子下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剩余地块浪费?

    那还不如留着整块的。

    所以现在不好抻头干这个的。

    陶丽华听公公这么一分析,懂了,她感慨:“这干啥都有道道儿,那就不能领导去住新盖的大一点的户型,把原有的房子分给新职工?”

    容爷爷摇头:“房子做过产权登记的,不好改。再一个,说出去不好听。”

    领导还要名声。

    陶丽华叹气:“我们这些小年轻想要分个房,也太难了啊。”

    容爷爷容奶奶都心有戚戚焉的点头。

    老百姓就是想有个家,真是不容易啊。

    不过听公公这么一说,陶丽华倒是更想买隔壁的房子了,就是不知道隔壁什么时候能降价。

    “家栋怎么还不回来啊。”陶丽华感慨起来。

    还别说啊,陶丽华想着容家栋,容家栋也着急啊,他这出来一周了,哪里能不着急?

    不过再着急,开车也得仔细着一点,他性子很跳脱,开车倒是稳。

    林山难得与他唠嗑,说:“着急回家了吧?”

    容家栋:“可不是?我已经连续跑两个长途了,在这么跑,我家闺女都要不认识我我这个爹了。”

    林山睨了他一眼,说:“你这就夸张了吧。”

    容家栋:“那有啥夸张的,我说的是实话。做家长的啊,不能长时间跟小孩子分开的。”

    林山没有孩子,不置可否,其实他三十多了,但是一直没有结婚,甚至连谈恋爱也没有。倒是有些人对他表示过好感,不过林山似乎都不热衷。

    实在是让人搞不清楚。

    “我跟你讲啊,我……”容家栋又要长篇大论,突然停下了话茬儿,严肃起来:“车子扎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他一点也没停,飞快加速,反而是继续往前开。

    这个时候别说是容家栋,就连林山也紧张起来,他问:“还能坚持多久?”

    容家栋摇头:“感觉不出来,尽量往前开。”

    林山严肃:“你开出这一段儿,我来接手。”

    林山车技比容家栋强一点,但是在这个时候可不敢贸然停车换人开,谁知道有多少人等着他们。

    这要是一般的小车子,这个时候怕是已经停下来了,他们这种大卡车,车胎厚重,反而还能坚持一段路的。但是能坚持多久,真不好说。

    两人都严肃的开车,车胎被扎了还正常开车,其实想一想就知道不安全的,但是这个时候停车更不安全。只能向前。

    容家栋冷静分析:“不是自制的大钉板,要是那种我们就能看见了。普通的话……也不会特别小,特别小的话根本就扎不破车胎。我估计是路霸常用的那种中等钉板,咱们这个车胎比较厚,就算被这种钉板扎了,估计也能扛个半个小时二十分钟,我们尽量往前开。”

    林山回头看,果然,就见一台没有拍照的小破面包跟在了后面,不远不近的吊着。

    他冷笑一声:“还真是有人跟上来了。”

    他对路也算是熟悉的,说:“我记得前边有个村子,我们可以拐到村里,这边靠近马路的村子都有修车铺,我们一来可以修车,二来可以休整。他们总不敢光天化日的明抢。”

    容家栋抿着嘴没说话,很快的,他说:“不行。”

    不知道为什么,从车胎扎了,他心里就有一股子不安,这种不安的感觉在林山说要开到村里之后达到了顶峰。他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拒绝了。

    林山惊讶的看着他,容家栋盯着前边,根本就不看后面的情形,说:“我们直接往前开,一定要把前边那个村给越过去。”

    林山蹙眉,说:“我们车子如果顶不到那个时候呢?车胎有问题,这样开车很危险。再说如果真的一点也开不了了,停在荒郊野外是很危险的。”

    林山分析的很常规,可就是因为常规,容家栋才不安。

    他试着分析了开口,说给林山听的同时也是自己捋顺一下:“他们这样在路上搞小动作,都不会只抢小钱,肯定都是奔着咱们车上的东西来的。保不齐,还想抢车。而跑长途的货车司机,哪个不是熟手儿,一贯都是小心谨慎的,再怎么都有自己一套应对之道。即便是这样,他们还用常规的法子,显然是未必能成功的。既然成功率不高,他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我怀疑,他们就是要逼我们去村里的修理铺,如果他们跟最近的修理铺勾结呢。”

    他认真:“其实不是不可能的,他们不担心什么的,如果真是想要劫个大的,不会留我们的,所以也不担心修车铺的事儿穿帮。要不然,他们那破面包车上只好能装十来个人了,干什么不逼停我们?”

    不得不说,最后一句话,倒是说到了重点。

    林山脑子一下子就清晰起来了,说:“你说得对,你加速开,我们赌一把。”

    他抽出座位下面防身用的,说:“大不了就动手。”

    容家栋嗯了一声,心里紧张的要命,虽然林山说可以动手,但是容家栋肯定是不想动手的,他家里还有妻有女呢,不到万不得已,真是不想拼。

    如果把车子的货扔下去能阻拦这些人,他都恨不能这么干。

    但是他知道林山肯定不这么干,如果他们内讧问题更大,只能统一。

    而且,就怕有货这些人也不满足,还想抢车,毕竟一辆车价格不菲。

    如果这些人真是跟最近的修理铺勾结,那么想改装一个车卖出去太容易了。

    这么短短的时间,容家栋就想了很多,所以越发的谨慎,他们的车子开得很快,也就是十来分钟就过了前边的村子,不过车子倒是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面包车里的人叫骂起来:“草,他们他娘的是傻子吗?车子出问题不修理?”

    “会不会是没发现车子被扎了啊。”

    “不可能,他们这种长途车司机都比较有数儿。”

    “我看不是的吧,你看他还在往前开。”

    “不对,他加速了,肯定是知道的,知道的还不修车?不知道咱们村子有修车的?”

    “村口有修车的牌子啊!”

    “这个车里的司机太鬼了吧?我看他们是不放心进村。”

    “那咋办?还追吗?”

    “再跟一下。”

    要说起来,容家栋的猜测还真是一点错都没有,这些人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是打算在修理铺动手的,他们早就跟修理铺勾结了,如果在路上动手。想也知道这些大车司机一定会搏命反抗,他们就算是人多,也少不得有危险。

    但是如果进了村就不同了,修理铺可以借口不能立刻修好,让他们住一宿,到时候夜深人静,嘿嘿。

    所以他们前边做的这些都是虚张声势,不管是轧车还是追踪都是如此,都是为了逼他们尽快进村,可没想到,这辆车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邪了,竟然不走寻常路。

    这么一看,倒是有点急了,小面包车里的人立刻互相交流起来:“怎么办!他们真不停车。”

    “还继续追吗?”

    “咱们人多,逼停他们。”

    虽说面包车的马力可不如大货车,但是谁让大货车车胎扎了呢。

    他们想要逼停大货车,还是可以的。

    其中一个小个子有点怂了,说:“要不,咱们算了吧,这条路偶尔都有大车走过的,不会只有这么一个车的。何必拼了呢。”

    “你可闭嘴吧。”

    “怂蛋。”

    “快!”

    容家栋眼看着面包车就要冲上来,他加快了车速,不给他们逼停自己的机会,其实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还是开的太快了,但是没有办法。他现在就是必须冲。

    “林哥,你把我包里的弹弓拿出来。”

    他说:“里面有石头,直接打他们车窗,往司机那边儿打。”

    他是不能让这些人给他们逼停的,谁知道面包车里几个人,如果真是装了十来个,他们才两个,保准吃亏!

    林山一听,立刻就拿出了弹弓,大弹弓一看就是自制的,甚至连石头都有,可见容家栋平时多谨慎。他立刻就摇下车窗,冲着小面包车打了过去。

    林山到底也当过兵退伍,手很有准头儿。

    正好面包车开窗想要喊话,一个石头直接就砸闹到上了,“卧槽,你们是活腻歪了。”

    林山毫不客气,动作很快,紧跟着就邮过去好几个石头,他幸运的打中了司机,车子直接拐在了一边儿,撞在了树上。

    容家栋一踩油门,车子跑得更快,远远的把面包车落在后面。

    林山盯紧了后头,因为撞树的插曲,车上的人下车对着他们叫骂,不过容家栋留给他们的,只有车尾气了。

    不过远远将人甩开,两人是松了一口气的。

    容家栋低声:“前边有镇子吧?”

    林山:“有。”

    两人摆脱了后面的人,也不是说就完全没有问题了,他们的车胎还有问题呢。

    其实容家栋觉得车子能坚持半小时二十分钟,但是他们这车子倒是争气,完全超过了这个时间。

    两人真是不敢掉以轻心,这个时候容家栋也不说什么俏皮话了,两手紧握了方向盘,终于,又跑了二十来分钟,进了一个镇。两人直接去了修理铺,下车的一瞬间,两人心里都后怕的不行,车胎已经不太行了,多亏了不是四个车胎都有问题,如果是那样,他们根本坚持不过来。

    修理铺的人也很惊讶,不过这样的事儿见怪不怪了,这年头就是有那么些想要不劳而获的搞小动作。他们遇到这样的人也不少。

    容家栋站在车子旁边眼看着补车胎,说:“大哥,咱们这得多久?”

    修理师傅没抬头:“差不多得两个小时吧。”

    容家栋点点头,说:“不耽误赶路。”

    这时修理铺都惊讶了:“你们还继续赶路?”

    他们提醒:“虽然现在还早,但是修完车子,你们还要赶路。要走很远才有下一个县城的,少不得要开一段夜路了。”

    容家栋笑着说:“我第一次跑长途,车胎就扎了,吓都要吓死了,只想赶紧回去了。诸位帮帮忙,加快点速度。”

    修理铺的几个人都善意的笑了笑,说:“那倒也是,新人遇到这种事儿总是扛不住的,你看着汗珠儿。”

    容家栋:“嗨,这是热的。”

    他可不承认自己是真的怕了。

    容家栋虽然长得黑,但是一副“小白脸儿”样,就这还要强撑,大家看他这熊样儿,应和:“放心吧,尽量给你快一点。”

    要不说,这世上虽然有想要不劳而获拦路的,但是更多的都是普通的勤勤恳恳老百姓。就像是这家修车铺子,就比预定时间早了一点帮他们修好了,还叮嘱他们路上小心,也是厚道人。

    容家栋和林山一起上车,两人不敢耽搁,很快的就继续开车往回走,打算就算晚上也不停,就算是晚上也要连夜赶路了。

    容家栋:“真他娘的不容易。”

    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拦路的,如果是第一次,哪里至于这么镇定,他们跑长途的,这种事儿不说频繁,但是一年总是有那么一两次的。

    林山:“没办法,既然干了这一行,就只能扛着了。其实咱们还好,只是偶尔跑长途,他们车队常年跑长途才事儿多呢。”

    容家栋若有所思。

    “我在想,要不要换一个工作了。”

    林山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容家栋,说:“这点事儿你就怕了?”

    容家栋:“是啊,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的。”

    说句不好听的,他就算是司机也不至于为了厂里的货,冒着危险来吧。

    他还真没那个节操。

    “你……”林山想说什么,但是又觉得自己不该说什么,他孤家寡人一个,跟容家栋是真不一样的。

    容家栋靠在车上,笑着说:“哎林哥,你说我要是不做司机能干啥?”

    林山:“不知道,我又不了解你。”

    容家栋点头:“那倒是,你又不是我媳妇儿,当然不了解我。”

    林山:“草!(一种植物)”

    不是他想讲脏话,是容家栋说话实在太讨厌。

    明明,是他问的,但是又这样说。呵呵。

    容家栋靠在车子的椅背儿上碎碎念:“我这人从小到大都没干过什么力气活儿,干力气活儿我肯定不行。”

    他又想了想继续说:“我小时候也不怎么爱读书,初中毕业就没再念了,呃,这动脑的也不行……”

    说到这里,他默默的转头和林山对视一眼,两人突然一时无言了。

    额,这好像,文不行武也不行。

    就连林山都发现,容家栋,他好像真的不能干啥啊。除了开车,啥也不会啊。

    容家栋:我绝对的不可能这么没用!

    他深吸一口气,尬笑,说:“我觉得,我肯定还有自己都不知道的优点,你看,我会唠嗑吧?”

    林山:“……”

    从未听说,会唠嗑是优点。

    一个男人,碎嘴子。

    绝不可能是优点。

    “我觉得啊……”

    好的好的,碎嘴子又开始了。

    路上遇到拦路儿的插曲让容家栋他们往回赶路的行程走的更快了不少,不过这一路,他还真是认真的琢磨起来,该是做什么……毕竟,他可真不是开玩笑。

    真,上有老下有小。

    而如今,他家的小雪宝此时正趴在茶几上,看着前头正在数钱的几个人,眼睛亮晶晶。

    他们班的小崽崽是在林老师家里呢,而小家伙们今天的行程可是满满的,一大早,林秀婉就领着小白去了四心大市场,而其他人则是一起手拉手去市场买菜。

    是的,就是去市场。

    嚣张吧?

    一群小班的小崽崽,一起去买菜,相当浩浩荡荡,差点引得人围观。幸好他们顺着马路走,倒是不用过马路,要不然,吓都要给人吓死了。

    这个时候,就能体现出孔甜甜的重要性了。

    虽然还是个小豆丁,但是她会讲价,超厉害的。

    其他人在她身边,宛如没用的小辣鸡。

    雪宝一路跟着大家,走在最中间,觉得好紧张哦,可是大家都很镇定,雪宝也假装自己一点也不怕,她不是小怂包。

    好在呀,一切都很顺利,小豆丁们买了菜,这才一起来到林秀婉家,是的,这里就是他们的据点啦。

    至于林老师的丈夫季叔叔,他被林老师撵出去啦。

    小鬼头集合,大人退散!~

    这个家里的“东道主”,是他们的小伙伴小淮哥哥哦。

    而现在,小豆丁们都凑在一起,帮着数钱,他们的头花,卖啦!

    雪宝数不明白,在一旁看热闹,但是小丫头撑着下巴,跟着别人点钱也数数儿呢。

    虽然短短两个礼拜,但是人多力量大又有工具,时间也多,他们一共做了三千多个头花呢。而他们这次卖出去的批发价是五毛钱,这一下子就收入了一千五。

    当然,他们也是有成本的,但是他们的成本一共才二百块钱。

    就这,还包括了做手动小“钉线机”的成本呢。

    大家点好了钱,算好了账,“账房先生”小白汇报:“咱们做了两次生意,第一次是撸铁丝网,收入是三百;这一次的收入是一千五。一共是一千八百块钱。但是我们的成本有二百块。所以纯收入是一千六百块钱。今天买菜也花了钱的,现在我们的班费是一千五百七十块钱。”

    雪宝睁大眼:“哇哦。”

    他们班,这么有钱了吗?

    雪宝不敢相信呢。

    她惊讶的说:“原来小孩子真的可以赚这么多钱啊。”

    大家都笑了,崔雨摸摸小姑娘肉嘟嘟的小脸蛋儿,说:“以后还会更多的。”

    雪宝要力点头,随即转头看向了蒋寒,说:“小寒果然好厉害,他说我们能赚几千块班费,真的能哎。”

    蒋寒得意洋洋:“我说话怎么会错呢。”

    雪宝抿着小嘴儿笑眯眯,竖起大拇指。

    小季淮趴在桌子边儿,口水直流的看着钱,说:“这个能买好多肉吃。”

    他抬头:“我也算在内的对不对。”

    林秀婉揉了揉儿子的头,说:“对。”

    小季淮更高兴了,攥着拳头挥舞说:“我一定给大家保密。”

    蒋寒:“呵呵。”

    他说:“谁说谁是小狗狗。”

    小季淮立刻:“我不是,我才不说。”

    雪宝立刻不好意思了,她缩着小肩膀,怯生生的看着大家,小小声说:“对,对不起哦,雪宝是小狗狗,汪汪。”

    “噗!”

    林秀婉立刻将愧疚的小姑娘抱进怀里,说:“雪宝告诉谁了呀?”

    雪宝对手指:“我跟妈妈说,会赚钱。”

    林秀婉赶紧说:“没关系,雪宝告诉妈妈没关系的,不然你妈妈都不知道你这么能干,你看,这些钱也有你的一份儿哦,你有赚钱的。”

    雪宝立刻笑了出来。

    她认真:“那我还要赚很多钱。”

    林秀婉:“好的啊,不过我们不是要练习表演节目了吗?你忘了吗?你们想参加国庆演出的啊。”

    虽然,压根儿没有人邀请他们幼儿园,但是小孩子们可是信心十足的哦。

    他们要毛遂自荐!

    一提这个,雪宝立刻来了精神,说:“对哦,哎呀,我们果然好忙。”

    姜如凝:“我这个儿童剧是森林里为了庆祝国庆开大会啦,小动物们都想参加,然后大家比赛看谁的节目好,最后大家决定都参加,一起大合唱,歌唱祖国。好不好?”

    雪宝立刻就懂啦,她说:“小动物跟我们一样,他们也想参加表演。”

    姜如凝:“对对对。”

    雪宝:“好好哦。”

    姜如凝看着她萌哒哒的样子,问:“那你想演什么小动物?我这里有好多选择哦,有小老虎,小狐狸,有小兔子还有小熊……”

    雪宝脆生生:“我喜欢小蝴蝶。”

    她软乎乎的撒娇:“我最喜欢做小蝴蝶,小蝴蝶好看。”

    姜如凝:“你想演小蝴蝶,那就演小蝴蝶。还有小蜜蜂……”

    雪宝:“等等!”

    她犹豫了。

    小豆丁大犹豫,她抿着小嘴儿,说:“我我我,我好像,想要演小蜜蜂,小蜜蜂嗡嗡嗡。”

    她大声:“它会蜇人,很凶猛的。”

    熊宝:“那老虎更凶猛呢。”

    雪宝理直气壮:“可是小脑斧不可爱啊。”

    “我呢,我呢?我来演什么?”小季淮凑上前,他们班都没有这么好玩儿的事儿,他要参加小葵花班的表演。

    姜如凝:“你演大树爷爷,就由你来负责组织森林里的小动物们一起参加国庆。”

    小季淮眼睛一亮,高兴了:“我这么重要哇。”

    姜如凝默默点头。

    屁咧,是你个子最高。

    他们班普遍都是四岁,小季淮是六岁,你看差这两岁,个子还挺明显的。

    “我要做大树爷爷,我要做!”小季淮可高兴了,他说:“你们都做什么小动物?”

    姜如凝看向了崔雨,随即又说:“动物这个我们先不确定,我先给你们排演,稍后小雨你看看少年宫那边能租什么小动物的衣服。我就怕他们品种不齐。”

    崔风:“这没关系,现在照相馆有一些适合小孩子的小动物服装,如果不够十八个样式,我们就去照相馆。我知道谁家有,我们可以租。我想他们会愿意的。”

    他又想了想,说:“或许我们可以不去文化宫,直接去照相馆,我来说服他们赞助。”

    “我勒个去。”熊宝揽住崔风,手搭在他的肩膀,说:“哥们,你行啊。”

    崔风微笑:“不要崇拜哥,我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人。”

    熊宝:“……呕。”

    雪宝好贴心的问:“熊宝,你怎么啦?怎么还没吃饭就想吐?”

    熊宝:这话就问得好!

    不过,熊宝认真:“大概是突然有点反胃了吧。”

    雪宝眨眨眼,不很懂,好真心的说:“那你要不要喝热水?”

    瞬间,死亡凝视扑面而来。

    胆敢让雪宝倒热水!

    小孩子哪里能倒热水哦,很容易受伤的。

    熊宝一秒坚定:“那自然是不用的,我好好的,你看,哈哈,哈哈哈。”

    雪宝歪歪头,觉得熊宝好奇怪。

    她说:“熊宝,肯定要做小熊的。”

    熊宝:“人家也想做小蝴蝶呀。”

    雪宝:“……呕。”

    她突然抬头,大眼睛亮晶晶的说:“我知道你刚才怎么啦,我突然也有这样的感觉了。”

    熊宝:“……”

    雪宝看着熊宝,超大声:“你,不像小蝴蝶。”

    熊宝:委屈。

    雪宝拍拍小伙伴的肩膀,嘿嘿一笑,问:“好啦好啦,是我不好,别难过,我给你道歉,对不起哦。”

    熊宝瞬间笑了:“我不难过,我们是好朋友。”

    雪宝甜滋滋:“对哦,我们是好朋友,我不该笑话你。”

    她扭动小肥腰,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排演呀。”

    姜如凝笑眯眯:“今天怎么样?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呀,我帮你们排演节目。”

    雪宝大声支持:“好。”

    大家纷纷响应。

    林秀婉看他们兴致勃勃,心里好担心啊。

    她可听说了,这次市里组织的国庆汇演,是要在市大礼堂举行,而且,本地台要直播的。我的个乖乖,这阵势相当大的。

    她原本以为就是普通的汇演,觉得争取一下应该没问题,孩子们也高兴。但是如果是要上电视的程度,她就觉得可能没有那么容易了。可是现在让她站出来扫兴也是不可能的。

    大家都兴致勃勃,她作为老师,哪里可以扫兴?

    他们,真的能参加上吗?

    林秀婉现在大忧心,她就怕,小雪宝练习之后失望,这可咋整?

    愁,愁出水儿了。

    呜呜呜。

    咋办啊!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