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铁甲金戈俱显(雍城之战)
    夜半三更, 雪停了,寒风透骨,天地晦冥。

    雅木湖畔, 雍城上下戒严,十二道城门紧锁, 百姓被安置在城内,家家户户闭门不出。

    守城的将领登上瞭望台, 遥见远处的烽火照遍群山,把夜空照出一道紫气红光。千军万马踏过烟尘,直奔雍城而来。

    敌军的队伍浩浩荡荡,连绵不断,好似没有尽头。他们的骑兵在前方开道,辎重队位于中部,铠甲步兵跟在后方。精良的战车多达千乘,载运着巨大的攻城火炮, 炮口极宽, 如同大而圆的山间黑洞,足够摧毁雍城的巍峨城墙。

    随着敌军渐行渐近,铁骑的马蹄错杂, 声若雷霆。

    敌军并不在意雍城兵将的眺望。他们在行军路上咚咚地敲响战鼓, 吹奏号角。他们捉拿了哨站里的凉州兵丁,把那些兵丁提到马上,挥刀一砍, 人头落地,血溅数步之外。

    敌军的士气越发高涨。

    眼前一幕堪称惊心动魄, 乃是华瑶生平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戚归禾告诉她,攻城的敌军多达二十万之众——他们惑敌于不觉, 制敌于未动,从赤羯国分批出发,绕过觅河,走过冰封的雅木湖,最终来到了雍城之下。

    镇国将军是凉州的将领。他派遣军队,不分昼夜地严加巡逻,怎料敌人竟然借道沧州,直攻凉州!凉州的东境与沧州相连,而沧州戍边不利,酿成大祸。

    华瑶穿着一件披风,提剑站在雍城的城墙上,心跳到了嗓子口,甚至耳鸣了片刻。

    前一天夜里,华瑶率领自己的亲卫队,赶到了延河尽头,接应谢云潇与戚归禾。他们谨遵镇国将军的第一道密令,作为后卫骑兵部队,护送三万精兵抵达雍城。

    镇国将军的第二道密令是——华瑶在雍城最多只能停留一天,谢云潇必须保证华瑶及时离开雍城,安然无恙地返回延丘。

    然而,华瑶违背了镇国将军的命令。

    她在雍城待了整整一天一夜。

    谢云潇要把华瑶送回延丘,她严词拒绝。她想留下来,和戚归禾一起守城。

    她原本以为,三虎寨大概会出动五万人马。那五万敌人,必被凉州兵将诛杀殆尽。

    可她来了雍城才发现,三虎寨与羯人、羌人早已遥相联合、纠众起应,调集二十万大军,趁夜攻打雍城。

    雍城是凉州东境的关隘,也是凉州与沧州水运、陆运的交口。雍城一旦失守,觅河、雅木湖势要落入敌手,城中数十万百姓必被羯人血洗一空。

    怎会如此……怎会陷入如此困境?

    镇国将军为什么只派出来三万三千名援军?

    他不可能不知道雍城是凉州东境最关键的屏障。

    唯一的解释是,月门关、雁台关也双双告急!月门关、雁台关位于凉州北境,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攻下月门关与雁台关,即可直达延丘,占据延河,倾覆灭亡凉州官民。

    华瑶越是细想,越是害怕。她先前心生的疑惑,此刻都有了解答。

    镇国将军之所以把岱州的贼寇称作“杂兵”,是因为他早就知道攻打雍城的主力是羯人。与羯人的正军相比,区区岱州贼寇只能是杂兵。

    沧州官员放任羯人的大军渡河,镇国将军或许提前收到了消息。

    镇国将军的麾下共有二十四名猛将,其中十四人镇守月门关、雁台关,剩余八人分守各地。而今,他不仅抽调四名大将支援雍城,甚至派出了他最器重的儿子以及儿子们的亲兵队。

    军机重务不可泄露,他连华瑶都瞒住了。

    再往深了考虑,他当真赞成华瑶与谢云潇的婚事吗?还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呢?他既顾全了华瑶的身家性命,又巧妙地诱使她留在战场。即便华瑶战死雍城,日后追究起来,也是华瑶违抗将军之令在前,拼死守城在后。毕竟,他曾给过她逃离雍城的机会。

    思及此,华瑶按住了腰间的鱼鳞精钢刀。

    好啊,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镇国将军!心计多、城府深,进退有路。

    沧州、凉州的军情俱在镇国将军的掌握之中。他从未对华瑶讲过实话。

    华瑶的呼吸甚促。她要是早知道羯人二十万大军压城,绝不会把杜兰泽和汤沃雪带过来。

    杜兰泽听闻三虎寨发兵,主动请缨,追随华瑶来到了雍城。她重伤初愈,本该好生休养。汤沃雪对她放心不下,也跟到了雍城。

    华瑶的杂念百转千回。此时已将近四更天,城墙上的火把高燃,弓兵、炮兵静立在跳动的火光中,铸成一道坚实的人墙。

    大梁的军旗悬在半空中飘荡,风声一阵紧似一阵,旗帜猛烈地拍打着长杆,华瑶拎起一张重弓,箭头对准敌军的战车。但他们相隔太远,华瑶不敢放箭——雍城内的军资有限,她不能浪费一弓一箭。

    谢云潇从她背后走过,轻声问她:“殿下,心中忐忑吗?”

    华瑶喃喃自语:“我刚才还在考虑……”她踮起脚尖,暗示谢云潇靠过来。

    谢云潇明明吃过几次亏,却还是低头听她耳语。

    守军布阵的紧要关头,为了确保军机严密,将领们窃窃私语并不少见——谢云潇这般说服自己,却听华瑶悄声说:“我在考虑我和你的婚事。”

    华瑶把自己对镇国将军的怒火发泄到了谢云潇身上:“雍城之战结束后,我想请旨和你成亲。我一定要把你绑在床上,扒光你全身上下的衣服。”

    谢云潇淡定自若道:“殿下何必操之过急。婚姻大事,不可儿戏。”

    华瑶使尽全力,拉动长弓:“我没有儿戏。我对你一片真心,天地可鉴。你听我说什么请旨成亲,其实我都不确定这一次能不能活下来。雍城只有几万兵力,眼下又是冬天,水运被封冻了,资储有限,而羯人的二十余万大军全是精锐。你也知道,雍城不可能大捷,我们必须全力制之,能撑一天是一天……”

    “殿下,”谢云潇忽然打断她的话,“愿您百战百胜。”

    华瑶背对着谢云潇,瞧不见他的神情,只听他的声音萦绕她的耳边。她心如止水,连一丝波澜也无,全神贯注于锋锐的箭头,蓄力一发,利箭从她手下飞出,洞穿了一名敌军的铠甲。

    她大喜过望,大喊道:“弓兵!戒备!”

    雍城是一座大城,城墙是四方形,分为东、南、西、北西面,每一面又有左、中、右三道城门。如此一来,整个雍城共有十二道城门。华瑶和谢云潇负责守卫东面城墙,此地距离敌军最近,境况也最险恶。

    东面城墙的统率名叫左良沛。他是镇国将军麾下的二十四将之一,效忠于凉州军营二十余年,年方四十岁出头,很是英武不凡。

    他谅解华瑶头一回与羯人作战,全然没有经验,便说:“羯人的前锋穿着几十斤重甲,兵临城下,只为耗尽我军的箭羽,您且慎重。”

    华瑶收回长弓:“我刚才那一箭,不是杀了一个人吗?”

    左良沛看也没看她,只望着敌军:“您武功好,臂力比弓兵强。”

    二人正说话间,敌军的几百名前锋纵下马背,发动轻功,跃向城墙。他们身负火药,竟把火药埋在了城墙之下,燕雨见状,忙说:“快,快拿大炮射死他们!”

    “不可,”沉默已久的杜兰泽发话,“他们在墙底,炮筒不可向下,更不可损伤城墙。”

    燕雨急得捶了一拳墙壁:“那如何是好!这才几百人,马上几万人要来了!”

    喊杀震天,鼓声撼地,冷风中潜藏着血味,浸透了谢云潇的衣袍。

    谢云潇拔剑出鞘,一声令下,率领他的几十名亲卫翻身跃下城墙。他是战场上少见的不穿铠甲的人。因他的武功登峰造极,远非常人能比,沉重的铠甲反而会成为他的累赘。

    谢云潇的卫兵们全是千里挑一的高手。他们的刀光剑影纵横如电,砍杀羯人毫不留情,霎时间,已是横尸满地,污血满墙。

    羯人的大军越发迫近,左良沛道:“炮兵何在!”

    众多炮兵高声应答,架起铁炮,炮筒对准敌军,只听一阵“噼啪”巨响,数百发火炮在刹那之间狂喷,势如山崩河决,冲往敌军所在之地,烈焰腾空,浓烟纷飞,那断首断腿的羯人少说也有数百名。

    然而,流血不止的士兵仍能驱马向前,瞎眼的战马也不曾后退,他们不仅没有胆怯,反而攻得更猛。

    华瑶的双手几近麻痹。她怎么也想不到,羯人的二十万大军全都服用了那种镇痛的草药。他们哪儿来这么多的药?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