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天(送你一针)
    008:

    终于舒坦了。  司小小笑嘻嘻地看着在水里蹦达的沈钧。

    等人不行了才捡起旁边一根竹竿伸进水里,把他拉了上来。

    “你……咳咳……死……咳咳……定了。”沈钧一边狼狈地咳嗽,一边不忘威胁。

    司小小弯着眼睛,笑眯眯地说:“告状是吧?这里又没有监控,我就说你想推我下去,结果你自己不小心掉进去了。你觉得就以往情况来看,你妈妈会相信你的话还是相信我的话?”  她特意选的这块没有监控的区域——系统提供。

    以她在沈宅的形象,怎么可能做出推沈钧入水的事情来?

    沈钧表情僵住。

    “沈钧弟弟呀,以前我不跟你计较,那是我脑抽。”反正骂的也不是自己,“现在你听好了,你要想玩,姐姐随时陪你玩。”

    少年不咳了,脸色古怪地看着她,忽而反应过来,嘴硬道:“我妈相信你不代表我哥会相信你。”  说完就见司小小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那还愣着干嘛,找你哥去呀。”

    沈钧目露怀疑。  他阴沉着脸站起来,蹬蹬往回跑,跑了两步又停下来,转过身冲司小小道:“这一次少爷我先放过你,下次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司小小惊讶地挑了下眉,她正期待沈钧哭着喊着去找沈倓,这样她就有理由去书房看八卦了,结果这小子居然怂了。

    这时,管家忽然从前面拐角匆匆转出来,焦急地喊:“小少爷,不好了,夫人从楼上摔了下来!”  沈钧一愣,继而脸色大变,跟着管家往主宅跑。

    司小小吓了一跳,心想不会是沈倓做的吧。  想到先前沈倓的反应,越想越有可能。

    她拿出手机,第一反应就是报警。  转念一想,这都是她的猜测,又没有证据,报个哪门子的警。

    何况这是沈家的事。

    等她到现场,沈夫人已经被送到沈家配备的医疗房,家庭医生正用各种器械检查,沈倓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沈钧茫然无措地看着,慌乱问:“哥,妈是怎么从阳台上摔下来的?”

    沈倓淡淡道:“那个时候我已经离开书房了。”

    家庭医生是沈家花大价钱请来常驻沈宅的专家,医疗室就是专门为他配备,相当于专业的手术室,不比医院差多少。

    “情况不算太坏。”检查完的家庭医生道脸色放松了些,“没有明显的外伤,幸好书房距离地面不高,地上又铺了草坪,缓解了冲击,只是左腿有些骨折,养段时间就好了。”

    话锋一转,家庭医生又严肃起来:“但夫人的身体不比年轻人,坠落时头部受到的冲击比身体更严重,如果二十四小时能醒过来,没有问题,要是二十四小时没醒过来,醒过来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司小小看着沈倓退出房间,她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沈倓知道她跟着,没有阻止,或者说懒得搭理她。

    她一路随他来到二楼的书房。

    一进去就看到书桌侧边对应的宽阔阳台,阳台栏杆高度在人腰际在右,她眼前出现一副画面,沈变态阴气森森地逼迫着沈夫人后退到阳台,她在惊慌或者恐惧中选择从阳台跳下。

    回想昨晚在电话里听到的惨叫……说不定沈倓当时手里拿着武器,比如刀啊枪啊之类。

    沈倓来到阳台,司小小隐晦地看了眼他的衣服。  好吧,完全看不出有没有揣武器。

    当然,也不排除沈夫人是不小心从阳台掉下去……不过可能性很小,栏杆又不低,哪能是“不小心”就能掉下去的。

    男人忽然转过身,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怀疑是我动的手?”  司小小往身后的门口退了几步,这个动作似乎愉悦了男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更深了。

    她把问题反抛回去:“难道不是?”  “亲自动她,脏了我的手。”沈倓淡淡道。

    司小小试探:“为什么?”  她不认为沈变态会解释,但问一问又不少块肉。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解释了,嗓音轻柔,像是在讲旁白。

    *

    沈夫人果然不是亲妈。

    沈倓出生时身体就不好,沈夫人起初也是将他视若己出,百般疼爱,但她也想有自己亲生的孩子,奈何多年怀不上,检查身体也没有任何问题。

    然后在一位在大师的指点下,她得知源头来自于沈倓,他是天煞孤星的命,出生时克死亲生母亲,以后也会克死他身边亲近的人,最后是他自己。

    从那以后,沈夫人开始厌恶沈倓,面上却不显,多次制造意外想让沈倓狗带,奈何他命硬,只是身体愈发不好。沈夫人见动不了他,和沈父商量,把他送到南庄公馆养病,那里风水比沈宅好。

    沈父想到沈倓在家里的几次意外,同意了。

    沈倓离开没多久,沈夫人就怀了沈钧,后来沈父把沈倓接回沈宅——沈倓已经长大,再不接回一起,会让人以为他有了小儿子沈钧,就不要他这个大儿子。

    沈夫人反驳不了,只好寸步不离沈钧,多年下来,沈钧安然无恙地长大,似乎并没有受沈倓的影响出事,这让沈夫人安下心来。

    在所有人眼中,她温柔善良,对待沈倓疼爱有爱,他要什么她给什么,加之沈家知道她不是沈倓生母的人寥寥无几,没有任何人怀疑过她内心的心思。

    只有日渐长大的沈倓,他本能感觉到不太对劲,彼时还不知道真相的他,只以为是“母亲”有了弟弟的缘故,弟弟身体健康活蹦乱跳,百倍胜过他这个病秧子,所以沈夫人心疼他补偿他。

    直到他发现真相,才明白过来,沈夫人对他的“疼爱”“放纵”是伪善,也是捧杀。  他的身体已经是废物,还要将他的精神也养成废物。

    让司小小和他订婚,美其名曰为他好,实际不过是想让别人认为“沈倓只配娶一个戏子为妻”,可在别人眼中,是她这个当妈的心疼儿子,想让儿子有个人照顾,毕竟以他的身体,门当户对的女孩肯定不会愿意嫁过来没几年就当寡妇。

    戏子不一样。  好打发。  也好拿捏。

    给些好处就可以让她做很多事。

    比如沈夫人现在很难猜到沈倓的心思,但要是多了个枕边人,那就简单多了。  让她遗憾的是,司小小没有发挥太大作用,不过眼看沈倓身体愈发不好,她也懒得琢磨其他。

    几个月前沈倓搬回南庄别馆,沈夫人得到消息,沈倓知道她不是生母这件事。  于是她让人悄悄换了沈倓吃的药的其中一种,这种药单独用是补品,没有副作用,可和沈倓吃的其他药混在一起,会加速他身体的衰败。

    反正对她来说,成功了是好事,失败也没关系。  沈倓吃的药品种多,加的这种药和原本的药非常相似,完全可以说是医生粗心之下搞混了。

    在书房里,沈倓将药放在了沈夫人面前。

    他给了沈夫人两个选择。  一,她主动将事情公之于众。  二,他帮她公之于众。

    沈夫人了解他,他既然敢这么说,想必已经收集好该有的证据,至少他手中的证据足以让她过往营造的一切崩塌。

    她的哀求她的否认她的辩解他完全不听。

    也许是慌乱,也许是不知所措,也许是想要继续谋划,她从阳台上跳了下去——毕竟这个高度跳下去,应该不会死。  跳之前,她说了一句话。  “吴大师没有说错,你身边的人都会被你克死。”

    *

    沈倓的“旁白”没有说得这么细,细节都是司小小自己脑补的,不过八九不离十。  至于为什么相信沈倓的解释——主要系统给了她确认的答案。

    但小葡萄心如止水。  司小小才不关心沈变态的“悲惨过去”,再悲惨也抵销不了吃掉她的事实。

    反倒挺佩服沈夫人。  当然,佩服不代表认同。

    沈夫人这种表面温柔、背后悄眯眯捅刀子、还伪装得特别好的人……要是换个剧本——比如宫斗剧本,不出意外能赢到最后。

    她脑子里胡乱想着,没有注意到沈倓已经走了过来。

    直到阴影笼罩,她猛然回神,对上的就是沈倓那双漆黑如深潭的双眸,他看着她,带着审视,也带着探究,还带着无法掩饰的危险。

    压下的睫毛微抬,那一刻她似乎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血气。

    “听了我的秘密,你要怎么办呢。”他轻轻地说。  司小小双腿一动就想往外跑,但她忍住了,顺势往阳台的方向瞄,沉思片刻,认真地说:“要我也跳下去?”

    “……”男人默了两秒,继而眼中笑意丛生。  “司小小。”他喊她的名字。  司小小淡定与他对视。  “我开始觉得你有点意思了。”

    我谢谢你啊。  她到现在都没摸清沈倓突然对她“打开心扉”是为什么。

    管它是什么,她心中一动,忽然伸手:“那表示一下?”  沈倓眉梢微动,视线落在女人纤细白皙的手掌,然后,他抬手握住了。

    充电符号再次出现。  司小小看着它在短短几秒的时间内,一下子蹿到56%。

    嘤嘤嘤。  她不想松手了。

    沈倓松开了,越过她走了出去,司小小一口气缓缓吐出来。  刚要走出书房,咕噜一下,她抬手接住掉下来的一颗情绪葡萄。

    眼睛一亮,她瞄了眼沈倓远去的深沉背影。

    她看葡萄上的表情:注射器。

    ?  它能有什么用。

    司小小颇为好奇,想看看它的作用,斟酌片刻,没有用100点好感值修改。

    这次结出的情绪葡萄只有三颗。

    *

    沈倓刚刚走到一楼,沈钧从外面进来,什么都不知道的他眼眶通红:“哥,原来你在这儿!”  他脚步猛地顿住。

    视线里,沈倓手握一支最大号的注射器,反手将指长的针管插在了自己胸口。

    沈钧尖叫:“哥!!!”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