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1 章(【方便快捷】...)
    玉盒背后的故事并不复杂, 甚至可以说是过分简单,可是每一处细节都很真实,沉浸感特别强。

    要是搁在真正的编剧手里, 估计后续要要么是女主角和将军爱深恨重抵死缠绵,要么是女主角和丈夫破镜重圆执手偕老。

    可这并不是艺术加工过的故事,那位将军并不年轻、并不俊美。

    他年过半百,相貌凶悍,性情残暴,没什么文化, 更没几分柔情。

    他对待那位美貌的女子,仅仅是见猎心喜, 仿佛对待一样自己看中的物件,想起来了就拿起来把玩, 想不起来就放到一边。

    若非实在喜她美色过人, 甚至都不会把烧杀抢掠得来的好东西匀给她。

    这样的关系, 所有人都只能看到那个时代的残酷和无情, 并不会觉得这是一场强取豪夺的绝美爱情。

    就连女子自己,也只能在朝不保夕的痛苦日子里怀念着少年时与丈夫结发为夫妻的甜蜜美好。

    一别之后,她从来不曾和任何人提起自己的过往, 更没有再呼唤过丈夫的名字。

    可是每次她独坐窗前拿出那小巧玉盒的时候, 旁观者都能感受到她的悲伤与思念。

    每一次她打开玉盒的时候,子母扣那略微迟滞的开合都会让人想起当初她们夫妻俩坐在家中的场景——

    木桌上摆满了雕琢用的工具, 地上散落着许多细碎的玉屑,新婚的夫妻俩坐在那十分随意地笑着交谈。

    那时候妻子问:“完成了吗?”

    丈夫憨笑着说:“马上就好了, 就是这子母扣开合有点问题, 还得再打磨打磨。”

    当时每个人都觉得那只是很寻常的场景,谁都没想到竟会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面。

    因为细节铺得很满, 所以这么个关于一个女子半生的简短故事讲了足足一小时。

    那些被标题骗进直播间看绝美爱情的人过了很久才缓过劲来,开始疯狂刷屏——

    “啊啊啊啊啊啊馆长杀我!”

    “太难受了,太难受了,每一次她遇到伤心事的时候都一个人拿出玉盒来看,她一定很难过吧。”

    “她肯定是在想,要是没有打仗,现在他们夫妻俩说不定已经儿女双全。也许她不会有锦衣玉食的生活、不会有招人羡妒的身份地位,但是他们很幸福很美满。”

    “别说了别说了,我现在闭上眼睛都是那子母扣慢慢打开的画面。”

    “玉盒被夺走的时候血滴在上面也很虐,看起来简直像在流泪,啊啊啊不能想了,越想越难过。”

    “要不了几天就是七夕了啊,馆长为什么要放这种故事,还不如撒狗粮虐狗呜呜呜呜。”

    “馆长不是人,馆长没有心!”

    “我算是发现了,馆长真是蔫儿坏,下次我一定不会再上当受骗。”

    “下次一定这个词有点不祥,馆长不会给每个藏品都搞一个这种故事吧?”

    “不可能,那得多少钱啊?你看看现在那些乱七八糟的电影成本都喊十亿八亿,每个藏品都搞得是世界首富吧?”

    吴普本来就没有心,他愉快地开好直播后就没再管了。

    有无人机代替自己直播,吴普一派轻松地溜达去看看苏轼他们在干嘛。

    结果发现苏轼正在给其他人解说纪录片。

    这堆古人凑在一起一闲聊,才发现不仅吴普和苏轼之间能听懂彼此说的话,苏轼和韩娥她们也能顺利交流。

    韩娥她们不识字,自然看不懂繁体字幕,所以苏轼热心地给她们当起了解说员。

    其他人都围拢在苏轼身边听讲,只有韩娥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充分体现出她那荧光绿卡面的特殊性。

    不过看她耳朵专注地竖起,应该也是有在听苏轼讲解的。

    吴普没打扰她们学习历史,又溜达去撸了会猫。

    经过几天的送温暖,三花猫和小猫崽们对吴普都挺亲近了,小猫崽们更是翻肚皮给撸,唯一的例外就是他们的黑爹。

    黑爹一脸孤傲地坐在栏杆上,用它那金色的竖瞳幽幽地盯着吴普,隐隐透出一股子“我看你要撸我老婆和我崽子到几时”的愤怒。

    吴普可不管黑爹的怒火,撸猫撸到系统提醒说“玉盒生死恋”已经播完才停手。

    他点进直播间一看,里面全是在声讨他不干人事的弹幕,看着群情汹涌,十分吓人。

    吴普收回撸猫的手信步走回一号馆,招呼出无人机带人参观改造完毕的一号馆,顺便介绍这项突破性的全息投影技术。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为我提供的新技术,这些技术想要真正投入到市场还得很长一段时间,”吴普一本正经地说着大实话,“它已经决定将我们博物馆定为定点合作机构投放一批新设备,有兴趣的可以过来体验体验。”

    刚才还沉浸在剧情里的直播间观众看着吴普走进刚才那个展位,再一次播放起《玉盒生死恋》,才猛地发现刚才无人机直播的画面居然像是真实存在的一样!

    吴普甚至能和熔岩近距离合影!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全息投影?

    现在已经有不少VR眼镜面世,戴上眼镜后可以给人沉浸式的游戏体验。

    但是由于技术还不成熟,所以VR眼镜带来的沉浸感还是很低的。

    市面上那些vr眼镜要么佩戴起来不舒服,要么画面清晰度不够,反正距离真正让大伙晚上全息游戏还差很大一步。

    吴普展示的这个全息投影技术却真实得不像话,要不是他这会儿入了镜,大伙都不知道刚才她们看到的“纪录片”居然是无人机直拍的效果!

    随着吴普在熔岩前走动,有些刚才没入镜的画面也呈现在观众们眼前。

    这是真正的全景画面。

    连脚下踩着的岩层都很真实,隔着屏幕都让人觉得热得厉害,生怕吴普被周围的岩浆给吞没了。

    吴普本人倒是很自在,悠哉悠哉地在岩层中间溜达着,还和观众们介绍:“由于设备数量有限,所以我们展馆目前只有三十个这样的展位。不过我们每个展位的时长都有一小时左右,过来一趟对于对历史文化和传统工艺感兴趣的人来说应该也不虚此行。”

    “为什么我闻到了凡尔赛的味道。”

    “这样的展位,我们只!有!三十个!”

    “真的有三十个吗?每个展位都是这种水平?”

    “什么时候开始售票?我钱准备好了,千万不要替我省钱!”

    吴普感受到观众的热情,笑着说道:“因为空间有限,展位前人太多了容易影响观赏体验,所以到时会严格控制每天的进馆人数,所以大家记得提前做好出行规划。”

    吴普又带着无人机去给观众看了看休息区和影音区,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苏轼等人,说他们会暂驻博物馆,如若偶遇请不要过分打扰他们,把他们当普通人对待就好。

    韩娥抬头看了眼飞在吴普身后的无人机。

    无人机捕捉到了她的脸。

    韩娥很快又收回目光。

    吴普想起没提前和韩娥她们打招呼,和直播间的观众说了句“开放时间会在直播间通知”后就下播了。

    观众们还沉浸在刚才的惊鸿一瞥里,只觉吴普这直播间美人超标了。

    怎么一个两个古典美人都跑到直播间来了!

    吴普上前对韩娥说道:“抱歉,刚才我在直播,可能把你拍进去了。”他又给韩娥解释了一下直播是什么。

    “不要紧。”韩娥表示自己没关系。

    她不是很了解这个时代,所以多余的话不说,多余的事不做,一直都在观察。

    她也在观察吴普,吴普看向她的目光没有探究、没有贪婪,仿佛她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儿,并没有出众的容貌和出色的歌喉。

    吴普对待苏轼他们也是一个态度。

    吴普说过,她们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回去或留下。

    既然她们可以从这里离开,那么是否被人看见或者被人讨论也就无所谓了。

    吴普见韩娥确实不在意,也就没再多说。

    一号馆既然已经可以开放,吴普也就紧锣密鼓地筹备开馆事宜。

    他和村支书以及梁老板那边商量了一番,让村子那边准备好迎接游客的到来,方便游客吃个饭睡个觉之类的。

    虽然来的人不一定会很多,但也不能给人一种这边连个歇脚地方都没有的差劲体验。

    村支书早就关注清阳直播间了,对吴普这个年轻人非常看好,拍着胸脯打包票:“我们这边什么都不多,就是空房子多,改造成临时民宿妥妥的。”

    没办法,农村嘛,就算建起了宽敞漂亮的自建房,很多年轻人也不愿意回来村里待着。

    反正空着也是空着,接待一下游客赚点钱花也不错。

    她们这些老头老太太除了地里长的河里捞的,一年到头都没什么收入,全靠子女孝敬。

    有时她们还会因为看病花钱惹得子女夫妻不和,心里总不那么得劲。

    能自己攒点钱多好!

    吴普和村支书这边商量妥了,才和系统商量着花科普值改造整个博物馆的安防系统,方便把控博物馆的安全。

    像安检机器、售票机器这些附带品,自然也算入到改造范围内,直接由系统负责安排。

    毕竟这是系统的老本行,对它来说只是多跑几行代码的事,方便快捷!

    要是让吴普自己来搞,一堆小事能烦死人。

    系统:【……】

    系统:【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吴普很惊讶:【这点工作量对你来说就超负荷运转了?】

    系统回应:【倒也不是。】

    吴普语重心长地给它分析起来:【要是有人进来搞破坏把仪器给弄坏了,那我们的升级进度肯定会受到影响。我让你改造下安防系统一点都不过分吧?】

    系统:【不过分。】

    吴普:【辛苦了。】

    吴普大方地把手头的科普值统统划拉给系统,一点都没带心疼的。

    系统默默接收了科普值。

    可没等它开始干活,吴普又补了句:【既然你都要去选机器了,不如顺便帮我发个招聘启事吧,目前博物馆事情还不多,先招两个司机,两个售票员,两个安检员,两个保洁,两个厨师,再来两个保安。具体的岗位要求和薪酬福利直接找其他博物馆的招聘启事比对着整合一份就好,这点小事你应该会吧?】

    系统:【…………】

    它确定了,这个宿主铁定是传说中的周扒皮。

    系统消失了。

    吴普调/戏完系统,心情非常愉快。

    他想到刚才观众们说过几天是七夕,才想起这还是个古代挺重要的节日。

    除却淳朴的牛郎织女传说故事以外,这个日子还有女儿乞巧的风俗,所以又叫乞巧节。

    他准备问问苏轼这些土著,他们的乞巧节是怎么过的,要不要找些村里的小娃娃过来搞个七夕活动好好热闹热闹。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