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5 章(他确实够猛。...)
    向陶牧之表达不满的老爷子和老太太,是陶牧之的爷爷奶奶。两人年纪已入古稀,性子越来越像孩子,夫妻俩经常一唱一和,埋怨陶牧之不回来陪他们。

    陶家是A市比较古老的大家族,家族是做医药生意起家。只是到了爷爷这辈,对于做生意失去兴趣,就把生意交由代理,自己去喜欢的领域钻研了。陶牧之的爷爷陶老爷子是著名的文学翻译家,奶奶陶老太太则是著名的物理学家。到陶牧之的父亲则是国际享誉盛名的建筑设计师,母亲则是肿瘤科主任医师。单从陶牧之的家庭组成来看,更像是个普通的高知家庭。

    而实际上,陶家的产业并未因为陶家人不参与管理而消弭,反而更为繁盛庞大。陶家集团是由专业的代理帮忙打理的,目前依然在鼎盛时期。陶家人也不都像陶牧之的父母和祖父母一样不喜欢管理生意,像是陶牧之的小叔和堂哥,目前已经在陶家集团的中干位置。

    像陶牧之的小叔和堂哥这样喜欢做生意的,就在集团内帮忙,像陶牧之这样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就在各自喜欢的领域发展,总的来说,陶家的气氛相比其他大家族还是比较自由的。

    在这样的自由环境下,陶家的家庭氛围感也十分浓厚。

    陶老爷子和陶老太太早在几年前就双双退休在家了,即使在家,两位老人也有自己的钻营和喜好的。不过因为上了年纪,对于小辈格外亲切,再加上陶牧之同辈的堂兄弟姐妹们皆在国外读书,所以两位老人格外粘他。

    陶牧之有自己的住所,平时是不住在大宅的,只有周末的时间才回来陪二老。今天周六,上午陶牧之出门后,一天没见人影,到了这么晚才回家,二老都有些等生气了。

    陶牧之说完进门,叫了声爷爷奶奶后,把背包放下,坐在了沙发一旁。他看着对面坐着的二老,解释道:“下午去打篮球,刚好碰到个朋友,就陪着朋友坐了一会儿。”

    陶老爷子和陶老太太听完陶牧之的话,一时间竟忘了生气,陶老爷子问道:“什么朋友?”

    陶老太太:“男的女的?”

    “女的。”陶牧之道,“是我的病人。”

    听陶牧之说完前半句,二老本来还有些兴趣,听他说完后半句后,二老眼里的神色皆卸了下来。

    “你这整天就想着工作,周末的时间还要见病人。”陶老爷子说了陶牧之一句。

    他说完,旁边的陶老太太轻轻咳嗽了一声。陶老爷子看了一眼老伴,二老眼神交汇,陶老爷子突然想起件事儿来。

    “对了,南城姜家的小女姜芷你还记得么?”

    南城在A市的南边,当年奶奶在南城的大学任教,结识了一些南城的名流朋友,姜家就是其中之一。姜家的小女姜芷父母离婚后各自组建家庭,她从小就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小时候陶牧之去找奶奶,还和她见过面。

    只是两人也就小时候见过,长大了几乎没什么联系,听了爷爷的话,陶牧之道:“记得。”

    “她明天要来A市,到时候你跟她见个面吧,刚好可以叙叙旧。”陶老太太道。

    像陶牧之现在这个年纪,长辈介绍他与异性见面,已经远不是叙叙旧那么简单。目前二老身边只有他一个晚辈,还是单身,二老所有的热忱都放在了解决他的单身上。

    而对于祖父母的热忱,陶牧之向来都是顺着他们的心意的。这样的叙旧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他都是答应的。

    但是这次,在陶老太太说完后,陶牧之有些微微的走神。待陶老太太叫了他一声后,陶牧之回过神来。

    抬头看向爷爷奶奶,陶牧之点了点头,道:“好。”

    听陶牧之答应,二老并没有松口气。作为晚辈,陶牧之是一众晚辈里最好说话的。但是好说话归好说话,他会听话的去“叙旧”,事情成不成可就不一定了。

    -

    周天陪了二老一天,周一陶牧之去了医院上班。

    医院的周一比起平常来,工作要繁重一些,要开会,要总结,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事情,所以陶牧之并没有约其他病人进行诊疗,只约了林素一个。

    而到了周一下午四点,林素没来。

    陶牧之在诊疗室等待了十分钟,确认林素还是没有到之后,给林素打了个电话。

    电话打通,却并未接通,在响起的那一刹那,电话被挂断了。电话里传来被切断通讯的盲音,陶牧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微抿了抿唇。

    而看到陶牧之打电话过来的林素:我今天要是去医院诊疗才有鬼了!

    林素并不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她一般拿起来就放不下了。就昨天陶牧之给她那么大的奇耻大辱,她以后要再跟陶牧之有联系才有鬼了。

    是她在陶牧之那里受的侮辱不够,还是她自己的生活太痛快了要去找虐?认识陶牧之之后,林素觉得自己见陶牧之的每分每秒都是在自虐。

    陶牧之也是,都对她没兴趣了,还打她电话干嘛?哦,让她去诊疗。正是因为他堂堂正正的打电话通知她诊疗,这也更表明了他对她毫无兴趣。

    林素刚灭下去的火又有升起来的迹象。

    显然陶牧之那边并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在她按断电话后,他又打了过来。林素看着陶牧之的名字跳跃,她的太阳穴也随着“突突”直跳。按断电话,林素皱着眉头骂了一句。

    “烦不烦?”

    骂完以后,林素把手机切了静音,架起了摄像机。

    且不说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让她今天不会去诊疗,她今天下午还有拍摄工作,也不可能去诊疗。

    想起昨天陶牧之离开时,说让她周一下午四点去诊疗时的样子就生气。他让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当吸铁石吗?他吸一下就去。

    搞笑!

    把手机切成静音后,林素清净了不少。与此同时,因为情绪的躁动,她的专注力也提升了起来,没过多久,手上的拍摄任务完成,林素照例去了电脑旁看拍摄的照片。

    她今天的拍摄任务是拍静物,给一处艺术馆拍摄做宣传。林素喜欢拍摄静物多过人物,拍摄静物的时候,她能更专注,照片也更能体现她的思想。

    这边拍摄的差不多,林素拿了相机收工,她准备离开拍摄基地的时候,看到了阴魂不散的赖新。

    赖新是模特,平时也基本常驻在拍摄基地的,碰到他很容易。只是在她连番拒绝多次后,赖新竟然还不放弃,这不得不让林素有些肃然起敬。

    “我在隔壁拍摄,听说你在这儿,所以过来看看。”赖新倒是没有被三番五次拒绝后的尴尬,对她依旧友好。

    要是她能有赖新一半的格局,她也不至于被陶牧之气个半死。

    而因为被陶牧之拒绝,再看看被自己拒绝两次的赖新,林素都觉得不是那么讨厌了。

    “我这边工作结束了。”林素道。

    赖新一笑,道:“我知道,所以我才过来。”

    他说完后,目光真诚地看着林素,道:“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机会请你喝一杯?”

    林素看了一眼赖新。

    说实话,她虽然不是那么讨厌赖新,但并不代表她就能和他一起出去喝酒。赖新说完,林素想也没想,刚要拒绝,她手机响了起来。

    刚拍摄完的时候,她看了一眼手机,陶牧之没再继续骚扰她,她就把手机切回正常模式了。她这刚正常了没一会儿,陶牧之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林素:“……”

    “怎么还没完没了了!”林素没好气地说了一声。想着继续不接电话,陶牧之今天可能会轰炸她一天。谁能拒绝自己虐得起劲的小绵羊突然不去找他了呢?

    想到这里,林素接了电话,没等那边陶牧之说话,林素:“没空没空,我今天和要男人出去喝酒,没空去诊疗,挂了!”

    说罢,林素挂断了电话。

    挂完电话,林素把手机收了起来,看向赖新。

    “去哪儿喝?”

    -

    赖新对于她答应一起喝酒的事情很惊奇,尽管知道她是在以他为借口逃避诊疗。但这对赖新来说都没什么,只要她肯和他出去就好了。

    林素问去哪儿喝,赖新定了个酒吧。这家酒吧是A市最奢华的酒吧之一,里面各种服务都有,跟昨天她和陶牧之去的那个小清吧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林素要去浪了!

    看看,离开陶牧之的林素是多么的快乐。

    林素定下和赖新一起去喝酒后,就上了赖新的车。赖新的车是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格外骚包。林素上车后,摄影基地的人们几乎都见着林素跟着赖新离开了。

    林素和赖新,一个摄影师,一个模特,两人都是摄影基地的常客,摄影基地的工作人员也大都认识他们。这两个一起离开摄影基地,摄影基地的八卦声瞬间炸了锅。

    “林素竟然跟着赖新走了。不都说林素性格高冷,从来不跟男的出去么?”有个女化妆师道。

    旁边男化妆师轻哼了一声:“那也要看看对方是谁啊!你要是被赖新这样有颜有身材的大帅哥邀请,你能不迷糊?”

    女化妆师点了点头:“赖新确实猛。”

    男化妆师来了兴趣:“哪儿猛?”

    “床上啊!别看他温文尔雅的样子,实际上是个玩咖。摄影基地多少女模特和摄影师,甚至有不少小明星都被他睡了。上次和他一起拍摄的那个吴菱,你知道吗?就稀里糊涂跟他睡了。”女化妆师好像知道很多料。

    “睡就睡了,什么是稀里糊涂的睡了啊?你以为赖新是迷魂药啊?”男化妆师听她说完,吐槽了一句。

    说到这里,女化妆师哼了一声道:“他是什么迷魂药,我看他下迷魂药还差不多。我听说吴菱本来就是单纯的仰慕赖新,她想钓的男朋友实际上是个资本少爷。可是有次赖新约了她喝酒,然后两人就睡了,第二天吴菱都懵了。因为这事儿,她跟那资本少爷都吹了,少了不少资源。”

    被女化妆师这么一说,男化妆师吓到了:“卧槽?这么恐怖?不过你怎么知道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在他俩床底下啊?”

    男化妆师说完哈哈笑了起来,被男化妆师调侃,女化妆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去去去,爱信不信。”

    “信信信,我不笑了还不成么。”男化妆师没再笑她。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