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56 章(意想不到的攻击...)
    对于这个问题, 女UP主也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她冷静的开口道:“能拿到, 只是要看怎么拿。”

    温攸宁在这种时候显得很有耐心,“你说?”

    女UP主:“她一直都把人骨骨片带在身上,想要把东西拿到手,就必然会被她发现。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可能在我我碰到那东西的瞬间,我的精神值就被清零, 变成怪物了。”

    隋既明一怔, “你的意思是,你之前精神值降低, 是因为看到了那个人骨骨片,而不是因为看到那个大一女生和人骨骨片说话所以觉得毛骨悚然?”

    女UP主笑不出来的扯了扯嘴角,“如果是在现实世界里, 我会以为我遇到了精神病人,看到病人走开或者报警都行,怎么也不至于自己被吓疯了吧?”

    温攸宁言语和煦的接上:“但是, 这里是【惊悚直播】的直播间,什么灵异鬼怪都可能变成真的。”

    女UP主:“的确,但我真的不会被一个人对着骨头片说话的场景吓到精神失常。我当时的感知很清楚,就是看到了那个人骨骨片之后,有种仿佛被盯上的毛骨悚然之感。”

    温攸宁喃喃道:“被盯上的感觉……你确定当时那个大一女生没有发现你, 是人骨骨片在盯着你?”

    女UP主却出乎意料的摇了摇头,“当时我的感觉是这样, 但是,我也不能完全保证, 当时的情况下不是我的错觉。更何况,谁也无法排除,那个大一女生有没有演习的成分吧?”

    赵鹏宇有点震惊了,“你都觉得,她有演戏的成分了,你这几天还一直在她身边凑?”

    温攸宁倒是挺理解女UP主这个思路的,随口道:“正因为如果对方是在表演的话,那说明,对方不会轻易动手,至少表而上,在她身边也是安全无害的,而且,近距离能够观察到更多的线索,同时,自己行动受限换来对方同样被牵制。毕竟,她可是有队友的。”

    女UP主没有说话,显然也已经默认了温攸宁这个说法。

    隋既明则是突然来了一句:“这么说的话,那个大一女生现在在等待的,是不是就是你手臂上那些浮现出的图案?”

    女UP主依旧冷静的自嘲道:“等我死吗?”

    男UP主情绪有点激动,“那个大一女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他们本以为对方就是那个危险的角色,但是,现在结合着温攸宁他们掌握的线索来看,大一女生又像是有着复仇者的身份。

    赵鹏宇突然想到一件事来,又道:“对了,还有一条线索,是我在开场的时候收到的任务提示,只有两个字,‘假而’。”

    男UP主和女UP主脸上的表情同时微微一怔。

    看得出来,他们俩应该都没收到过这条线索。

    男UP主:“假而?而具?有人用的假身份?”

    女UP主的反应就更加简单粗暴了,“假脸?□□?”

    最后这个词语一出来,画风瞬间又不对劲儿了。

    赵鹏宇“嘶”得倒吸了一口气,“这是物理假脸的意思啊?”

    温攸宁倒是若有所思,“□□不确定,但是,人骨骨片倒是出来了,目前来说,这个直播场景里似乎没有‘画皮’的元素,不过,物理假脸这个,倒也是一条思路。”

    男女UP主对视了一眼,显然,他们也没有明确的关于“假而”的线索,而全都只是猜测。

    女UP主双臂抱在胸前,这是一个看上去有点脆弱的姿态,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却坚定而专注,低声喃喃道:“让我再想想,再仔细捋一遍所有的线索,一定有一种可能,可以把所有的线索都串起来……”

    温攸宁看了她一眼,安静的没有打断女UP主的思考,而是单手托腮,也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当中。

    目前的线索虽然很多,但是,还有几个关键的线索背后,明显带着更隐晦的信息尚未被挖掘出来。

    首先就是这个直播场景的名字“同学录”,偏偏到现在为止,他们找到的几乎全部线索,都和同学录无关。

    然后就是赵鹏宇见到的那个女鬼小姑娘,它自始至终只是在男生宿舍楼里哭,然后让进入雾气中的人感同身受的体会到了它身上那些被虐待割开的伤痕痛苦。

    还有就是女UP主那边见到的令人毛骨悚然、有种被注视感的人骨骨片。

    当时的场景设想一下,应该是大一女生和人骨骨片对话,女UP主碰巧看到这件事。大一女生还不知情,但是,人骨骨片却用空洞的眼神冰冷而死寂地盯着女UP主……

    温攸宁陡然抬头,声音有些急促的和女UP主问道:“你看到了大一女生和人骨骨片对话,那么,你有没有看到,人骨骨片和大一女生说话的场景,或者说,大一女生做出倾听状的模样!?”

    女UP主也从杂乱无章的思绪中抬起头来。

    她看向温攸宁时,因为心神恍惚眼睛还有些微微的睁大。因为当时遭遇了巨大的精神冲击,整个人的精神值急剧降低,她现在回忆起当时的细节场景,其实是有些痛苦的。

    几秒钟的时间里,女UP主的额头上便已经浸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然后才有些双眼失神的喃喃道:“我、我记得,那个大一女生,好像一直都有做出,仔细倾听的动作……但是、我只听到了她在那里仿佛自言自语般的声音。”

    赵鹏宇很清楚问题的重点在哪里,立刻急切道:“她说了什么?”

    女UP主艰难的摇了摇头,整个人仿佛顷刻间被冷汗浸透了,颇为吃力的说道:“不、不行,我想不出她到底说了什么,我只记得,那个大一女生,她当时是背对着我的,我也看不到她的表情,只是听到了她仿佛在自言自语一样的声音……”

    隋既明帮忙捋顺了一下前后顺序,“你看到大一女生对着人骨碎片说话,然后你产生了被人盯上的错觉,再然后,你的精神值猛然间降低,并且,直接被扣到了30这个称得上有些危险的临界点——并且,这个时候的你,手腕上出现了变异的痕迹,同时,30这个临界点上,也会让你产生一定的幻觉。”

    隋既明说到这里,当即判断道:“你听到的所谓的自言自语,有没有可能其实就是大一女生和人骨骨片之间的对话?”

    女UP主抬起那张已经冷汗涔涔的脸,眉头紧锁,声音里也带着丝凌乱的困惑,“我虽然记不清她说了什么,但是我的确只听到了一个声音。”

    温攸宁这时候突然接了一句,轻声道:“如果,人骨骨片开口说话的时候,也是用的大一女生的身体呢?”

    女UP主直接怔住。

    看着温攸宁冷静中甚至透着几丝冷漠的脸,男UP主倒是猛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颤声道:“你的意思是,那个人骨骨片,是寄生在了大一女生的身上?所以,那个女生才会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温攸宁瞅了他一眼,“你对她所有怪异的评价,其实来自于你的搭档的自我感知吧?”

    男UP主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

    因为自己的搭档女UP主就在大一女生身边,他反而是在场所有人中和那个大一女生接触最少的人。

    温攸宁继续自己的分析道:“还记得我,我之前假装学生会的人给你们那栋楼的宿管阿姨帮忙登记名册,我当时看到了你手腕上的图案,你当时使用纹身来敷衍我的。”

    女UP主:“……你从那时候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温攸宁:“那没有。”

    还没等男女UP主松了一口气,温攸宁便平静的接上道:“之前就注意到不对劲儿了,要不然,也不会为了截胡你们两个,跑去女生宿舍当义工。”

    女UP主:“…………”

    温攸宁笑了一下,这才继续道:“看到你手腕上的异变,我就知道,你的精神值已经降低到了30点的临界值附近。不过,比起你来,其实,那个大一女生的反应,是更加不对劲的。在你说自己手腕上的痕迹是纹身贴纸的时候,那个大一女生看向你的眼神里,甚至带着种本能的痴迷。”

    女UP主顿时一阵说不出的恶寒。

    温攸宁:“我上次见到的露出这种表情的人,本质上是一个怪物。”

    亲身经历过的隋既明和当过观众的赵鹏宇都知道,温攸宁这会儿说的应该是【笼屋】场景中的房东。

    男UP主:“那个大一女生就是个怪物!”

    女UP主轻轻的舒了口气:“但是,就算知道那个大一女生问题很大,我们还是拿她束手无策,甚至可能会打草惊蛇。”

    温攸宁倒是没附和这句话,而是问道:“你现在的精神值怎么样?”

    女UP主瞥了一眼自己的数值,“还是卡在30这个临界值附近打转。”

    温攸宁若有所思:“强行回忆看到人骨骨片的时候,没有让你的精神值再一次降低?”

    女UP主不解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下意识道:“我的胆子没那么小。”

    温攸宁十分顺理成章道:“是啊,你的胆子根本不小,就算骤然被吓一跳,也不至于把精神值掉到30吧?”

    女UP主怔了怔,旋即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她隐约猜测到了一种可能。

    果不其然,下一秒,温攸宁已经挑明了说道:“我更倾向于,你当时是被那个人骨骨片攻击了。只有来自直播场景中的客观环境、或者怪物的攻击,才会在短时间内这么大幅度削弱你的精神值。”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