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7)(惊鸿一瞥,终究是牵扯出两...)
    谢竹君已经从马车里下来了, 就站在谢家前院的影壁旁,上头五世其昌的雕花仍像当年一样栩栩如生,她拉着少年帝王的手, 同他道:“陛下, 这就是谢宅,当年母后小时候,曾在这里住过好些日子。”

    萧熠今年已经八岁, 稚气的脸上已呈现出几分帝王的威严, 但听赵如兰这么说, 双眸中还是充满了羡慕道:“真的吗?这里好玩吗?母亲小时候都玩些什么呢?”身为大魏太子,萧熠从小就养在宫里, 对宫外的生活自是十分向往。

    赵如兰就笑了起来,细细的回想了片刻,只开口道:“我记得, 谢家的后院中有一颗枣树,到了这个时节,正是打枣的时候, 下人们拿着竹子把熟透的枣子打下来,我们几个孩子就在地上捡枣子,有时候馋得紧了,顾不得洗就吃起来……”

    这些年少时的往事,对于赵如兰来说, 却像是发生在前世一般。如今她已记不得当年的枣树是什么模样, 却还依稀能回想起枣子尝在口中, 甘甜的滋味。

    “真的吗?我也要去打枣!”萧熠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只转身对后头跟着的小太监道:“小禄子,带我去打枣!”

    赵如兰苦笑不得, 只急忙道:“小禄子也不认识这谢家的路,陛下忘了,我们是来拜寿的,不是来打枣的,先去给谢老夫人拜完了寿,在让府上的奴才带您去打枣。”

    萧熠听闻,眉心却皱了起来,心思早飞到了枣树边去了。

    好在静姝和谢竹君已经迎了过来,听说萧熠急着打枣,谢竹君只笑道:“陛下难得出宫,太后娘娘就让他玩会儿吧,我家那几个正巧就在后院打枣,我亲自带他过去。”

    谢竹君这么一说,萧熠的心就更痒了起来,只可怜巴巴的看着赵如兰,赵如兰扭他不过,只好叹气道:“那你先过去,玩一会儿就回来,知道吗?”

    萧熠便使劲点了点头,跟着谢竹君往后花园去了。

    静姝就领着赵如兰往松鹤堂去。

    宾客们正聊得热络,听说太后娘娘来了,只一个个都要上前拜见,赵如兰就笑着道:“平日里你们拜我还拜不够吗?今日是谢老夫人的大寿,我们只摆寿星吧。”

    众人见闻,只都点头答应,赵如兰又给谢老夫人拜了寿,这才起身坐下,和一众女眷们聊起家常。

    ******

    后花园里的枣树下,一群孩子正欢天喜地的捡着地上的红枣。今年入了秋,下过几场雨之后,天气就好了起来,是以这枣子又红又大,汁水还比往年更多。

    萧熠果然就瞧见几个穿着华丽的小孩子们,将那枣子往自己身上蹭两下,便来不及就要往嘴里塞了。

    谢竹君就把自家的双胞胎叫了过来,提醒道:“好好的关照着陛下,别让人欺负了他。”又吩咐了几个丫鬟小厮,站在一旁看着众人。

    因为从来没玩过这些,萧熠起先还有些拘谨,后来就顾不得了,跟着众人一起捡枣玩耍,还用枣子当子弹,你扔一个给我,我扔一个给你。

    小姑娘家玩不过男孩子,不过几个来回,找丫鬟的找丫鬟,换衣裳的换衣裳,纷纷就跑了。

    萧熠一时跑累了,身上带着的荷包里头也装满了枣子,又想起方才赵如兰的嘱咐,便回身道:“你们哪个丫鬟,带我去老夫人的住处?”

    一时就有两个小丫鬟过来,领着萧熠往松鹤堂去。

    可他们才走到抄手游廊上,却被人给堵住了。

    原来仪姐儿方才看见他们好些人在捡枣子,羡慕的不得了,可是奶娘死活不让她过去,这时候见人散了,地上的枣子也没了,她却还没尝到过枣子的味道呢!

    仪姐儿眼睛尖,她刚刚看的清楚,就属这个穿赤金缎子的小少爷拿的最多,足足装了一荷包呢!

    “你,不准走!”仪姐儿撞着胆量拦在萧熠跟前,抬头打量了一眼这个从未见过的小哥哥,一旁的奶娘见状,已是拦不住了,只得跟在她身后,也瞧瞧的打量这小少爷。

    今日谢老夫人大寿,府上宾客众多,也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少爷,端的一个贵气逼人,要是仪姐儿冲撞了他,只怕不太好,奶娘想到这里,只劝慰道:“仪姐儿,你想要枣子,一会儿奶娘喊了小厮再给你打去,好不好?”

    仪姐儿却摇头道:“不要,枣子都打光了,我现在就要枣子。”她说着,只哇一声就哭了起来,指着萧熠腰间的荷包道:“我就要枣子,就要枣子。”

    萧熠一时间被吓了一跳,退后两步,护住荷包里的红枣。这可是他辛辛苦苦自己捡的,一会儿要献给母后分享的,怎么可能送给别人呢!

    “大胆!”他想吓唬吓唬眼前这小姑娘,便故意提高了嗓音,只是这两个字才说出来,却把他自己吓了一跳,只又低下声来道:“大胆毛丫头,你知道朕是谁吗?”

    奶娘一听“朕”字,只吓了一跳,待要拉着仪姐儿走,却见仪姐儿像是被方才的那一声吼给吓住了,只定定的看着萧熠,满脸不解道:“我不知道‘朕’是谁,我只知道你捡了我家的枣子,这枣子是我家的……”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又伤心的大哭了起来,眼泪都从她那一双小胖手里头溢了出来。

    听着仪姐儿一口一个“我家”,萧熠总算是弄清了仪姐儿的身份,原来她就是谢先生的独生女、也是他的表妹谢令仪。

    仪姐儿见眼前的小哥哥还是没有要把枣子给他的意思,只服软道:“小哥哥,我就要一个枣子,可以吗?”

    “你只要一个?”萧熠顿时就松口了,看她哭的小脸脏兮兮的样子,就从荷包里拿了一个枣子出来,也学着那些人的模样,在衣襟上擦了擦,递给仪姐儿道:“这个大的给你,你吃吧。”

    仪姐儿顿时破涕为笑,小心翼翼的接过了萧熠递来的枣子,从腰间拿了一个小荷包郑重其事的装起来,欣喜道:“我不吃,我要留给娘亲吃,奶娘说……娘亲吃了枣子,就可以早生贵子了。”

    ******

    松鹤堂里头聚满了宾客,静姝跟着谢老夫人一家家的认人招呼,几圈下来,还当真有些累了。

    可她身为主人家,也不能躲懒坐下,少不得要侯在谢老夫人的身边服侍着。一旁的孙氏便笑着同谢老夫人道:“你老人家高兴,也让儿媳妇坐下来歇息歇息,我看她倒像是累了。”

    静姝正想推辞,冷不丁只觉得眼前一黑,脚底软绵绵的失了力气,好在一旁有丫鬟侯着,她一把拽住了,凭着最后一丝清明的意识,靠在丫鬟身上。

    那丫鬟一惊,只急忙就扶住了静姝,众人忙都围了过来,一旁的孙氏却道:“大家散开些,先扶着四夫人去次间躺下。”

    谢老夫人原也是吓了一跳,但见孙氏开口,心里总算稍稍定下了几分,跟着道:“快把夫人扶到次间榻上。”

    静姝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能听见她们说话的声音,只是睁不开眼睛,过了片刻便连她们说话声也听不见了。

    厅里的女客们有看见静姝晕倒的,有忙着吩咐人去请太医的,也有喊了人去叫谢昭进来的,一时只都忙乱了起来。

    静姝已被扶着在软榻上躺了下来,孙氏只上前替她把脉,过了片刻,她脸上的凝重只渐渐就散去了,转头对谢老夫人道:“媳妇这是有喜了,二弟妹你又要做祖母了!”原来她之前就瞧出静姝似是有孕在身,只是没见谢老夫人提起,想来是她们自己都还不知道呢!

    “有……有喜了?”谢老夫人却愣住了,这虽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可对于她来说,却是喜忧参半。谢老夫人只急忙问孙氏道:“大嫂子再细细瞧瞧,我这媳妇生头胎的时候伤了身子,如今又有了身孕,会不会……”

    孙氏又细细了把了一回脉,这才道:“我瞧着底子倒是可以,只怕已经将养的差不多了,二弟妹只管放心,有我呢!”

    等谢昭来松鹤堂的时候,静姝已经醒了过来,太医也过来瞧过了,开了安胎的药房,又让孙氏看过了,这才吩咐了小厮出门抓药去了。

    其实静姝心里头也是有那么点怀疑的,这个月的月信推辞了好一阵子,只是她又以为,兴许是最近筹备谢老夫人的寿宴,一时累着了,所以才会推迟的,便没有往那方而去想。

    静姝抬起头,就见谢昭正一眼不眨的看着自己,眼神比往日更温和了几分,却还是难掩眼底那一丝丝的担忧。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静姝就有些不好意思,说起来这孩子确实来的不容易,谢昭虽说要顺其自然,但他是个极自律之人,在房事上也有所节制,谁曾想这才刚想着放松几日,静姝就有了,想来是那几日自己一个松懈,就让她给得逞了。

    谢昭却没有回话,只是用手指轻轻的抚了抚静姝的发丝,过了许久,他才淡淡叹了一口气。

    静姝知道他心中所忧,一时也有些自责,想了想才开口道:“母亲说,大伯母的医术很是厉害,最精通妇科上的疑难杂症,如今她们一家回京城来了,有她替我诊脉养胎,你还担忧些什么呢?”

    谢昭听她这么说,自是点了点头,当日他签发谢三爷回京的调令,也许便是早已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鸿泰三年,首辅谢昭喜得龙凤胎,携夫人还愿无想寺。

    山寺清幽、佛音悠远,放生池边却传来几声女子的浅笑声,谢昭寻声望去,依稀记得,前世他在这里也曾遇上过一位女子,惊鸿一瞥,终究是牵扯出两世的姻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