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三章(MyYggdrasill...)
    订阅不够就看不到。加州, 奥克兰湾区,帕奥罗多。早晨阳光洒进阁楼的小窗,照亮了窗下像山一样堆着的书和打印出的文档。

    清晨六点钟, 在这个几乎所有人都没起床的时刻,二十五岁的沈昼叶将电脑装进书包,然后从桌上拿起了正在FaceTime的手机。

    “妈妈,我很好。”沈昼叶揉了揉眼睛:“你放心吧, 我在这吃得好睡得香, 我初中在华盛顿天天吃三明治也没见你这么唠叨我……”

    屏幕里沈妈妈充满担忧:“宝宝,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昨晚几点睡的?”

    二十五岁的沈昼叶:“……”

    桌上一排喝空的啤酒罐, 沈昼叶喜欢抱着睡的狐狸阿布撅着屁股栽在墙角,之前那天晚上模糊的记忆又回了笼,模模糊糊的好像有什么顺口溜, 什么陈啸之的屁……

    沈昼叶:“……”

    我他妈又干了什么――!

    “妈妈!”沈昼叶大喊道:“张臻来找我一起走了!我先挂了!爱你!晚安!啾啾啾!”

    然后她挂了电话, 将桌上的东西一拢,一股脑全装进自己书包里,抓起钥匙和手机,丁零当啷逃跑一般冲下了楼。

    张臻正在一楼吃早饭, 见到沈昼叶便热情洋溢地打招呼:

    “姐妹恭喜你宿醉之后成功起床!虽然我们已经认识七年了,但每次你的醉酒的模样都提醒我我对你的了解还是不够, 所以姐妹, 请问陈――”

    沈昼叶:“滚犊子。”

    沈昼叶表情冷酷至极,用更为冷酷无情的凉牛奶冲了碗麦片,端着小碗, 板着张脸坐在了桌前。

    张臻:“……”

    张臻拌了一下自己的小米粥, 问:“陈啸之到底是谁?”

    沈昼叶立刻堵住耳朵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张臻慢吞吞地道:“七年了,一喝酒就骂他, 一喝酒就骂他,一开始我们都以为那是你初恋男友,后来我们一致认为这人欠了你几百万块钱……”

    二十五岁的沈昼叶掩耳盗铃地捂着耳朵惨叫:“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说拉倒,”张臻面无表情道,“别叫唤了,反正也没觉得我能问出来。”

    沈昼叶羞耻至极,趴在桌上一言不发,她碗里的麦片咕噜一声冒出个泡,空气十分宁静。张臻很有眼色地安静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他到底欠了你多少钱?”

    沈昼叶砰一声,以头抢桌。

    -

    沈昼叶和张臻都住在Arastradero west宿舍区――因为他们严格来说不算本校的学生,这宿舍区距离学校有一段可观的距离,步行得一个多小时,沈昼叶抱着自己的一大堆参考书,差点把胳膊给抱断了。

    张臻也没好到哪去,两个人从这个村往那个村负重前行,到物理系大楼时,两个人离累死就差那么一点点。

    “我还没抱完,”张臻气喘吁吁地说:“我还没带我的腰枕……”

    沈昼叶踢了一脚地上装满书和少许文具的纸箱,悻悻道:“我睡觉用的柴犬屁股也没带。”

    张臻撑着腰,气喘如牛:“我――我想问这句话很久了,沈昼叶你天天在柴犬屁股里午睡,你是恋|臀变态吧?”

    沈昼叶反问:“臻臻,你最崇拜的,博一发了一篇Nature的社交恐惧症邢师兄天天抱着他老婆绫波丽等身抱枕睡觉,他是变态不?”

    “……”

    张臻由衷道:“滚吧,滚进你的办公室。”

    沈昼叶立刻抱起自己的箱子,顶开了玻璃门,朝楼上跑去。

    “等等莫走!”张臻忽然大喊:

    “沈昼叶你还没告诉我呢!你导师是谁!”

    那天阳光真的特别好。

    二十五岁的沈昼叶想到答案的瞬间,感觉人生无望,bia几一声,在楼梯上摔了一跤。

    -

    那办公室不算大――陈啸之还没开始招学生,目前也只有一个来联培的Doctoral student,也就是沈昼叶自己。办公室非常整洁空旷,有两张干净的桌子,一张靠窗,另一张靠休息区。

    虽说休息区只有个饮水机,但也比国内的条件好多了……

    沈昼叶那一下摔得不轻,她本就皮嫩,在地上一磋磨就是一个血淋淋的大创面,连裙角都沾了点儿血。她抱着自己箱子,将箱子重重地放在了靠窗桌上。

    她放下的那一瞬间,就觉得自己惨。

    十五岁版沈昼叶现在对她言听计从,但是她怎么想,都觉得自己不像个能担事儿的人。

    ……还有,隔壁办公室里坐的人。

    沈昼叶挫败地低下了脑袋。

    本来想着让十五岁的自己赶紧放弃最无谓的挣扎,现在来看,还是先掐死她和陈啸之谈恋爱的可能性好了。

    二十五岁版沈昼叶一边想,一边把东西一样样掏了出来:她最喜欢的猫爪笔筒,墨水盒,近期在用的参考书目,打印出来还没看的文献……

    她正在归类,一只山雀掠过窗户。

    沈昼叶朝外一看,看到楼下停了一辆颇为骚包的超跑,正在罗什舒亚尔教授专属的停车位旁,嚣张得很。她眯起眼睛一看,发现车牌上画着CALVIN的字样。

    沈昼叶发自内心地觉得,这车牌挺适合他的,够傻批。

    正在那时,门上笃笃地响了两声。

    沈昼叶转头一看,发现是张臻。

    张臻辛苦地抱着自己的箱子,靠在门边,道:“我导师他们办公室人太多了,那边暂时安排不开我的位置……只能先借用Calvin 教授的空间。”

    张臻被一个阴影,自身后笼罩了起来。

    “没办法,”张臻靠着门诉苦:“他们自己的学生都没桌子坐,我进去的时候连学生桌上都摆着离心机……也亏得他们不做生物实验……”

    沈昼叶看着她的身后,终于切实地意识到了这世界的残酷之处。

    张臻:“那个Prof. 在哪?于情于理我都得找他道谢……”

    ――嘴巴最大的舍友知道你有一个平时绝口不提,一喝醉酒就滔滔不绝的名字,其实不是件大事儿,大不了就是全班一起来调侃你一下。

    当今社会,二十五岁的成年人,有个十年都没能忘怀的初恋男友,也算不上什么社会新闻。

    那真正残酷的是什么呢?

    “So you must be Helen,”二十五岁的陈教授端着黑咖啡:“Wele to my office. ”

    陈啸之发音纯正流利,但能听出他英语并非母语――陈教授微微一推张臻,示意她赶紧进去,漠然地看向沈昼叶。

    张臻震惊地望向陈教授,几乎是哆嗦着道:“So you are Prof. ……”

    陈啸之微一点头。

    与十五岁的他不同,二十五岁的陈教授的轮廓已经长开了:鼻梁高挺,眉峰如剑,却又有种几不可查的书卷气,年轻英俊――他太年轻了,看上去完全就是个受欢迎的大学男生,和教授完全不沾边,连张臻都被吓到了。

    “Shen,”陈啸之道:“Finish dealing your stuff ASAP。”

    然后他转身离开。

    哈?沈昼叶满头问号,这人昨天不是中文说得挺溜吗?那口京片子呢?今天怎么回事?

    张臻呆呆地问:“……他是,华人,对吧?”

    沈昼叶想起陈啸之那句‘新加坡,新个几把’,又想起邮件里那句石破天惊的‘你博几了就这点成果你能毕业吗’的人身攻击……沈小同学恶毒道:

    “我哪晓得。应该是棒子吧。”

    -

    新晋韩国人陈教授对自己的新国籍无知无觉,在9:02AM时,隔着一堵墙,给沈昼叶发了一封口气不善的邮件,让她十分钟内来自己办公室。

    那时候沈昼叶已经快收拾完了,正把最后的老旧皮面本抽出来,摆进架子里。她在把本子塞进架子之前,又翻了一下,核对一番,发现自己收到了十五岁的自己的回信。

    这次日期落款是2008年9月29日,上次信件来自9月15日。

    中间间隔了十四天――但是对处于2018年的沈昼叶而言,这两次的信件间隔其实是五天。

    在这之前是08年的三天对应18年的十一天,间隔时间时短时长,两个时间点的她收信的时间都有着绝对的随机性。

    ……不仅是双方的时间不同步。来信的时间更是毫无规律可循。

    ――可是,但凡是客观发生的事情,必定是科学,而科学是可以解释的。

    二十五岁的沈昼叶找规律时甚至怀疑过裴波那契数列杨辉三角,但是都不是。她把来信的时间做了初步的统计和分析,目前因为属于时间的样本量太少,根本看不出其中的任何内在联系。

    ……

    然而导师让她五更死,她绝不敢活到六更。沈昼叶战战兢兢地,推开了另一扇办公室大门。

    天气万里无云,加利福尼亚的阳光洒在陈啸之的黑板上,照亮了一串干净整洁的公式。沈昼叶感觉胃里难受得紧,甚至都不太敢看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那个人。

    ――他们的差距已经太大了,沈昼叶难过地想。

    她这么多年庸庸碌碌,一事无成,连学位都还没能到手,却已经把热情和天分磨得精光。

    勤奋却可悲。

    陈啸之就坐在转椅里,以中文冷漠道:“问好都不会?”

    沈昼叶闭了下眼睛,沙哑地说:“……老、老师好。”

    陈啸之不置可否地哼了声。

    沈昼叶知道自己是来挨骂的,纤细手指紧紧捏着自己的裙子,不住地劝自己别哭出来――可是,没有人,哪怕是铁骨铮铮的汉子,都受不了这种委屈。

    确实已经是云泥之别了,沈昼叶想。

    可是,要坚强一点呀,阿叶。

    “……我昨晚看了你的博士期间成果。”那个冷漠而熟悉的声音道。

    沈昼叶听到这句话,眼前都模糊了一下。

    这句话伴随而来的羞耻令她无法承受――屈辱,绝望和苦楚几乎将她压垮。

    沈昼叶下意识地攥紧了自己的裙子,低下头遮掩眼里的泪光,而她低下头的瞬间,瞥见了陈啸之胳膊上,那熟悉的,正好被他的手盖住的伤疤。

    陈啸之身上唯一的疤痕位于左臂,最长的一道缝了十五针,十分狰狞。

    十年前,那是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花了一个多月才好利索。

    ――十年后的如今,是一道不自然的浅色凸起。

    “啊啊啊妈的昨天怎么还有这个作业!!”

    “岑凡凡你今天再不交期初考试的改错本试试!你不交都是我倒霉……”

    ……

    教室里闹腾得要命。

    黑板上写着昨天的作业和没交的人的名单。初三的少年年轻气盛,汗也出的多,早自习前教室没开空调,一进来就一股闷闷的味儿,沈昼叶一进来就觉得要昏迷了。

    十五岁的沈昼叶头晕目眩,说:“不开窗吗――”

    魏莱立刻提高嗓门儿:“把窗开了!一群大小伙子窝屋里沤臭豆腐呢?”

    靠窗的那群男同学便嘻嘻哈哈地把窗户开了,那带雨的风朝里一吹,才令沈昼叶稍扯回些神志。她把在校门口小卖部买的小零食往课桌上一放,刚一放上去,就被魏莱给塞进了桌洞里。

    魏莱是沈昼叶的同桌,班上的纪律委员,非常干练,但大多数时候都非常随和。潘老师将刚从国外转学回来的沈昼叶安排在魏莱旁边,就是希望魏莱能帮她熟悉环境的意思。

    “别放在明面儿上。”纪律委员魏女士拍了拍她的肩膀,“老班看到零食就没收。”

    沈昼叶拿着那一袋糖和小饼干看了看,立刻乐了,问同桌:“他凭什么没收呀?这是我买的。”

    魏莱道:“我支持您继续摆明面儿上,在美国待久了,也该受受社会主义老师的铁拳。”

    沈昼叶:“……”

    十五岁的沈昼叶乖乖将那袋东西藏进了桌洞……

    她拿出了语文课本,翻开《小石潭记》,看着上面自己小学生一样的字儿,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书包里摸出一管今早买的嗨啾软糖,转过了身。

    她身后那对同桌都是男的,一个是英语课代表,一个是初三四班的班长――转学来的沈昼叶被老师分配进了个金旮旯儿,前后左右都是班干部。

    “吃吗?”沈昼叶拆开包装:“草莓味的。”

    课代表徐子豪没脸没皮一伸手:“要,转学生,多给我点。”

    沈昼叶一笑就有两个甜甜的小酒窝,给徐子豪抠了两块小软糖出来,然后望向了他的同桌。

    她的同桌是个已显出修长俊朗的、有点懒散而俊秀的少年人,他手里捻着眼镜,扭过头,看着教室后门外。

    “――糖。”沈昼叶笑得眼睛弯成两只小月牙儿,对他们伸出手去:“班长?吃不吃?”

    十五岁的陈啸之笑容一凝。

    他有点找茬式的撩她一眼,声音清晰:

    “不吃。拿开。”

    -

    …………

    ……

    厕所狭小的窗外,闷雷滚滚,两个女孩在水龙头前挤着洗手。

    沈昼叶把手放在水流下冲,一边冲一边嘀咕:“没道理呀。”

    魏莱挤了点洗手液:“没道理陈啸之对你这么坏……?是因爱生恨也说不定呢。”

    沈昼叶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似的,扑哧笑了出来:“可是直到上周前,我都不认识他。”

    魏莱:“……”

    魏莱颇为疑惑道:“可是你转学来的时候,他看你看了挺久的……”

    沈昼叶又思索了一会儿,严肃地摇头:“真不认识,怎么可能认识。”

    “――我在华盛顿生活了十五年呢。”沈昼叶挽起裤腿,抬头道:“我怎么可能认识陈啸之?他谁啊?我前男友?”

    魏莱:“……”

    魏莱在沈昼叶屁股上一拍:“美国人了不起吗!”

    沈昼叶:“你才美国人呢!我明明是正经华侨……”

    “……华侨不就是美国人么……”

    女孩的笑闹声音逐渐远去。

    窗外是绵密的、属于北京城的雨。

    -

    那天下午,他们有一个去北京市科技馆的参观学习活动。

    靠近校门口的操场上,停着一排整整齐齐的大巴车。

    外面雨下得不小,沈昼叶吃过午饭后就一路从教学楼跑过来,挽起的裤腿上都湿漉漉的,她上车后捏着宽松的校服裤子抖了抖,帆布鞋已经进了水,有点儿难受,那动作露出一点细致白皙的脚腕,像是上好的白玉一般。

    大巴上开着点空调,闷闷暗暗的,雨水淋在车窗上。

    魏莱给她占了个后排的座位,把位置指给她,又气声道:“嘘。”

    沈昼叶:“……?”

    沈昼叶好奇地一看,发现她的位置隔壁,歪着一个正睡觉的、头上蒙着校服的男同学。

    这男同学在普遍偏高的北方少年中都算高个,头上不伦不类地顶着他们鲜红的校服,看不出是谁。他穿着双篮球鞋,在大巴车窄小的座位上坐的十分憋屈,长腿叉开,是个睡着睡着觉会滑下去的危险姿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