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首歌(《你朝我的方向走来》...)
    用完午餐,陆成则说想送我,我看时间已经不早,就叫他先回去。

    陆成则没有坚持。

    他是一个比较……绅士——嗯,也说不上,因为绅士在我看来多少有些刻意,用舒适来形容似乎更恰如其分,因为他的分寸感和边界感。

    回到公司,我去吧台倒了杯水,回来座位后刚好站了人,是我们组的文案。

    一看到我,她就双目锐利:“祁妙!老实交代!中午怎么没跟我们吃?”  另一个AE附和:“就是!”  我放下杯子,说出她们最想听到的答案:“跟野男人厮混去了。”  “靠——”

    瞎聊了会又说了些开屏海报上的细节问题,我座位终于空下来。

    我拉着椅子坐回去,打开微信,看到陆成则五分钟前给我的消息。

    陆:到公司了吗?  我说:到了,你呢。

    他回给我一张随手拍的工位全景,他的桌面专业而利索,两台显示器,最左边还摆放着一台笔记本,一黑一白两个键盘,线板,书本,矿泉水,以及两个我不知道的设备。

    没有任何绿植和摆饰。

    我注意到当中唯一的跳色,一本眼熟的粉色书籍。

    我圈出来回复他:你也看这本书?  陆成则说:你再看看。  我放大,发现外面塑封还没拆:刚买么?  他回:嗯,你朋友圈发过,回来路上经过西西弗,就进去买了本,想着也许哪天能派上用场。

    我的面部肌肉又自主向往两边扩张,从昨天到现在,这个反应已经成为惯性和咒语。

    这本书叫《马可瓦尔多》。去年豆瓣外国文学年度书榜的亚军。第一名沉重,第三名破碎,就这本,封面亮丽趣真,所以我买了回来,前阵子才看完。

    我调侃:现在好像已经派上用场了。  陆成则没有否认:嗯,意外收获。

    我会相信吗?

    我提醒道:最好不要盲目跟风我的朋友圈哦,大部分只是呈现,冰山上的甲板。  陆成则说:什么意思?  我诚实地说:就是装。你知道的,光鲜和格调有时在客户眼里也是种专业,你得看起来身心健康有审美他们才放心跟你合作。工作后我其实很少看书了,晚上回家累得只想躺着,在淘宝,豆瓣,微博之间来回切换,刷到有工作cue我或困了为止……

    我怔住,陡然意识到自己在一个昨天之前还是陌生人,并且好感度很高的帅哥面前倒太多苦水了。

    我及时止损:当然,第二天我会重新活过来。

    陆成则重复我的日常消遣:淘宝,微博,豆瓣。  我皱皱眉:有什么问题吗?  他说:是有一个。  我:你说。  他语气真诚:考虑增加一项微信吗?

    我在心里哼笑,接着打字:我从早到晚都对着微信。  并增加说明:企业版。

    陆成则状似后觉地“啊”一下:是我考虑不周,没想到这点。我们公司都用钉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形象鲜明,过目难忘,中午一面之后,陆成则发过来的字句会自动在我脑海里起立,幻化成他本人的样子和神态,从构建想象变成了即时放映。

    比如这一句,我好像能看到他绷平唇线,故作正经,装腔作势,可眼睛还是弯弯的,漾笑的。

    失神的几秒,他截来一张图,是他的网易云界面,并说:排斥微信的话,这里也能聊。

    我肆无忌惮地对着显示器笑开了,双手在键盘敲打:还是微信吧。  他:嗯。  我继续输入:微信,淘宝,微博,豆瓣,这样安排ok吗?  他给的反应超像学生时代那种表面谦逊心里蔫坏的学霸:问的时候没想过要拿第一名。

    我说:有条件的好吗,等值交换。  他秒回一个“好”字,从速度到语气,又乖又纵容。

    我好奇他的业余生活:你平时下班或假期做些什么?  他说:游泳,烘焙,骑行,篮球。  我:???  他果然在逗我:假的。打游戏。  我:吓到我了,差点被卷成麻花。

    我问:手游吗?  毕竟现在不是王者就是吃鸡。

    他回:有玩,但端游更多。  我用有限的认知回复:steam。  他:嗯,对,最近就在玩一款steam游戏。  我问:叫什么?  他:Grounded。  我:好玩吗?

    他没回答,只问:你想玩?  我实话实说:不太想,也没什么时间。  他回了个笑,看起来了然于心:那还问。  我没有迟疑地回:因为这是我的“《马可瓦尔多》”。

    我猜他肯定笑了。他说:不要想很多。聊天就好了。  我同意:嗯,毕竟有那么多首歌可以聊。  他回复:嗯,明天喝咖啡也可以聊。  我:嗯,喝咖啡回来可以接着聊咖啡的口味。  他:嗯,如果这家好喝,后天就继续,如果这家不行,后天可以就换一家。

    我们两个人像小学鸡一样幼稚地反弹交流。

    若不是带着妆容的关系,我真想搓把脸清醒一下,因为在这种梦境一样的轻盈里,眩晕了一中午。

    —

    这一天,除去洗漱,我几乎挥霍掉了整个夜晚跟陆成则聊天。  我们互关了网易云,话题基本围绕音乐。  我们喜欢的类型和风格也相对宽泛。乡村,摇滚,爵士,都可以;POP,R&B,蓝调,都能听。

    聊天的结尾,陆成则问我:你一般坐几点的车?  我在迷糊的愉悦和困顿中回答:上午没什么事的话,通常十点那班。  他说:好。  我说:干嘛,你要来撞我啊?  他答:想试一下。

    第二天上车前,我提前佩戴好耳机,关闭自己的手机蓝牙,期盼着跟他成功对接。

    我在月台的固定位置等待,上车站定的第一秒,我的耳机就发出了自动连接的提示音,转头随意一找,我看到了陆成则。

    大男生很显眼地站在那里,白色卫衣,一如昨日明朗。

    那一刻,我眼睛一定瞪得很大,因为他的笑容也因为我的反应扩大了。

    我们之间隔着三个人。

    之前两次我怎么会没注意到他,人类未解之谜。

    舒缓惊喜的那一阵,陆成则拿高了手机,开始在屏幕上敲击,唇微微勾着。

    我跟着点开微信,没有文字消息。

    倏然,颅内涌入他清流一样的声音:

    “早上好,Sugar。”  “听歌吗?”

    我情不自禁地展颜。  他是个鬼的“想试一下”,他是“有备而来”,带着单独为我设立的电台。

    我又侧目,他刚好也望过来,因为优越的身高,在人群中毫不费力。

    我去微信里回复:好啊。

    他再次敛目,刘海顺从地耷下去,覆住他眉眼。片晌,我耳畔响起音乐,由很抓人的男女合唱起头。

    居然是一首对唱情歌。

    与此同时,陆成则含笑走近我,格外闪耀。特别是你知道,这种破晓一般的笑意是属于你的,那种虚荣,窃喜,足以将你臌胀成氢气球。

    陆成则在我身边站定,偏后的位置,如果想正视他,我必须得扭一下头。霎时间,我心跳得出奇快,像在耳机的歌声里瞎舞蹈,乱了阵脚。  我们不是没这么近过,但……昨天是面对面,今天的我看不到他,掌控感锐减。但我清楚,他极可能看着我,或者会不时地看我,垂下他薄薄的眼皮,漂亮的睫毛。

    如芒在背。

    我有一点忸怩地放开吊环,而身后的陆成则随之抬臂,取而代之,也轻而易举地,握住了同一只吊环。  也是这个动作和姿势,我的地盘被他围剿了一半。他的胳膊悬在我脸侧,暧昧而压制。

    耳机里的男女合声,缠绵地交织着:

    “我的心思不想让你来猜  空气中酝酿不安的期待  我们都在等待  心里有什么打算  我的手已为你空出来  哪时候才能给我你  充满爱的大平台

    我们不只有digital digital  丟掉手机制造些magical magical  不要想得太多  遇见你以后一闭上眼都是好梦

    敢不敢跟我走……”

    我轻而漫长地呼吸。

    歌曲终于结束,耳朵里是安静下来,胸腔内却大雨如注。

    我抬起右手,曲了下手指,示意有话要讲。  他倾头靠近,像匹高大而温驯的白马,任我牵引。

    我感觉自己喉咙变得紧而干,小声问:“这首歌叫什么。”  他私语般的低音,落来我耳后,足以使我心脏颤抖:“《你朝我的方向走来》。”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为您推荐